乐文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武将宠妻手簿 > 27..9.9最|新章节

27..9.9最|新章节

作者:子醉今迷
    洪熙帝沉吟片刻,又多看了女孩儿几眼,这便负手而去。

    行至距离云华阁约莫十几丈远的地方,云华阁的笑语声已然完全听不到了,洪熙帝方才停住步子,问身边伺候的周公公:“今日左统领可当值?”

    周公公知晓他口中的左统领便是新近上任的御林军左统领,卫国公重廷川。忙躬身回道:“左统领本是昨日当值,今日应是右统领。不过右统领今日有事,昨儿和左统领换了班,今儿正好是左统领在。”

    洪熙帝目光微沉,点头道:“既是如此,等下让他去昭宁殿。”说罢,再次遥遥的看了云华阁一眼,这便稳步往昭宁殿而去。

    周公公躬下身子应声领命。待到洪熙帝的身影远到看不见了,方才折转了方向离开。

    行至半路,周公公瞧见个熟悉的身影,上前打了个招呼:“叶嬷嬷这是往哪儿去?可曾看到左统领了不曾?”

    叶嬷嬷本在快步行着,闻言脚步滞了滞,微笑着和周公公寒暄了声,便道:“左统领自是在宫内四处查探,具体现今查探到了哪一处我也不晓得。”她看了看周公公的来处,问道:“公公是打哪儿来?”

    “云华阁那边。”周公公随口说着,用手指指右前方,“陛下有命,我需得去寻左统领了。”说着朝叶嬷嬷道了别,这便走远了。

    叶嬷嬷垂眸想了会儿,脚步匆匆的往永安宫行去。

    进入永安宫,拾阶而上,迈步进入正殿。叶嬷嬷抬头望去,便见一人端坐在殿中正合目沉思。

    她两鬓斑白,身穿织金龙凤纹通袖袄,头插鎏金点翠步摇,手握碧玺带翠饰十八子手串,气度端庄高贵。

    叶嬷嬷赶忙上前行礼道:“见过皇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重皇后闻言微微张开双目,将手串搁到旁边紫檀木夔凤纹条案上,由宫人搀扶着起了身,缓步行到旁边的梳背椅坐好。这才问叶嬷嬷道:“她们可都过来了?”

    “都来了。”叶嬷嬷知晓定然有宫人一早就和重皇后禀告过了,依然详细的将刚才自己带了女孩儿们往云华阁的事情说了一遍,又道:“我让人在旁看着。最终是五姑娘与六姑娘进了屋,四姑娘和七姑娘依然留在外头。”

    “嗯。”重皇后微微颔首,“四房的女儿好教养。”宫人们在那边施肥,气味极其难闻,她们依然能够守着规矩不随意乱闯,单这份心性就不是另外两个女孩儿能比得上的。

    叶嬷嬷想到一事,说道:“娘娘,听说郦七姑娘与人说,山茶花开花时候不能施肥,尤其不能用那种豆肥。不然的话,怕是落蕾极快。”

    “哦?”重皇后一改刚才淡漠的样子,身子稍稍前倾,问道:“她果真是这么说?”

    重皇后爱茶花,无奈养的山茶花一直留不住,总爱落蕾。花开不多,也开不长。一直寻找原因,还吩咐了匠人们好生施肥。如今却听说正是施肥引起的落蕾,她怎不惊愕?

    叶嬷嬷笑道:“郦七姑娘果真如此说,具体缘由,我也是不知。”

    “等会儿见了后好生问问。”重皇后面带笑意说着,忽地话锋一转,又问叶嬷嬷:“我见你虽说起过郦家六姑娘好几次,却对这郦七姑娘偏爱得很。听说上一次你去郦家的时候还给她了个镯子?镯子哪里来的?”

    “平日里底下人孝敬的。”叶嬷嬷微笑道:“那姑娘十分漂亮,我瞅着喜欢,就送与了她。”

    重皇后定睛望着叶嬷嬷,半晌没说话。不过眼中的笑意却已经渐渐冷却。

    叶嬷嬷忙将眼帘垂下,低眉顺目的在旁静立。

    重皇后再开口时语气已经与之前大不相同,紧盯着她,一字字的道:“我原在等着你跟我开口说实话,谁料机会给了你,你却依然一次次的在与我周旋着,半点实话都没有。”

    这话虽然说的语气不算太重,但其中喊着的指责之意极其严厉。

    叶嬷嬷赶忙跪了下去,“娘娘明鉴,奴婢怎敢随意欺瞒您!”

    重皇后慢慢将身子往后靠,最终抵在了椅背上,微微合上双目。

    叶嬷嬷知晓皇后这是动了怒。

    她张了张口,尝到满嘴苦涩,最终低叹一声轻轻说道:“娘娘可还记得,当年那个约定?”

    许久后,重皇后的声音飘来,“什么约定?哪个约定?”

    “就是奴婢和国公爷的那个。”

    重皇后忽地睁开双眼,单手撑着扶手坐直,愕然问道:“难不成你说的是当年那次?”

    那事儿过去了那么多年,她至今都记得。

    叶嬷嬷同母异父的弟弟被人围攻,差点丧命。重廷川当时不过十几岁的年纪,单枪匹马硬闯其中将他救了回来。

    而后,叶嬷嬷跪倒在地,哭着与重廷川说,往后但凡国公爷有用着她的地方,她必然全力以赴,死生不论。

    死生不论。

    这么重的承诺,重廷川最终只淡淡一句:“一次。”便转身而去。

    如今叶嬷嬷将此事再度提起,重皇后隐约有所感觉,忙问:“莫不是他寻你帮忙?”

    “是。”叶嬷嬷双手紧抠自己膝上的衣料,眼睛怔怔的看着地面,低声道:“国公爷说了,奴婢帮他这一次,就当用了那约定。”

    叶嬷嬷是皇后身边的老人,很得皇后信任和重用。即便不伤及皇后的利益,她能出手相帮的事情也很多。可重廷川就这么简简单单的将这次的机会用在了叶嬷嬷去往郦府的这一趟。

    其实,若非信得过廷川,若非信得过叶嬷嬷,当年皇后也不会眼睁睁看着他们两人许下重诺而坐视不理。

    但她怎么也没料到,重廷川居然在这样一个极小的事情上用了叶嬷嬷对他的重诺。

    沉吟许久后,重皇后缓缓说道:“那些话是他教你的?”

    叶嬷嬷知道这件事瞒不了重皇后,毕竟她的行事作风重皇后最为了解。所以极低的“嗯”了一声。

    她想了想,又重重的叩了三个响头,用力的清晰说道:“娘娘,您信奴婢。奴婢真的是全副心思都在娘娘身上。就这一次,奴婢答应了国公爷,什么都不能说。奴婢只是帮忙带了样东西,连带着抬举了六姑娘一番。旁的什么都没做。”

    重皇后抬指轻揉了下眉心。

    她很想生气。

    可是想到叶嬷嬷弟弟浑身是血的样子,想到叶嬷嬷喜极而泣哭倒在地的样子,想到高大少年倔强而挺直的脊背……

    重皇后最终低叹道:“罢了。你起来吧。说说真实的情形是怎么样的。”

    “可是娘娘——”

    重皇后抬手制止了她后面的话,“ 廷川让你准备了那样的托词,根本就是没打算瞒着我。我想你心里也明白。不然的话,以他的手段,定然要将事情做的不留痕迹才是,怎能让你在我面前露出这样大一个破绽。”

    旁人或许不了解叶嬷嬷,但她们主仆情意几十年,她最是知道叶嬷嬷的为人。

    自始至终,这么些年来,叶嬷嬷就没有收过什么“底下人孝敬的东西”。前面几十年了都坚持住没做的事情,怎会忽然之间就变了?

    肯定有蹊跷。

    叶嬷嬷垂眸不语。

    重皇后便道:“具体说说怎么回事。”

    叶嬷嬷苦笑道:“奴婢真的不知道。国公爷给奴婢了一个镯子,说是看谁漂亮就给谁,免得那些姑娘争执不休打起来。又说言辞间多多提一提六姑娘。旁的是真不知道了。”

    “他说给最漂亮的?”重皇后听闻后不禁笑了,“这孩子看着冷情,其实也跟毛头小子们一样,喜欢漂亮些的姑娘。”

    思及此,她兀自沉吟一番,“你说,他莫不是瞧上那姑娘了吧?”

    叶嬷嬷摇头道:“应当不会。最漂亮的那个,年纪太小,国公爷怕是还将她当孩子呢。”

    重皇后这便放心了些许。

    廷川的这个媳妇儿,必须好好挑选。绝不能因为廷川的一己私欲而冲动行事。

    家中人都道郦家人太心狠,当年不念旧情,她却觉得郦家人很懂得审时度势。依着郦家人的谨慎作风,想必还能兴盛个几十年。

    与这样的人家结亲,能够省去很多麻烦。

    更何况,和郦家结亲,对国公府来说极有益处。

    对她来说,亦是如此。

    郦大学士桃李满天下,郦家和朝中文官有着盘根错节千丝万缕的联系。

    廷川已然是武官中的翘楚。

    若和郦家结亲成功,重家同时有文官武将做后盾,那她的位置就能更牢固些。

    重皇后暗暗叹了口气。

    她和皇上看似相敬如宾,但是远远达不到鹣鲽情深的地步。皇上宠爱的,终究还是旁人。她若不好好筹谋,只怕过不多少年,她这后位就不稳固了。

    之前重皇后多方打探过郦家女儿的情形,但是都只是一些浮于表面的消息,只能做参考,不能当真。因此她安排了女孩儿们这一次的进宫,想要真心实意的看一看,到底哪个女孩儿最为适合。

    思及之前重廷川让叶嬷嬷抬举那六姑娘的举动,重皇后摇头道:“即便她中意那个六姑娘,亦是不可。”

    即便是在皇宫中,那六姑娘亦能不请自入,跑到屋子里躲避臭味。这样不分轻重的人,如何做的了国公夫人?

    重皇后问叶嬷嬷:“你刚才说,谁没进屋子来着?”

    “四姑娘和七姑娘。”叶嬷嬷道:“就是郦知州的两个孩子。”

    郦知州,重皇后是知晓的。他比他那个二哥能干很多、刚正许多。想必往后仕途上能够较为顺利。

    不过他女儿里那个七姑娘……

    重皇后问道:“当日你是将镯子给了七姑娘?”

    “正是。”叶嬷嬷道:“国公爷说是要给最漂亮的那个,我看那七姑娘容颜十分夺目,自是将镯子给了她。”

    重皇后慢慢站起身来。

    廷川虽则告诉了她,他最中意六姑娘,但也在和她商议,如若不行的话就选择最漂亮的那个姑娘。

    上一回廷川入宫的时候,曾经和她提过一句。

    “既然不知晓谁最合适,倒不如选一个漂亮些的,搁在家里总算是赏心悦目。”

    重廷川说这话时神色间满是不以为意,根本不把这婚事当回事。想必送那镯子的时候也十分不用心。

    但重皇后如今仔细想想,却又觉得有些道理。

    夫妻俩若是毫无感情的话,倒是不如挑一个最漂亮的出来。有个美丽的小娇妻在家,卫国公即便再冷情,到底也会念着郦家几分。

    只有他心里念着郦家,与他妻子的感情牢靠,重、郦两家关系愈发密切起来,那她这皇后的位置方才能够更加稳固。

    重皇后缓步往外行去,兀自思量着这事儿的可行程度。

    眼看着重皇后一步步的向外走着,叶嬷嬷这才暗暗的将刚才提了许久的心慢慢放了回去。

    谁知她刚跟过去了几步,重皇后却忽然回过头来。

    重皇后回头问叶嬷嬷:“那个最小的姑娘,多大了?”她记得叶嬷嬷好似说过,那姑娘有些小。

    “今年十三,过了年才十四。”叶嬷嬷躬身恭敬回答道。

    “她今年才十三,等到过了年方十四。”低沉醇厚的男声在昭宁殿中响起,带着些许无奈,“陛下觉得,我会看上这样的小丫头么?”

    昭宁殿内,肃穆敞阔。

    龙涎香独有的香味若有似无的围在身周,时时刻刻都在提醒着,这是在皇宫之中、昭宁殿中,为这本就郑重的气氛更添几分凝滞。

    重廷川和洪熙帝远远的对视着。

    两人今日都穿了玄色的衣衫。只不过重廷川的是暗云纹团花锦衣,洪熙帝的是五蝠捧寿团花纻丝直裰。这样深沉的颜色在身,衬得两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

    洪熙帝听了那颇有些无奈的话语,仔细观察着不远处坐着的年轻男子。

    高大劲瘦,目光锐利,气度卓然。虽只是静静坐着,整个人却仿佛利刃,透着所向披靡的果敢与坚毅。

    这是处于金钱与权力极高之巅的人。

    按理来说,这样沉熟稳重的人,不会瞧上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

    但世事难料。感情的事情,谁又能说得准?

    万一呢?

    更何况当日廷川交给他的画像上,女子的笑容与那小姑娘着实很像……

    洪熙帝知道重廷川嘴严,他不想说出来的事情,撬也是撬不出来的。便道:“你素来做事极有分寸,在这事儿上你切莫冲动。郦家女儿虽然容颜不错,却不是良配。你不要在此事上犯了错。不然的话,怕是要累及一生。”

    他这话虽然说得太过绝对,但当真是作为一个长辈在为家中子侄考虑。

    望着洪熙帝花白的头发,重廷川动了动身子,颔首道:“我心中有数,多谢陛下操心。”

    顿了顿,他语气十分平淡的问道:“若我真对郦家女儿动了心思,陛下又会如何?”

    “郦家人?”洪熙帝不以为意的低笑了声,“你若真能瞧得上那样的人家,我倒要怀疑自己以往太过高估你了。”

    说罢,他收起了刚才带着的和蔼笑容,冷声道:“这样弃你于不顾的人,你竟还念着他们?!”

    重廷川沉默不语。

    那张画像猛地跃入脑海,云华阁中女孩儿恬静的笑容与那画上含笑的眉眼渐渐重合。洪熙帝缓缓站起身来,目光威严的逼视重廷川,“你莫不是真的瞧上那孩子了吧?”

    “怎么会。”重廷川轻嗤一声,拂了拂衣袖,神色疏淡且清冷,“不过是想起了些往事罢了。”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眉目间凝起一股戾气,让人不寒而栗。

    很明显,他想到的事情应当令他极其不快。极有可能的便是方才提起的郦家冷漠不助他一事。

    洪熙帝神色不动的盯着他看了会儿,最终很是赞赏的点了点头,含笑道:“该当如此。”

    重廷川扯了扯唇角,权当是个笑容了。

    洪熙帝朝旁看了一眼,又打了个手势。不多时,周公公带着两名宫人抱了大量画卷而来。因为画轴都是卷着,故而一眼过去瞧不见画上内容。

    但重廷川隐约猜到了些,因此面容愈发沉肃。

    洪熙帝仿若未见,指了那些画像道:“这些都是京中权贵之家的女儿们。你瞧瞧哪个合适,便定下哪个。若真没有合适的——”

    他又朝外示意了下,就有三名宫人捧了另外一些画卷过来。

    “这些是乡野之间的女儿们。虽说家中地位不高,但胜在为人单纯善良,你若中意,抬进府里纳了也是不错。”

    说罢,洪熙帝望向重廷川,“若是中意前者,你可以只娶一个。如果更喜后者,你不妨多纳几个,再娶一个前头那些里稍微顺眼点的。两种皆可。看你如今的心意如何。”

    重廷川不动声色的道:“陛下把我当成什么人了。”语毕,一眼都不往那些慢慢摊开的画像上看,“我一个都不要。陛下将东西拿回去吧。”

    饶是洪熙帝早已熟悉了他这臭脾气,此刻也有些恼火,“朕专心为你筹谋,你竟是如此态度!”

    重廷川的声音低了下去,断然拒绝:“可是陛下,与郦家结亲是臣父亲的遗言,皇后娘娘亦是知晓。陛下这样,岂不是逼着臣将父亲的遗言弃之不顾?这事我做不到。”

    说着,他居然自顾自站起身来,朝着皇上一抱拳,“臣还有事,需得先走一步,还请陛下恕罪。”

    孝为先。

    他说为了父亲的遗言,这话倒是没甚可指摘的。但洪熙帝听在耳中,依然刺耳万分。

    洪熙帝知道重廷川是个什么性子的。也正是因为知道,所以明白此刻想要再留他是留不住了。只能挥挥手,由着他去。

    待到重廷川的身影消失在昭宁殿内,洪熙帝手重重的拍在了桌案上,唤来了一直在旁侍立的周公公,烦躁问道:“你看这事儿如何?”

    周公公边收拾着被刚才那震怒一拍给殃及的书册,边道:“陛下的意思是……”

    “什么意思你不知道?”洪熙帝怒道:“刚才分明就在屋里站着!”

    周公公赔笑道:“其实陛下既然心疼国公爷,不妨替国公爷想想。如果不娶郦家女,惹怒了重大太太还有皇后娘娘,国公爷往后的日子也不好过。”

    听了周公公的话,洪熙帝眉目间的厉色稍微轻了点。

    其实按理说,卫国公的婚事不用他插手。

    但是这孩子和他当年太像了。只知道忙着各种各样的事情,对于自己的亲事,却无能为力身不由己。

    所以他想帮那孩子一把,让他摆脱郦家人的纠缠。毕竟郦家人太过冷血,作为臣子不错,作为亲人,却是在太冷漠了些。

    周公公不住劝说着,洪熙帝的呼吸一点点平顺下来。

    他撩了袍子坐下,摩挲着手边的虎纹黑玉镇纸,忽地开口问身边的周公公:“在你看来,郦家哪个女儿更好一些?”

    既然那孩子自暴自弃决定要顺应嫡母和皇后姑母的意思,那他这个作为姑父的,好歹要帮他一把,看看能不能选个对他来说伤害最小的。

    “这个小的可想不出什么好意见来。”周公公苦笑着说道:“不过,小的以为,哪个更好,单看要怎么挑选了。”

    “说说看。”洪熙帝把那镇纸放下,随手拿起旁边的一支笔,微微蘸了些墨汁,“若想找个对廷川好一点的,该如何是好?”

    周公公没想到皇上居然这样直白的将这个问题说了出来。他心提到了嗓子眼儿上,生怕说错一句话、一个字,都会惹来雷霆震怒。

    洪熙帝看到周公公脸色煞白的样子,忍不住哈哈大笑。

    将手中笔丢到一旁,洪熙帝屋子沉吟道:“既然郦家人多冷血薄情,倒不如选个年龄小一些的。年龄小点,性子未曾定型,让廷川慢慢调教下或许不错。”

    思及此,洪熙帝扭头去问周公公:“那些女孩子里,最小的是哪一个?”

    “几个待选的姑娘里,最小的应当是行六的那位姑娘。”周公公道:“十四岁了,是礼部郦员外郎的女儿。当初叶嬷嬷往郦家去的时候,好似赞了这位姑娘许多次。也不知是皇后娘娘的意思或者是国公爷的意思。”

    洪熙帝微微皱眉,“十四太大了点。我记得有个老七?应当比这六姑娘小吧?”

    “是。”周公公忙道:“当初您在云华阁看到的那个,正是七姑娘。好似比六姑娘小一岁。”

    洪熙帝这便想起来,之前重廷川说过那姑娘才十三岁,不由道:“十三?合适吗。会不会太小了些。”

    “合适。虽然和国公爷相比是太小了点,但是,单就这姑娘的年龄来说没问题。”周公公听出了洪熙帝话语中的松动,赶忙道:“姑娘家十二就可以开始议亲了,十三不算小。而且转了年不就十四了?”

    洪熙帝满意的点了点头,“既是如此,就她罢。”

    郦南溪和四姑娘在云华阁里笑闹了会儿,就也有些累了。

    周围充斥着肥料的味道,如今两人又没甚事情,枯等太过无聊。故而两人商议过后,决定在院子里随意走走。

    云华阁很大。亭台楼阁一应俱全,又有假山水榭。刚才两人是在凉亭中玩着,如今两人分散开来自顾自的行着,不过一小会儿功夫就互相看不到对方了。

    四姑娘去到水榭看池子里养着的锦鲤。

    郦南溪则是选择去到假山处看它上面引过去的活水。

    清亮透彻的水流从假山顶端划过假山上的沟沟壑壑,一路蜿蜒而下,最终注入假山底的那一汪净水中。

    郦南溪慢慢看着,一时间竟是入了迷。连旁边有人在轻声唤她都不知晓。直到有人轻拍了下她的手臂,她方才回过神来。

    看着眼前身材极瘦之人,郦南溪缓了下神,警惕的慢慢问道:“你是谁?怎的在这里?”

    常寿没法和她解释这些,只低语道:“主子寻姑娘有急事,还望姑娘跟我过来一下。”

    郦南溪哪肯信一个陌生人的话?当即扭过头去不搭理他。而且,还迈步朝着水榭那边行去,显然是打算去找四姑娘了。

    常寿大惊,赶忙闪身拦住她。看看四顾无人,又道:“姑娘且信我一次。保你无恙。”

    郦南溪冷笑道:“你与我非亲非故,我凭甚信你!”

    常寿平日里钻天遁地无所不能,如今却无法说服一个小姑娘,真的是急得恨不得哭出来。他擅长隐匿踪迹,但不擅长和人打交道。偏偏这姑娘一个问题接一个,让他有些招架不住。

    平日里爷都是带了常福或是常康进宫,今日却带了他过来……

    也不知道爷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

    常寿急得心头冒火,把心一横,说道:“就凭姑娘那镯子是我陪着爷半途截了叶嬷嬷交给她的。”他再次观察了下四周的情形,苦着脸说道:“姑娘,爷的时间很紧,好不容易寻机来见您,您能不能信小的一次,过去见见?”

    郦南溪一听说那镯子,有些反应过来,奇道:“你是卫六爷的手下?”

    常寿忙不迭的点头,又朝外头某处指了指。

    郦南溪这才发现,他竟是指了假山后水榭尽头旁的一个偏门。

    此刻匠人和宫人们都在侍弄花草,那偏门处根本没有旁人。而且,那里距离他们很近,稍微注意一下的话从那边溜出去也不会有人发现。

    郦南溪有些迟疑,回头望了四姑娘一眼,见四姑娘正坐在水榭旁看着锦鲤发呆,这才暗暗下定决心,与常寿道:“走罢。速去速回。”

    不管怎样,上一回卫六爷想方设法将父亲那边江南的消息透露给了她。她再怎样,总要承了这个情。他既是有事寻她,她最起码也应该过去见一见。

    转过假山后,来到水榭的尽头。旁边有个半开的小门,似是为了方便人从水榭而下直接步出院子而设计。只不过如今云华阁里头还未收拾妥当,等闲不会有人过来,故而这处半遮半闭,竟是无人在用。

    常寿当先钻出了院子去。郦南溪随后而上,紧跟着过去。因着常寿出去前叮嘱过她,必须要顺着他的脚步走,半点儿都不得马虎,所以郦南溪一直小心的看着他的脚步,仔细跟好,半点儿也不曾乱过。

    说来也怪,就这样一路跟他行去,穿过了两个院子,半途中居然一个发现他们的人都没有。

    很多时候是没有碰到人。偶尔三次路上遇到了旁人,但是他们走的隐秘对方没看见。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