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武将宠妻手簿 > 26..9.9最|新章节

26..9.9最|新章节

作者:子醉今迷
    郦南溪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声质问给惊住了。

    她看了看眼前男子黑沉如墨的脸色,顺着他一瞬都不移转的视线望了过去,这才明白过来他所说“送的东西”指的到底是什么。

    郦南溪忍俊不禁,笑问道:“你觉得这是他送我的?”下意识就要将手中之物递到他眼前去,却在最后一刻突然醒悟过来。

    这是姐姐衣裙的一角,怎能被外男随意看了去?

    她忙将刚刚伸到一半的手给缩了回来,又背到了身后。

    重廷川的目光在她手臂上打个了转落到了她眉目间。看清她眼中的慌乱后,他的脸色愈发沉郁,“那人究竟是谁?送了你什么东西!”

    因为她在手中攥着,所以他刚才没有看清是何物。不过看那锦缎和绣花,好似……是方帕子?

    小丫头竟然接了别人的帕子?

    郦南溪自然不能告诉他,想了想后直言道:“对不住。不方便告诉你。”

    重廷川剑眉紧拧,薄唇紧抿成一条紧绷的直线。

    他单手执着马鞭轻敲掌心,目光移转,看到了郦南溪身后的两个丫鬟。

    重廷川顿时悟了。敢情小丫头还在顾虑着分寸,不肯在旁人面前和他多言?

    思及此,他目光冷厉的望向郦南溪身后的金盏和秋英,寒声道:“我与她有要事相谈。你们二人暂且回避片刻。”

    金盏和秋英伺候了郦南溪那么久,眼看着有个身材高大的男人莫名其妙出现,早就提防起来。只是看姑娘和他好似认识,这才没有即刻上前阻止。

    此刻的重廷川满身都是煞气。被他满含敌意的目光惊到,金盏和秋英吓得腿肚子都在发颤了,却依然坚定的站着不肯离去,“我们自然要守着姑娘。”

    “我只说一次。”重廷川低喝道:“离开,三丈。”

    她们俩紧张的去看郦南溪。

    郦南溪忍不住横了重廷川一眼,微愠道:“她们跟了我好些年,最是信得过。六爷有什么事不能当着人来说?”

    重廷川看她恼了,不由得将语气放轻了些,好生与她道:“若我说是和郦四老爷有关之事,你以为如何?”

    听闻和自家父亲有关系,郦南溪自然不敢大意。

    两个丫鬟也是懂事的,听了那话再看郦南溪也点了头,就自动退到三丈以外立着。不过,目光一直盯着郦南溪这边,生怕那凶恶男人做出对姑娘不利之事。

    郦南溪见丫鬟们已经远离,赶忙说道:“不知六爷所说是我父——”

    “给我。”重廷川并未答她的问话,反而是将大手在她身前一伸,语气生硬的说道:“把那帕子给我。你既是不能随意收人物品,倒不如我帮你拿去丢掉。”

    “帕子?”郦南溪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什么帕子?”

    重廷川目光移转,落在了她的手臂上。

    郦南溪动了动手臂,牵动了背在身后的手,这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

    联系到他口中所言之物,郦南溪恍然惊觉他是弄岔了,不由笑道:“那不是帕子。甚至不是我的东西。只不过被那人给硬生生留下,我气不过,这才问他要了回来。”

    重廷川现在胸口一直闷着一口郁气无法纾解,憋得他心里发闷。

    此刻听了郦南溪的简单两三句,那胸口中瘀滞的气息忽地平顺了,闷郁之感也瞬间消逝。

    “不是你的。”他微微颔首,紧绷的唇角渐渐放松,微微勾起了个愉悦的弧度,“你是在问他要回失物。”

    郦南溪想了想,这样解释倒也说得过去,就点点头“嗯”了一声。

    重廷川眉目舒展开,语气清淡的说道:“竟是个误会。”

    这次终究是他弄错了误会了小丫头。他生怕她再多想恼了他,不待小丫头心思回转,赶忙与她说道:“我听人说再过不久怕是江南那边会引起重视。这次绩效考核,郦四老爷不管如何,都不要轻举妄动。”

    这话题转换的太过突然,郦南溪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沉吟片刻后,她恍然惊觉这话中包含了什么样的意义,不由得低声问道:“引起重视,怎样的引起重视?”顿了顿,又道:“是多大的重视?”

    重廷川不好将话说得太明白,轻声缓缓吐出二字:“极大。”

    极大的重视……

    这天底下最大的重视,能是怎么样的?!

    郦南溪忍不住朝皇宫的方向望了眼,又赶忙收回了视线。

    她想了想,抬眸望向他,认真道了声“多谢”,又微微弯了身子向他行礼。

    重廷川最不愿看到的便是她对他如此客气,见状后即刻伸手,将她稳稳的拖住,让她分毫也没能弯下去,阻了她这个礼。

    郦南溪忙道:“六爷,我——”

    “你与我无需如此客气。”重廷川眸色深深的凝视着她,“这事儿本也是无意间得知。”

    即便是无意间得知,肯将这样重要事情告诉不相干之人的,能有几个?

    郦南溪深知这个消息的重要性。

    虽说父亲为官清廉刚正,但人在官场中,牵连千丝万缕。若被打个措手不及,保不准到时会怎样。

    如今既是提前知晓了,定然能保全自己无恙。

    郦南溪看卫六爷行事作风,权财定然都不会放在心上的。可她当真没甚可感谢他,只能用心说道:“多谢六爷。改日六爷若是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我若是能够相助,必然全力以赴。”

    她本觉得自己这句话在他看来不过是个笑言罢了,当真是无足轻重。哪知道对方听了她的话后,反倒是扬起了一丝笑意。

    “哦?”重廷川执了马鞭轻敲掌心,眉目疏朗,“若我有事需要你帮忙,只要在你能力范围内,你便肯答允我?”

    郦南溪认真说道:“一言九鼎。既然说了,断然不会反悔。”

    重廷川直直的望向她,低语道:“改日时机到了后,莫要忘了你这话。”

    “嗯。一定。”

    重廷川的心情骤然愉悦起来。

    他正要再说些什么,旁边门吱嘎一声响,紧接着传来两声连串的疾呼。

    “西西,你怎么样了?”

    “西西,你还好么?”

    郦南溪没料到母亲和姐姐会一起来到这里。错愕之下,她赶忙说道:“娘,姐,我无事。”

    庄氏和四姑娘这才稍稍放了心。

    两人朝着郦南溪望了过去,却意外的发现她的身边站了个男人。

    那人极高,目光锐利,仿若出鞘的利剑,带着毋庸置疑的雷霆气势与尖锐锋芒,让人不寒而栗。

    四姑娘心下骇然,连连后退。

    庄氏亦是心中大惊,虽不至于像四姑娘这样惊慌失措,但也是难掩心中惊惧,定定的站在了那里,没能往前行进半步。

    重廷川暗叹口气,知晓自己今日怕是不能和小丫头再多待了,就侧首与她说道:“我需得走了。你要照顾好自己。”

    郦南溪总觉得他这话说得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但如今母亲和姐姐就在不远处,她和他终究不好多说什么,就道:“六爷也要保重身体。”

    重廷川听过无数次旁人对他说类似的话。唯有这一次,最合他的心意。

    低笑着“嗯”了一声,重廷川视线微移,在女孩儿的手臂上溜了一圈,说道:“你戴着很好看。改日我好好看看。”

    这话他说的声音很低,低到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够听得到。

    郦南溪发现他望着的方向是她背着的双手处,想必指的就是那对手钏。她这才想起来还有旧事没和他细算,气恼之下,忍不住横了他一眼。

    重廷川低低笑了声,又深深看了她一眼后,朝着偏门旁的庄氏微微颔首,这便转身大跨着步子离去。

    待到他走远,庄氏方才回了神。拉了把后面离了几步远的大女儿,两人朝前行去。

    见金盏和秋英小跑着往这边来,庄氏气道:“你们怎么不守着姑娘!”

    两人赶忙行礼赔罪。

    郦南溪忙握了握母亲的手,说道:“是六爷让她们过去的,说是有话要与我讲。”这便凑到母亲耳边,轻声说了男子方才告诉她的那番话。

    庄氏自是明白这些话的关键性,不由愕然,喃喃道:“难怪他要将丫鬟们遣走。”又抬手指了金盏她们过来,让两人去偏门边上守着,她则叫了女儿们一起回到了偏门之内。

    四顾没了旁人,庄氏方才问道:“那事儿可信度多少?”语毕,就将刚才郦南溪告诉她的话也告诉了大女儿,并叮嘱四姑娘不许对旁人说半个字。

    “应当极高。”郦南溪轻声道。

    四姑娘见母亲好似并不太相信,就道:“那位大人是当日山明寺中将沈家小少爷困住之人。”

    她这样一说,庄氏想了起来。

    当日在山明寺的时候,那沈玮胡闹将守院子的大师咬伤、被一位住在幽静院中的大人惩治的事情。当时郦南溪说里面住着的人是个武将,听闻她是郦家女儿,让她帮忙看画。

    思及刚才所见男子,庄氏倒是信了这话。

    ——能够有着那种血腥煞气的人,必然是征战沙场的武将无疑。

    四姑娘见母亲想起了对方,就道:“那位大人能够在山明寺中得大师们守护,定然位高权重,身份非我们所能猜测。他如今肯帮忙相帮,想必也是西西那日相帮之后所还人情。”

    郦南溪刚才还在想着以何借口来与母亲姐姐解释,谁料姐姐已经帮她将六爷帮忙的理由都想好了。

    她很有些不自在的低下了头,含糊说道:“或许罢。”

    庄氏叹道:“既是那位大人,想必所言非虚。回去后我写信的时候与老爷稍微提一提。”而且,提的时候还得含蓄着些。

    此事商议已定,庄氏就问起了四姑娘的裙角之事,“……听闻西西是帮竹姐儿过来一趟,如今那人呢?”

    郦南溪就将刚才自己一直攥在手中的裙角拿了出来,把当时的情形说了,又道:“他跑得太快我追不上。不过东西倒是还过来了。”

    四姑娘大大的松了口气。

    只要东西没落在旁人手里就好。最起码,声誉之事无需担忧了。

    因庄氏急着要将江南之事尽快告诉郦四老爷,所以将裙角收好后母女三人就叫上了丫鬟们急急往蕙兰苑赶去。

    路上走着的时候,郦南溪悄悄问四姑娘:“姐姐怎的认出六爷来的?”

    四姑娘就将那日她们离开那院子的时候,她回头看的那一眼说了出来。说罢,还不住劝郦南溪:“这人眼神可怕的很,人又极凶,想必是个嗜血成性的。今日他是有事来寻便罢了,西西你往后切莫要和此人再有任何瓜葛。”

    郦南溪这才晓得当日卫六爷居然出了屋子还走到院门口过。

    她觉得卫六爷不是姐姐口中的这种人。但为什么这么觉得,她也解释不清。更何况两人私下里的那些交往她也不好和姐姐说。

    因怕姐姐担忧,她就随口应了下来。不过心里头还是觉得卫六爷并未有那般可怕,就道:“其实我觉得他挺好的。”

    四姑娘道:“知人知面不知心。不过,观其眼神能够辨知一二。他眼神骇人,想必人也颇为可怖,只不过懂得掩饰罢了。”

    庄氏先前一直在女儿们前面走着,因为在想心事,所以未曾开口。

    如今听了姐妹俩争执的话语,庄氏这才回头望了一眼,说道:“竹姐儿虽说的没错,不过我倒是也觉得他不像坏人。”

    仔细回想了下,庄氏说道:“虽然确实骇人了些,但他目光坚毅步履沉稳,一看便是心性坚毅之人。必是人中龙凤无疑。”

    四姑娘挽上庄氏手臂,笑道:“以前爹爹不常说母亲心软会看错人么?这一次怎的这样笃定?”

    郦南溪上前挽上庄氏另一侧手臂,也笑,“因为卫六爷确实是好人。如果是坏人的话,怎么会将消息告诉我们?”

    “是这样。”庄氏好笑的点了下她的额头,“就你知道的多。”

    话题既已转移,母女三人这便将此事揭过,未再提起。

    到了将要入宫的那一日,女孩儿们早早的就起来梳洗打扮。

    郦南溪生怕自己起不来,前一天晚上特意早睡了一个多时辰。第二日早晨,总算是赶在四姑娘用早膳的时候迷迷瞪瞪起了床。

    郭妈妈连同金盏秋英忙不迭的给她装扮着,生怕赶不及等下去老太太那里的时辰。

    罗妈妈倒是镇定的很。她一大早伺候完庄氏后,就被庄氏遣了来郦南溪这里帮忙。

    看到大家伙儿急成一团的模样,罗妈妈笑道:“不用那么慌。太太说了,姑娘穿戴齐整就好,既是来不及,胭脂水粉一概不用了。反正姑娘生得好,不用也不怕。”

    听了她这话,郭妈妈最先反应过来。庄氏这样吩咐,其实也是怕郦南溪抢了旁人的风头惹了皇后不快。

    毕竟这一次最主要的是郦家几位大的姑娘。她们正当适龄,进宫去是给皇后瞧一瞧哪一个适合入重家。因此她们最好能够打扮的光彩夺目些,一来是显示出对这次事情的看重,免得显得太过怠慢,二来,也是让皇后好好看看。

    郦南溪本就五官生的太好,极其夺目。如果她再打扮仔细了,别人怕是更没出头的机会。因此依着庄氏的意思,郦南溪这一次倒不如低调一些,省得让皇后以为她小小年纪也有抢夺之心,那就不太好了。

    郦南溪听闻后倒是没甚在意的,洗漱完毕后快速吃了个早餐,便急急慌慌的往庄氏那边赶去。

    她走到门口的时候,恰逢庄氏与四姑娘一同走出屋来。

    看着女孩儿额头上冒出的细密汗珠,四姑娘笑着与庄氏道:“娘,你看西西,刚才指不定吃早膳的时候多么紧张呢。”说着拿出帕子给郦南溪轻轻拭去汗珠,“怎么回事?没催你还急成这样。”

    郦南溪笑道:“怕耽误姐姐的大事,也怕去的晚了祖母不高兴。”

    “前一个原因我倒是相信些。至于后一个我可是不信。”庄氏说道:“老太太何时怪过你半句了?”

    郦南溪只笑不答。待到庄氏和四姑娘走出来,这便跟在了她们身边一同往海棠苑去。

    老太太今日起得极早。如今她穿了暗纹刻丝葫芦双福通袖袄,手里拈着琥珀连青金石手串,端坐在屋中,神色平静且淡然。听到丫鬟禀说四房的太太姑娘们来了,老太太心中一喜,不由得望了过去。

    当先跟着庄氏一起进屋的是四姑娘。她穿着竹青色妆花藤纹梭布立领褙子,绾了双丫髻,插了两朵珠花,手戴之前刚买的莲花纹镶金玉镯,端的是美丽大方。

    后面跟着进来的是郦南溪。她身穿银红色掐牙镶边缠枝宝瓶图样素面绸缎袄,梳了双环髻,头上缠了红玛瑙珠串,腕间戴的是叶嬷嬷之前给的红玛瑙珊瑚手钏。当真是娇俏漂亮,可人至极。

    郦老太太看得欢喜,让女孩儿们都去到她跟前,一一问过之后,与郦南溪道:“听闻西西今日早起了?可真是难得。”

    这回四房的人到的最晚,如今大房二房的姑娘太太已经在屋里了。

    听闻老太太当中打趣自己,郦南溪不由得有些赧然,唤了声“祖母”,笑着说道:“您可饶了我吧。”

    郦老太太哈哈大笑,握了她的手,与其他女孩儿们说道:“今日去宫里,可比不得你们平日里参加宴席。一举一动皆要注意,万不可行差踏错。”

    她这话说得郑重其事,女孩儿们亦是知晓宫中比不得其他地方清闲自在,赶忙齐声应了。

    老太太又叮嘱了孙女们几句,看看时辰不早了,便让车夫将女孩儿们送进宫去。

    到了皇宫外,早有宫人候在那里。女孩儿们下了车子后,就由宫人们引路,往宫殿深处行去。

    宫殿巍峨耸立,肃穆而又静寂。

    郦家女儿们穿梭在甬道上,只觉得两侧的宫殿仿若高山一般压在心上,让她们步步谨慎,大气也不敢出。

    郦南溪倒是比姐姐们好一些。

    她今日过来的目的比较纯粹,因着是请了她同来,她便来了,除此之外没有任何所求。故而走在这长长的道上,她只觉得枯燥了些,并不惧怕。再看空中暖阳高照,郦南溪神色间更是少了几分忐忑,多了几分暖意。

    有位公公看到她目光平静并不慌乱,就笑着和她说了几句话。

    倒也不是什么紧要的话。无非是闲聊罢了。

    ——姑娘头一次来宫里吧,未曾见过。不知是郦家哪一位?哦,是七姑娘。

    说话间的功夫,就到了一处月门前。

    叶嬷嬷等在那里,以看到女孩儿们就迎了过来。先是和六姑娘好生寒暄了一番,这才问起其他几位姑娘。

    女孩儿们早就知晓叶嬷嬷偏爱六姑娘,见状倒是没了太多的感触,已经能平静对待,与叶嬷嬷温言寒暄。

    五姑娘原先是姐妹几个里话最少的一个,今日她却是出奇的口齿伶俐。不只是向叶嬷嬷问了好,甚至还笑着和六姑娘说了几句话。

    虽说六姑娘看到五姑娘的笑容后膈应的不行,但两人还是十分亲密的在叶嬷嬷面前演了一番姐妹情深的戏码。

    四姑娘瞧在眼里,颇为不齿,低声与郦南溪道:“真是虚伪。”

    四姑娘一向性子温柔和顺,极少会用攻击性的字眼来说旁人。这般十分厌恶的说出这四个字,已经是极其难得。

    郦南溪知晓姐姐是被那一幕幕姐妹情深的对话给搞得心情不好,就压低声音与她道:“当做没听见就是了。”

    四姑娘笑着应了一声,两人就眼观鼻鼻观心的神游天外,不再去听前面两人的说话声,刻意将思绪放飞,慢慢的跟在她们的后面往里行去。

    待到五姑娘和六姑娘的戏码演完,就也到了叶嬷嬷想要带了她们过来的地方。

    “这里是云华阁。”叶嬷嬷笑得温和,将这处地方介绍给了姑娘们听,又唤来了个小宫女问了几句。

    小宫女低声与她说了几句话。

    叶嬷嬷就让她下去了,歉然的对郦家女儿嗯说道:“娘娘如今正在处理后宫事宜,恐怕一时半刻的无法前来,需得劳烦姑娘们稍稍等一等。姑娘们不必拘束,还请自便。”

    女孩儿们刚才跟了叶嬷嬷一路过来的时候,只听着叶嬷嬷说要来见过皇后娘娘,所以都提心吊胆的思量着等下见了皇后应该怎么样行事、怎么样问安。

    如今这才晓得现在是暂时看不到皇后了,女孩儿们有些遮掩不住面上的表情,一时间神色各异。

    叶嬷嬷默默的看在眼里。

    六姑娘之前和叶嬷嬷已经是“极其相熟”,听闻之后当先问道:“不知娘娘何时有空来见我们呢?”

    叶嬷嬷打量了她两眼,方才笑容可亲的回道:“这得看娘娘的安排,我可是做不了主。”

    听了她这语气平淡的两句话,六姑娘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叶嬷嬷好似并不太高兴。她这便谢过叶嬷嬷后住了口,未再多言其他。

    叶嬷嬷看女孩儿们没甚疑问了,朝大家歉然的弯了弯身子,“云华阁如今正让匠人收拾着,怕是有些吵嚷,还望姑娘们莫要介意。”

    刚才一进院子的时候女孩儿们就已经发现了,这里正在进行花木的布置。

    云华阁的最西边有个小花圃。花圃的花早已除去,如今只有空荡荡的泥土在里面。女匠人们正将一株株的花移栽到里面去。

    另外还有一些宫人也在忙碌着。她们却并非在忙着移栽之事。宫人们分成两拨,一些人拿着一盆盆的花往院子里搬,另一些人则是拿着已经做好的肥料往花里面搁去。

    那些肥料的味道颇重。所以一进院子,女孩儿们就有些受不住那些味道,下意识的就去了离她们最远的最东头。

    叶嬷嬷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不过并未多说什么。女孩儿们也就松了口气,继续在最东侧待着。

    听闻叶嬷嬷说的那些话语,女孩儿们都有些吃惊,问道:“我们在云华阁里等皇后娘娘么?”

    “恐怕正是如此。”叶嬷嬷的语气十分歉然,“其他各处宫殿都有主子们在做事。这一出倒是空了出来,只不过在侍弄花草罢了。”

    话说到这个份上,很显然反抗是无用的。

    郦家的女儿们强笑者和叶嬷嬷说“无事”,又眼睁睁看着叶嬷嬷走出院子,渐行渐远。

    没了叶嬷嬷在场,女孩儿们彻底没了顾忌。

    五姑娘当先选了院子最东头的廊下站着,拿出帕子半遮住了口鼻,厌弃的朝着那些宫人和花匠看了一眼,嗤道:“真臭。那些人从哪里弄了那么多臭烘烘的东西。”

    六姑娘也皱了眉,背过身子朝向东侧,厌烦地道:“谁都不知是怎么回事。你少说两句吧。难道你抱怨个没完,那些东西就会凭空消失不成?”

    两人早就不对付,之前因为在叶嬷嬷面前要保持住形象,故而还勉为其难的说了几句话。如今叶嬷嬷不在了,她们自然又硬拼着对阵开来。

    二人吵到最后,都觉得那花的味道太过刺鼻,眼见旁边有个屋子开着门,就一前一后的进到那个屋里去了。

    郦南溪和四姑娘不欲参与到这样的纷争当中,就齐齐选择了去院子里的一处凉亭。因为叶嬷嬷虽然待她们十分客气,但是自始至终都没提起要她们进屋的话语。姐妹俩就商议着莫要进屋为好。

    那凉亭并未紧靠着最东边,而是在院子中央偏东边一点的地方。这一处闻到的肥料味道稍重,不过匠人和宫人们的动作倒是看的较为清晰。

    四姑娘背转身子看往东边的方向,觉得这样能够让那臭气来到鼻中的少一些。

    她往旁边看了看,瞧见不远处院角有个地方立了个瓶子颇为奇特,就想要喊了郦南溪一起过去看。谁知道刚刚冒出这个主意后她才发现,郦南溪竟然已经出了凉亭往西边走去。

    “西西!”四姑娘用团扇遮掩住口鼻扬声问道:“你做什么去?还不快在这里歇一歇。”

    说是歇一歇,实际上她也是想暗示妹妹莫要去那边,留在凉亭里就好,省得到时候被那臭气熏到得不偿失。

    郦南溪朝她摆了摆手示意不打紧。而后继续前行,走到那些摆放花盆的宫人们身边。

    郦南溪静静的看了一会儿,问起其中一个宫人:“你们这是在给山茶花施肥不成?”

    她这话问的颇有些莫名其妙。明明都看到了,却还要再细问一次。

    宫人面露不解,却还是老老实实说道:“是的,姑娘。正是如此。”

    郦南溪摇头道:“还不如不要这样。”她轻声道:“山茶花在开花期间不能施肥。尤其不能施这种肥,因为可能会造成大量落蕾。”

    宫人显然不信,笑道:“姑娘可是言重了。先前就有人告诉我们说,这样的肥料最是能够促进花卉根、茎、叶生长。如今您却说不适合,岂不是就在说他们所言错误?”

    郦南溪也知道自己这样说太过突兀了些。毕竟这些她也是从古籍上看到的,但那是前世的事情。如今古籍不在她的手中,她无法对人证明什么。不过,她当年曾经试过。古籍所言非虚。

    这种肥料是用已霉蛀而不能食用的豆类、花生米、瓜子等做成。将这些东西敲碎煮烂,放在小坛子里加满水,再密封起来发酵腐熟。出来之后就是理想的养花肥料,,能促进花卉茁壮成长。

    但是山茶花开花的时候是绝对不能施肥的。特别是这一种。一旦用了,花蕾掉落的尤其的快。

    郦南溪只能继续好生去劝。百般劝阻无用后,只能弃了这个打算,转而去寻姐姐玩了。

    洪熙帝不喜郦家女儿。

    想当初廷川孤身一人,正需要郦家的时候,他们却舍弃了他。这样的事情,他无法容忍。

    洪熙帝本是路过云华阁,没料到女孩儿们在这个地方嬉戏。看到之后就打算让宫人们转道,去往另外一处。

    正当他要转身离去的时候,就听有个女孩笑着说:“姐姐,你看这朵花好不好看?”

    这声音软软糯糯的,让人一听就觉得是个可人的女孩子。

    洪熙帝不由得就往那边看了一眼。只一眼,便欲离去。可是走了两步后,他忽地察觉不太对劲,就又驻了步子,朝着先前看的那个女孩儿望了过去。

    这姑娘相貌极好,五官娇媚笑容甜美,当真是万里也寻不出一个的好样貌。

    但是让洪熙帝留意到她的并非她的五官,而是她的笑容。

    这般眉眼弯弯的恬静模样,倒是让他想起了一幅画。

    “陛下,”宫人在旁轻声唤,“现在可是要离开么?”

    “再等等。”洪熙帝抬手制止了宫人们,复又往庭院中望了过去。

    年龄最小的那个姑娘,除去那娇美的容貌不论,若只单看笑容的话,与廷川所画中意女子的笑容……

    倒是真有七八分的相似。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