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武将宠妻手簿 >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作者:子醉今迷
    沈太太看到眼睛红肿的沈玮时,心疼的不得了。当即不分缘由就让跟去的沈府丫鬟婆子尽数跪下了,就连沈琳身边伺候的那几个也没能幸免。

    看向四姑娘的时候,沈太太的脸色不太好看,嘴角却是笑着的,“不知这事儿是怎么了?”

    沈玮早已被沈太太抱在了怀里。一看沈太太为难四姑娘,他忙一把抱住沈太太的脖颈,亲昵的蹭了蹭,随手往那些跪着的丫鬟婆子里指了下,说道:“是她们照看不周,害的我从假山上摔下来,我、我才哭的。”

    这是在路上的时候他想出来的托辞。这个说法,既不会让他太没面子,还能解释了他为什么会哭的那么厉害。

    沈玮一张口,那嘶哑的喉咙就让沈太太心疼的落了泪,当即责罚了跪着的所有人,一个都没落下。

    四姑娘上前福身赔礼,“是我照看不周,实在有负您的托付。”

    沈太太没有接话,显然也是认为她是有错的。

    沈玮趴在沈太太肩膀上悄悄去看郦南溪。见郦南溪朝他横扫了一眼,沈玮赶忙缩了缩脖子,闷声闷气的道:“和四表姨没关系。我跑得快,又是从假山下面转过去的,表姨太高没追上我。”

    郦南溪半路的时候和他说过,若他将四姑娘拖下水的话,那她就把他在院子里的糗状说给大家听。

    沈玮自是不愿那糟心事被人知道的。如今见到郦南溪在看他,沈玮只得出言替四姑娘开脱。

    听说四姑娘当时没在沈玮旁边,沈太太脸色稍霁。不过待四姑娘到底没有之前那么热络了。

    让人拿了些蜂蜜水过来,沈太太坐在了椅子上,边亲手喂着沈玮喝蜂蜜水润喉,边和身边的庄氏与梁氏说话。片刻后,又说自己乏了,起身回了休憩的院子。

    庄氏和梁氏也带了女孩儿们回了院子。进屋关了门后,庄氏就问起了之前发生的事情。

    关于沈玮所做之事,郦南溪尽数一一说明。不过其他的事情,她则用了之前告诉四姑娘时相同的托辞。

    听闻沈玮的所作所为后,庄氏与梁氏都很是气不过。

    特别是梁氏。

    原本她喊了庄氏母女三个是想着大家一起多待些日子散散心的。自打见了郦南溪后,她更是有心多留这孩子些时候。哪知道竟是出了这样的事情?非但没能散心,孩子们还被扯进了那些个麻烦里。

    “明儿你就带了西西她们回去罢。过些日子我再寻你说话。”梁氏想到之前沈氏对待四姑娘和郦南溪时候的冷淡模样,柳眉倒竖说道:“明明事情不是西西和竹姐儿的错,她偏要给孩子们摆脸色,谁要去看!”

    她性子爽利,特别是在自家人跟前,更是直来直去的没有遮掩。也正因了这个关系,庄氏未出嫁的时候一直与这个嫂嫂关系极好。

    看到梁氏如此护着女儿,庄氏想到之前自己对嫂嫂提议的排斥,心里有些愧疚。

    认真说来,如果西西真的嫁到庄家,知根知底的,又有这样一个婆婆,倒也不错。她唯一顾忌的是,明誉那孩子有些被宠过了头,所以并不适合西西。

    西西和竹姐儿不同。

    竹姐儿性子沉稳文静,侍奉婆婆公公定然不在话下,只要和夫君相敬如宾就能将日子过得不错。西西却是被她们几个捧在手心里看大的,最是娇宠。

    偏偏庄明誉也是被宠大的,而且,最疼他的就是小梁氏……即便庄明誉的妻子再好,怕是在这个婆婆的眼中也远不如自己的儿子好。

    庄氏舍不得小女儿将来受委屈。即便那是自家哥哥家也不成。因此她之前不愿应承嫂嫂的那个想法。可如今看到梁氏这样护着女儿们,庄氏又有些动摇了。

    小梁氏见庄氏神色不定,当她还因为沈家的事情而不悦,就握了她的手道:“你明儿只管回去就是。若她问起缘由来,我就帮你想个托辞。”

    之前三位太太一起上香的时候说好了,这些日子在寺里刚好做个伴儿。

    沈玮虽然哭的厉害,却身子没有半点儿的伤痕,不过嗓子哑的厉害了些罢了。沈太太便没打算即刻回去,依然要照着先前的计划在山明寺继续停留几日。

    这样的情形下,庄氏突然带着女儿们离开,确实十分突兀。

    庄氏忙道:“嫂嫂不必为难。明日我见了沈太太亲自与她道别。”

    庄氏若是亲自去道别,少不得四姑娘和郦南溪也跟着。小梁氏不愿女孩儿们再受委屈,就一直劝阻她。最后僵持不下,姑嫂两个决定明日的时候看看情况再做决定。

    谁知没用等到第二天,当日太阳落山前庄氏就有了相当合理的离去理由。

    ——她收到了郦老太太遣了人送来的信,要她天一亮就带着孩子们赶回去。说是国公府给郦家送来请柬,重大太太邀了女孩儿们三日后去国公府做客。

    这消息来的十分突然,庄氏错愕不已。

    其实不只庄氏。郦老太太知晓此事的时候,亦是相当惊讶。

    刚过晌午,烈日当头。屋檐上的雪开始化作水滴往下落的时候,郦家就来了人。

    那是重大太太身边的一位姓房的妈妈。她穿着秋香色如意纹对襟褙子,头发梳的整整齐齐,一看到顾妈妈就笑着迎了过来与她寒暄。

    “这场雪下的可是真大。”房妈妈亲切的握了顾妈妈的手,“道上都是雪,连走个路都十分难,更莫要说是行车了。太太几次让我来府上看看,我车子都套好了,结果都因雪下的太大没来成。”

    这位房妈妈,顾妈妈之前见过。虽说她是跟在重大太太身边伺候的,却并非是屋里的管事妈妈。若没记错的话,她在重大太太院子里专管器具。

    房妈妈这话说得热络又亲切,还隐隐的有些抬举郦府的意思在。但顾妈妈却不会尽数全信,只和她笑着说些客套话。

    两人寒暄了一会儿后,房妈妈这便说起了来意,先是讲了重大太太原本就要办一个赏梅宴,又道:“我们太太听二太太说,府上的姑娘各个都是极其出众的,就有心想请了姑娘们一同来。”

    顾妈妈不知道房妈妈怎么会忽然说起重二太太。她心下疑惑面上不显,继续和房妈妈说着话。又过了一炷香的时候,顾妈妈送了房妈妈一支镀金簪子,房妈妈这便离去了。

    顾妈妈就往海棠苑来回话。

    重大太太虽然和郦家重提结亲之事,但她也只是在这个事情上坚持罢了,平日里待郦家不冷不淡。如今突然说要请了姑娘们去赴宴,郦老太太也有些吃惊。毕竟原先说好的是郦家先择了人出来,再由重大太太相看。现在显然是变了卦。

    老太太看着请柬的时候,顾妈妈在旁道:“房妈妈后来虽未说起,但我也旁敲侧击的问了几句。好似是今儿上午的时候,重二太太与重大太太说要请了咱们府上的二太太和六姑娘到家里做客。重大太太便道既是要请,不若几位姑娘一同过去。一来热闹,二来往后都是自家人了,先认个门也是好的。”

    话虽说的委婉,但其实里头也存了相看的意思。但先前都没有提起,为何这时候突然就急了?

    郦老太太捏着紫檀木手串的指尖都泛了白。她问顾妈妈:“这些天下着雪,老二家的什么时候找的重二太太?”

    顾妈妈到底是在郦府做事几十年了,平日里府里的风吹草动她俱都知道些。听了老太太的话,顾妈妈思量了下,“今早二太太又给重二太太去了一封信。”

    自打郦家和重家再次起了结亲的念头,郑氏与重家的二太太就时不时的联系着。郦老太太看她做的不太出格,睁只眼闭只眼也就罢了。

    可如今重大太太将事情的进程加快,还特意提起两家二房的事情,显然是那两人的动作有点太大。

    又或者是郑氏的言行让重大太太误解了什么。

    “糊涂。”郦老太太沉声道:“她以为那样的人家会看上这样沉不住气的?”

    她遣了人去山明寺给庄氏送信,又对顾妈妈道:“你帮我想想,该给国公府回些什么合适。”

    国公府让人来的时候顺便送了几筐极其稀罕的南地水果来,郦府少不得要回一些礼。

    郦老太太被今日的变故搅得有些烦乱,就和顾妈妈商量了下,“若送布匹,送少了着实不该,但老四遣人带来的统共那么些,想多送也无法。送蔬果,不适合。”

    即便是这样冷的天,国公府的蔬果怕是也短不了的,不然的话也不会一出手就送了这么几筐稀罕的南地水果过来。

    顾妈妈斟酌着说道:“不若将四老爷送来的端砚拿过去一块?重家的九爷喜爱读书。若是送这个,重大太太想必十分高兴。”

    郦老太太听闻后思量了下,说道:“不错。”

    重家的九爷是重大太太亲生、当年的遗腹子。送礼给他,重大太太想必十分高兴。只是不知这样一来会不会惹了国公爷不快。

    郦老太太知道卫国公和大太太的关系一直不好。虽说亲事是要经了重大太太才行,可孙女儿嫁过去毕竟是要和国公爷过日子的。无论惹恼了哪一个都不太好。

    “你去趟库房,把那虎纹三足酒樽取了来,一并送去。”郦老太太吩咐道。

    顾妈妈忙说:“老太太,那酒樽可是有些年头了。”

    “就是古物方才合称。”郦老太太说道:“你尽管取了来便是。”

    重九爷并不饮酒。那酒樽既是古物,自然不是能随意送人的,一看便知是特意赠与卫国公。有了那端砚和酒樽在,重大太太与卫国公两边都挑不出郦家的错儿来,这才合宜。

    待到顾妈妈去准备这些了,郦老太太又唤了人来问:“杏梅可在?”

    一个未留头的小丫鬟回禀道:“在。杏梅姐正在吩咐婆子们做事。婆子们清扫院子的时候没留意檐下的水,杏梅姐正和她们说着。”

    “嗯。你去把她叫来,我有些话要叮嘱她。”郦老太太说道。

    杏梅机灵又有眼力,是她身边极其得力的人。去国公府的时候,就让杏梅跟在西西身边罢。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