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武将宠妻手簿 > 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

作者:子醉今迷
    郦南溪将白玉碗搁回了案几上,边往凳子行去边回头又看了它几次。待到落了座,她这才收回心思望向桌前男子。却意外的发现他居然正对着她作画。

    而且,看他那般行事,似是……

    正在画她?

    郦南溪心下暗惊,又生怕误解了他,就多观察了一会儿。但看他不时的望向她而后不时的提笔落笔,这才愈发笃定起来。

    郦南溪有些忐忑。

    女儿家的声誉极其重要。特别是未出阁的女子,更是要时刻注意。如若她的画像若是落在了旁人的手里,特别是在一个男子的手中,实在不太妥当。

    郦南溪不欲和此人正面起冲突,思量了下委婉说道:“不知大人想要想要我帮什么忙?若是力所能及,我自是不会拒绝。可若是我做不到的话,还请大人另择他法。”

    即便她有心想要把沈玮尽快救出去,却也没道理搭上自己的声誉。

    重廷川本想随口应上一声,抬眸望去才发现她双手紧握身子前倾,原本沉静的双眼此刻满是焦灼和慌乱,很是局促不安。

    兀自思量了下,重廷川有些明白过来,语气清淡的开了口:“你无需担心。我必不会让你为难。”

    虽说待他画完给她去看,她就能了解他的打算。但他颇不愿见到这小丫头紧张难过的模样,很是难得的出言解释道:“你且安心。我会稍作改变,断然不会让人认出是你。至于作画一事——”

    他随意的朝屋外方向指了指,“此间守卫尽数是我手下,必不会将此事说与人听。”

    郦南溪观他之前行事晓得了他的脾性,也没料到他竟是还会出言安慰劝解。被猜中心事后她有片刻的无措。怔怔的点了点头,思及他方才所言,先前聚起的那些忐忑倒是全然不见了。

    不知怎的,虽说他看着脾气不太好,但她相信他是一言九鼎之人。既是做了保证,便一定会允诺。

    重廷川见她对此不再疑惑,极浅的勾了勾唇角,继续提笔作画。

    落笔的时候,异常顺畅。

    这让重廷川暗自诧异。

    想他近几日来无数回想要依了陛下的命令将画作出,结果都没能成事。如今小丫头在跟前却能如此顺利……

    重廷川不由得又抬眸多看了她一眼。

    依着陛下的意思,虽然重家与郦家有约,可他却不一定非要择了郦家女不可。

    毕竟郦家在他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完全的舍弃了他,分毫也不念及情意。

    彼时皇上特意避开了皇后娘娘,单独将他留下密谈,以他姑父的身份语重心长的道:“虽当年的信约不好违背,但你若当真无意于郦家女的话,朕定然也会成全你。此事并非没有转圜余地。”皇上语重心长的道:“只是你自己心里要有个主意。你究竟中意哪种女子。”

    时日无多。若不尽快的话,皇后、重大太太和郦家择出人定下后,一切便成定局。

    故而皇上“勒令”他几日内将心目中理想女子的模样画出来。甚至于不顾大雪纷飞,将他“送来”了山明寺,让他静心想通。

    可他都未正眼看过女子,哪里能想出什么画来?拖来拖去,就等到了她。

    重廷川快速勾勒着,大致画完后,却在最后剩下的五官上犯了难。

    将笔掷到一旁,他端详着桌上未完的画,再望向女孩儿,总觉得少了些什么。仔细斟酌许久后,他终于发现了一个问题。

    她的神情不对。与上次采撷青草时相比,相差甚远。

    上次她笑得喜悦而又满足。这个时候,小脸紧绷着,严肃的仿若阅兵之际那些手下兵士面对他时一般。

    重廷川剑眉微蹙,抬指轻叩桌案,沉吟过后说道:“你笑一下罢。”

    既然是要画出中意之人的模样,总得画个笑的样子才好。不然如何糊弄的了皇上?

    郦南溪一直在僵坐着静等他完成画作。正眼神放空的盯着墙壁默默数着羊时,却没料到他忽然说出这样一句。

    这可难住了她。

    男子浑身透着一股子生人勿进的气势,矜贵且疏离,连带着屋里的空气都好似冷若冰霜,让人身处此间不由得就紧张万分。如此的境况下,让她如何笑得出来?

    郦南溪默默的看着重廷川,半天寻不到合适的说辞来解释自己的情形。

    见她神色更加的紧绷不自然,重廷川暗自疑惑之下,剑眉蹙的更紧,眉端的寒意愈发浓烈了些。

    郦南溪只当他是生气了,心下暗惊,连忙挤出了个笑来。

    那笑容太过勉强,饶是重廷川这般不擅长与女子打交道的,亦是瞧出了她的不自在和局促不安。

    “你可是有何难处?”重廷川沉声问道。

    郦南溪赶忙答道:“没有。”

    她回答的太过迅速,又让重廷川瞬间想到了手下兵士面对他时那战战兢兢的样子。

    手撑桌案想了许久,重廷川最终无奈的轻轻一叹,低声道:“你权当我不在这里罢。”

    他说话素来铿锵有力,这句话却说得有些模糊而又声量小。好在郦南溪离得近,所以听得很清楚。

    郦南溪滞了片刻方才反应他说的是什么。

    生怕自己是听错了,她很小声的问道:“大人让我——当你不在这里?”

    如果是旁人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需要他解释,重廷川早已发火甩手走人。

    可当他面对的是这么个娇滴滴的小姑娘时……

    他又能如何?

    重廷川抬指轻按了下眉心,提笔淡淡的“嗯”了声。生怕这小丫头还是不懂他的意思,他只能耐着性子说道:“倘若能让你放松些不再紧张,就当我不在此处罢。”

    郦南溪这才明白过来眼前之人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她完全没有料到这么冷峻的一个人居然有这样的自嘲精神,在看出她不自在的来由后这样劝她。

    认真说来,这样的他,还是有点可爱的。

    这个念头来的突然而又没有防备,让郦南溪呼吸猛然一滞。待她反应过来后,再去看眼前那高大矜贵的男子,愈发觉得自己那个念头荒谬至极,忍不住笑了起来。

    重廷川见自己那句话果然奏效,便知她果然是真的很怕他。甚是无奈的暗自叹息了声,趁着女孩儿笑颜犹在,他快速抬笔将画完成。

    自顾自查看了下,觉得没甚太大的疏漏了,重廷川将郦南溪唤道身边来,将画递与她,“怎样?可还能入得了眼去?”

    他第一次画女子,实在没把握效果如何。毕竟是要呈与皇上的,太差了终归不够妥当。

    经了刚才那一遭后,郦南溪面对他的时候倒是真没之前那么局促和紧张了。虽然此刻两人相距不过三尺远,她也依然能够镇定的与他相对。

    见男子对待此事如此重视,郦南溪就好生帮他看了看。

    他的笔触很是粗犷,龙飞凤舞,但是勾勒出的女子,却很是柔和温雅。因了他刻意为之,女子相貌与她并不相同,只有那笑着的眉眼弯弯的模样,倒是和她有些微的相仿。

    郦南溪叹道:“很漂亮。”

    重廷川正将其余的几张纸收拢起来。听闻她说画中女子好看,就往画上瞥了一眼,对郦南溪道:“尚不及你的万分之一。”

    饶是郦南溪自小到大被人夸赞过容貌无数回,此刻也不禁愣住了。

    不知为何,那千万句的赞美,都不如他这淡淡一句来的惊心动魄。

    重廷川将画放在桌上等着晾干墨迹。看郦南溪在旁边轻揉膝盖,晓得她之前僵坐着的时间太久,怕是腿脚有些麻了,便从柜中取了茶叶,与她说道:“喝杯茶?”

    他是想着借了喝茶的功夫,小丫头在屋子里稍微活动会儿也就好了。

    郦南溪却还惦记着外面的四姑娘她们,不愿再耽搁下去,婉拒道:“多谢大人。我还不渴。”

    重廷川有些担忧的扫了一眼小丫头的腿脚,唇角紧抿,并未多说什么,只淡淡的“嗯”了声。又唤了常福过来,让他将郦南溪和沈玮送出门去。

    沈玮之被重廷川罚站军步,立在石桌上,双手紧贴双腿站的直挺挺的,即便哭得再响也从头到尾半点儿都没敢放松。郦南溪先前不过是僵坐一会儿就腿脚发麻,他这样持续了那么久,腿脚已经麻的快要没了知觉。

    他说什么也不肯自己走,吵着闹着要郦南溪抱他。

    重廷川朝常福望了一眼。

    常福直接单手把沈玮提了起来,几步走出院子,将他丢到了沈家仆从堆里。

    沈玮先前哭得太过歇斯底里,嗓子已经哑的快要说不出话了。

    不过,即便到了这个份上,当他被沈府的婆子背到背上时,依然要扯着黯哑的喉咙嘶吼道:“今天的事情,谁也不许说出去!谁敢透一个字给旁人,我就撕烂她的嘴!”今天丢人丢大发了。可不能让其他人知道!

    他在这边喊着叫着,四姑娘却在担心郦南溪刚才的处境。

    郦南溪笑着宽慰她:“没甚么。我刚才帮人看了一副画,稍微谈论了会儿,他就让我们回来了。”

    “当真?”四姑娘心里巨石落了地,“我看过了好些时候还没出来,生怕你被人难为。想要进去寻你,偏偏进去不得。”

    郦南溪知道姐姐是真疼她,就挽了四姑娘的手臂与她说笑着往回行,“自是如此。此间主人是武将,不太懂画,知晓我是郦家的女儿,就让我帮忙看了看。”

    她这话说得半真半假,不过四姑娘倒也信了。

    毕竟她们的祖父是郦大学士。郦大学士桃李满天下,郦家在京中颇有名望。郦家的子孙帮个莽夫看看画还是绰绰有余的。

    走了几步,四姑娘似有所感,回头望向那院门处。却见院门内有个极其高大的男子正在望向这边,像是正在看着她们。

    他的眼神极其冷厉,即便离得那么远,依然让人从心底里泛起生冷寒意。

    四姑娘骇得忍不住全身颤抖,赶忙别过脸去不再去看。

    郦南溪发觉了她的紧张亦是想要回头,却被四姑娘拉住,脚步不停的急急离去。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