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武将宠妻手簿 >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作者:子醉今迷
    就在这个时候,男孩的哭声停歇了一瞬,猛地打了个嗝,而后继续嚎哭不止。

    这短暂的停顿让郦南溪骤然清醒过来。她赶忙低下头望着脚前的几尺地。

    她并不知此人是谁。但她在和他视线相触的刹那几乎就可以断定,这是名武将。

    而且,是居于高位、征战沙场多年、刀下亡魂无数的武将。

    不再与男子对视后,心底的紧张感稍稍消弭了些。郦南溪努力稳住心神说道:“稚子无状冲撞了大人,还望您莫要和他计较,饶他一回。”

    在男孩不住的哭声里,她软软糯糯的声音显得平和而又轻柔,丝毫不受那哭音的影响,缓缓的从不远处传来。

    重廷川见她几句说完后再没了其他话语,剑眉微蹙薄唇紧抿,慢慢调转视线望向常福。

    常福生怕重廷川即刻就将人轰出去,赶忙躬下身子毕恭毕敬说道:“爷,这是郦七姑娘。就是上一回帮了九爷的那位。”

    他滞了半晌没有等到重廷川下令赶人,暗暗松了口气,再开口的时候就顺溜了许多,“这小子是庆阳侯府的,郦七姑娘不过是帮忙看着他罢了。”

    重廷川抬指轻叩着椅子扶手,许久之后,方才淡淡的“嗯”了一声。

    虽然他不过是随口应一声罢了,但这短短的音节听在郦南溪的耳中却不啻于惊雷。

    郦南溪尚还记得,曾经不久前,她也听过这样的声音。

    低沉醇厚,隐带金石之音,甚是好听。虽则仅仅两个字罢了,却让她印象极其深刻。

    郦南溪再也无法遮掩自己心中的惊愕,猛地抬起头来,愣愣的看向高大男子,语无伦次的说道:“你、你、你是……”

    就在她愕然的话语声中,男子身后的门吱嘎一声从里打开。一个身材中等的男子从里行了出来,“爷,纸笔已经备好,如今可以开始了。”

    他走到半途中往郦南溪这边望了过来,立刻惊讶的睁大了眼,“郦七姑娘?”

    郦南溪缓了缓心神,将万般惊愕尽数压下,努力扬起了个笑容与他打招呼:“万管事。”

    万全看看郦南溪,又看看重廷川,与郦南溪寒暄了两句后,便退到了重廷川的身边立着。

    常福不知郦南溪居然和万全相识,眼神在两人之间溜了一圈儿,到底顾忌重廷川在场,没敢发问。

    重廷川慢慢站起身来。

    他身材极其高大。上一回是离得远郦南溪不过感慨下罢了。刚才他坐着的时候也还不至于太过明显。如今两人距离较近的相对而立,郦南溪顿时感受到了身高差异所带来的巨大压迫感。再加上他周身所透出的威慑力……

    郦南溪很有些不知该如何应对才好。

    可沈玮的问题还没解决。眼看着他好似要回屋去,她只能鼓足了勇气扬声唤他,“大人。”

    重廷川侧首望向她。

    郦南溪双拳紧握,努力保持着平静的神色,望向不远处的男子,“沈家的小少爷站了那么久想必已经知道错了。不知大人可否通融一下,允我将他带离此处?”

    原先男子坐着的时候衣衫微有皱褶倒也看不出。如今站起来之后,轻薄的衣料紧紧贴在了他的身上,将他劲瘦的肌肉轮廓勾勒得一览无遗。

    郦南溪不知怎地忽然想到了之前自己看到过的锁骨和胸膛。她急忙低下头去,再不敢看他第二眼。

    重廷川瞧着女孩儿羞赧的样子,视线扫过她红红的小巧的耳垂,语气沉沉的道:“待他站足一个时辰再说。”

    郦南溪暗道糟糕。若真站足了一个时辰,事情想必无法善了。此人既是知晓了对方是庆阳侯府也不退缩,自然是丁点儿也不怕侯府的。

    可姐姐岂不就得罪了沈家人?

    郦南溪赶忙上前急追了两步,在男子冷冽的目光中复又停了步子,“大人,他尚且年幼,若……”

    “若你再劝,不若改为两个时辰?”重廷川冷冷说道:“此子行事莽撞十分无礼,只罚他一个时辰,着实太轻了些。”

    他声音沉静有力,即便沈玮在卖力大哭,依然将他的话给听进了耳中。

    不待郦南溪开口,沈玮已然在那边嚷嚷道:“你个坏人!竟敢欺负我?我爹饶不了你!我爷爷也饶不了你!你且等着吧!”

    重廷川脸色一沉朝他望了过去,眼神愈发冷厉,而后望向郦南溪,唇角勾起一抹很淡的笑,“你说,他知道错了?”

    郦南溪也没料到那沈玮居然依然不知悔改,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接话才是。

    万全看重廷川脸色不佳,在旁欲言又止:“爷——”

    重廷川淡淡扫了万全一眼。万全赶忙低下头去,半个字儿也不敢多说。

    重廷川朝郦南溪走近了两步。

    “实话与虚言乍看之下不过是几个字的差异而已。”他垂眸望向女孩儿,一字一字慢慢说道:“但结果如何,单要看你如何选择了。”

    男子身材很高,离得这样近,那股压迫感愈发强烈起来。

    郦南溪忍不住退了半步。脚跟触到身后侧的一方小花圃的边界,不得不停了下来。

    谁知他长腿一迈,又逼近了半步。

    郦南溪退无可退,只能一点点抬起头来,望向眼前的男子。

    两人离的很近。近到她能感受到他低头时口唇边溢出的温热气息。

    他的眼眸很黑,黝黯深沉,有着刺穿人心的了然与镇静,好似能够看透所有的遮蔽与掩盖,让一切都无所遁形。

    “他确实做错了。”郦南溪脸有点发热,别开视线选择了实话实说,“只是他若出不去,我和姐姐必然要被人埋怨。对方是侯府,我们等闲招惹不得,且也不愿连累家里人。还望大人网开一面,帮帮我们姐妹。”

    重廷川没有开口。

    郦南溪自认自己再没什么欺瞒的了,很是坦然自若的回望他。

    许久之后,她终于等到了对方的回答。

    “不若你帮我一次。”重廷川缓缓说道:“你帮我一次,这事我便再不追究。”

    郦南溪很是意外。她不知道自己竟然还有可以帮到他的时候。正要细问个究竟,谁料对方根本没有等她,已经径直回了屋子。

    万全透过窗子往里一瞧,看重廷川走向桌案停在了铺开的纸张前,顿时有些明白过来。

    ——这纸和平日爷练字练画时所用的不同,是前些时候陛下特意赐予爷的。可他每天画纸铺开无数次,早晨怎么铺着的,晚上怎么收起来。几日了还没个结果。今早更甚,直接说先不用铺了。

    如今郦七姑娘来了,事情可算是出现了些转机。

    万全心下大喜,望向郦南溪的时候更是与上次不同。他恭敬的请了郦南溪入内,而后将门从外面虚掩上。

    常福之前心里就憋着无数的疑问,现在看到万全的行事之后,心里头的问题愈发多了起来,赶忙唤了万全到一旁细问。

    屋门关上的瞬间,郦南溪看到的便是万全被常福拉走时的模样。

    郦南溪心知他们并不是恶人歹人,不然的话,庄明誉根本不会放心的把她单独留在他们的宅子里。可如今让她在屋里与一个陌生男子单独相处,她还是万分的不自在。

    “我姐姐尚还在院子外等我。”郦南溪转过身来望向屋中男子,“不知大人能否让她进来陪我?”

    “不能。”重廷川干脆利落的拒绝了她的提议,“我的屋子,旁人不得入内。”

    “可我……”

    “很快就好。”

    重廷川说着,抬指抚过纸面,又望向眼前笔架,有些拿不定主意画这样一个娇娇的小姑娘应该用哪一支。

    他还从未画过女子。

    偏偏这是皇上的命令,违背不得。

    郦南溪看他在做自己的事情没空搭理她,就自顾自的打量了下这个屋子。

    这里与寺内寻常的客房大致相同,有一桌一椅一柜。只不过更为宽敞,占地足有她的两间那么大,看着倒是有些太过空荡。好在窗下多了一张金丝楠木的案几,让这里显得稍微雅致了些。

    不过那个案几上摆着的东西,着实有点眼熟……

    郦南溪紧盯着那白玉碗,直到走过去将它拿在手里,依然有些不敢置信。

    “你居然把它带来了?”她错愕的问那立在桌案前的男子。

    这碗正是当初下雪时她插了干花让人送回宅子的那一个。

    碗中情形与当初大差不多,只是那时候撒在上面的雪早已不见了踪影,而那原本青嫩的小草此刻也已经蔫的耷拉了脑袋。干花保存的很好。须知花一旦干透,上面的茎叶就会变得十分脆弱,稍稍用力一些就会折碎断裂。

    眼前的干花尽数和她当初送出去时一模一样,可见它们的新主人是用了一番心思的。

    郦南溪微笑着望向重廷川。

    重廷川却只淡淡的看了那碗一眼,并未回答她所说的话,而是朝着桌案前不远处的一张凳子指了下。

    “坐。”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