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武将宠妻手簿 >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作者:子醉今迷
    小梁氏因着想在这里多待几日,早先便让家仆前来定了一个院子住。这行程是早就打算好的,可巧她预定的这日便是今日,又正好遇到天气放晴,故而到了这里后她直接住下便是。只是她一早遣了仆从过来的时候,还未曾和庄氏说好今日同来,因此未曾再多定几间屋子。

    原本小梁氏想说她们挤一挤的话一个院子也足够了。谁知引她们过来的知客僧说是旁边有院子空了出来,可以让庄氏和郦南溪姐妹俩住进去。

    庄氏往那边走着的时候多问了几句,这才知道缘由。

    山明寺里香客众多,准备的客房时常不够住,所以要提前定下。如今纷纷扬扬下了五日的雪,便有早先订下的人家推迟前来的日子,这便有院子空了下来。

    这一处地方虽然不如小梁氏那边景色好,但胜在宽敞,庄氏和女儿们住着刚好合适。

    寺中客房仅仅设有起居必备之物,每间屋子内不过是一桌一椅和一个半人高的双开门柜子。

    屋内虽然整洁干净,庄氏依然让婆子们清扫了一遍。待到看着纤尘不染了,郦南溪就让郭妈妈和金盏将她的东西依次放入到自己这间屋里。

    ——即便小梁氏说了自己带的东西管够,但母女三人既是决定来,少不得要仔细准备过,免得住的不舒坦。

    一切刚刚准备停当,就听着外头响起了小梁氏的笑声。

    “你们说等好了后去寻我,结果可是让我好等。盼不到你们,我就先来寻你们了。”说着话的功夫,人就进了屋。

    小梁氏先进了庄氏的房间看了看,而后又去了四姑娘和郦南溪的。

    她瞧着每间屋子里都摆了一小瓶花,且插花的样式很是别致,便问这是出自谁的手。

    庄氏指了郦南溪道:“西西最先收拾好,闲来无事就给我们插了几瓶。”

    小梁氏又羡慕又感叹,“还是女儿家仔细。像我家那混小子,可没那么细心。”

    郦南溪将自己窗台上的那瓶捧到了小梁氏的跟前,“不若这一瓶就送舅母吧。”

    小梁氏知晓她们来的匆忙。郦南溪既是将她自己屋里的这瓶送过来,想必来之前女孩儿只准备了三个花瓶。就道:“这倒不用。待到回去,西西想着送我一瓶就是了。”

    郦南溪笑道:“先前这三个瓶子是一套,搁在我车子上一直没有动过。刚才收拾东西的时候才发现婆子们将这盒瓶子竟是一并拿了上来,便顺手插了。这瓶本也是要给舅母送去的,只是还没寻到时间。”

    “那你——”

    “若是有心的话,一碗、一壶,都能插得了花,不见得非要用瓶才可。”郦南溪自信的说道。

    小梁氏定定的看了她一会儿,见郦南溪目光澄澈坦荡丝毫都不作伪,小梁氏便微微笑了。

    她仔细瞧瞧眼前的花瓶,果不其然,就是和之前看到的庄氏、四姑娘屋里的是同一套的。瓶型一样,只是纹饰不同。

    小梁氏就将花瓶接了过来递给了身边的妈妈,又执了郦南溪的手,与庄氏道:“这丫头是个可人疼的。你若是舍得,我就要了。”

    庄氏本以为小梁氏是在开顽笑说是要抢了女儿去养,转念一想,有琢磨出了不对劲来,就试探着说道:“我家西西可是自小没吃过苦的。若是去了旁人家,少不得要闹的人家里不宁,鸡飞狗跳。”

    小梁氏摆摆手道:“不妨事。再闹也闹不过我家那个去。”

    庄氏听嫂嫂特意在这个时候提起了庄明誉,心里便有了数。只是她觉得郦南溪和庄明誉并不合适,所以即便小梁氏露了这么一句话,庄氏也没有顺着话茬接过去。

    小梁氏却并未太在意庄氏的态度。因为她知道庄氏极其尊重哥哥,若是庄侍郎都点了头,庄氏那边就不成问题了。

    刚才一路前行,因着长久不来十分新奇,又有美景可赏,所以郦南溪兴致颇高,并未察觉疲累。这个时候有些乏了,她就让人上了茶和带来的素点心,邀了母亲、舅母、姐姐一同稍稍吃些。

    小梁氏心情颇佳,婉拒了郦南溪的好意后,并未离开,而是在旁等着她们母女三个。

    她仔细看了会儿,发现郦南溪行止有度气度端庄,无论是饮茶或是用点心的时候,一举一动皆是画一般的美好,心里这便更加满意了些。

    原先她挑中的人,庄侍郎和庄明誉看不上;庄侍郎瞧中的人,她又各种不满意。现今看了郦南溪后,小梁氏觉得,这一回庄侍郎可是半点儿不好都挑不出了。他总不会嫌弃自己的亲外甥女不是?

    但看庄氏又让人上了一叠点心,小梁氏笑道:“这里的素斋很不错。现在你们莫要吃太多了,免得等会儿吃不下。”

    山明寺的素斋是出了名的好。很多人甚至为此不惜千里迢迢慕名而来。

    姐妹俩以往的时候尝过味道,怀念不已。如今听了舅母的话,自然是一点都不反对,就异口同声的应了一声。

    庄氏便也作罢,让人将那点心收了回去。

    小梁氏看看面前的姐妹花,与庄氏道:“还是竹姐儿和西西好。我家那个没个轻重。这都多大的人了,也不知道操心自己的事情。偏偏他爹还惯着他,我说不得什么。差点没把我气死。”

    郦南溪笑道:“我倒是觉得表哥沉稳的很。上一回去庄子上,多亏了表哥相帮,事情才能那么顺利。”

    她这话说得真心实意。那次的事情,当真是十分感激庄明誉。

    只郦南溪没想到的是,她这话刚一出口母亲就悄悄横了她一眼。郦南溪虽不解,却也赶紧闭口不言,将这话题止住了。

    小梁氏明显心情好了不少,对待郦南溪愈发热情起来。等到茶水点心俱都撤了下去,她就邀了庄氏一起往寺内殿宇行去。

    郦南溪姐妹俩知道长辈们有话要说,没有跟的太紧,只遥遥的缀在了后头相携着而行。因着多年没有来过山明寺,寺中景色与当年有许多的不同,姐妹俩一路行去颇感新奇。

    郦南溪仔仔细细的看着,不时和姐姐低语几句。姐妹俩正说到兴致高昂处,却听前面传来了惊喜的呼声:“你们怎的也来了?当真是巧。”

    郦南溪举目望去,便见有位妇人正与庄氏和小梁氏说话。她比庄氏稍大一些,身穿绛紫色撒花褙子,头梳盘桓髻,上插金镶红玛瑙步摇,气度端庄雍容。

    她身边跟了两个孩子,约莫五六岁大小,正是爱跑爱闹的年纪。后面的丫鬟婆子正小心翼翼的伺候着他们俩,跟在他们身后不住的乱转。

    郦南溪赶忙和姐姐一同行了过去。

    “……先前就答应了带他们来,可巧就下了雪。如今雪停了,就吵着闹着非要过来不可。这不,路上那么滑,硬是上来了。”

    那妇人和庄氏她们说着话,一转眼望见了郦南溪姐妹,忍不住惊叹道:“这是哪里来的小姐妹?可真是漂亮。”

    庄氏听闻旁人称赞自家女儿,自然相当的开心且自豪,忙唤了女儿们靠近些,“竹姐儿,西西,还不赶快见过沈太太。”

    小梁氏生怕郦南溪不晓得这位太太的身份,在旁提点道:“这位是庆阳侯夫人。”

    舅母这么一说,郦南溪和四姑娘顿时了然。

    庆阳侯沈家和郦老太太娘家沈家是同宗。若要算起来,这位侯夫人与她们可是沾着亲的。

    郦南溪忙与四姑娘一同上前见礼。

    沈太太将她们扶起来后,多打量了郦南溪一番,与小梁氏道:“这姑娘相貌好。京城里没比得上的。”语气竟是十分的笃定。

    庄氏听闻后,笑得愈发开心了些,口中赶忙谦虚客套了一番。不过转眼瞧见小梁氏与有荣焉的微笑后,庄氏心里多少有了些不舒坦,就眼神示意郦南溪去别处玩。

    郦南溪微微颔首,便打算喊了姐姐一同去旁边看看。谁知她还没来得及叫上四姑娘,沈太太带来的两个小孩子已经将四姑娘围了起来。

    他们拉住了四姑娘的手,笑嘻嘻的说道:“姐姐陪我们玩罢!”

    四姑娘性子温顺,忽然被两个陌生的小孩子黏住了,一时间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脸红红的不知该如何是好。

    沈太太赶忙叱道:“怎能叫姐姐?这是郦家的四表姨。”

    待到孩子们改了口,她与庄氏说道:“这两个孩子是梓哥儿家的。”

    她口中的梓哥儿便是她的长子、庆阳侯府的世子爷了。

    庄氏先前得了沈太太夸赞自家女儿,此刻见到沈太太将孙子孙女儿介绍过来,自然也是回了一阵猛夸。

    沈太太喜不自胜,与庄氏愈发投契起来,就邀了庄氏和小梁氏一同往殿内上香。

    庄氏有心想要郦南溪和小梁氏接触的少一些,免得小梁氏对郦南溪愈发上了心,那这事儿可就不好办了。

    庄氏便道:“西西不若和竹姐儿去旁边玩一玩吧。”

    她这样说,小梁氏和沈太太倒是没多想。毕竟等下上香的时候,都要为未成亲的儿女们求一求姻缘。若是未成亲的女孩儿们在场,有很多话都不便开口。

    郦南溪姐妹俩应了声,准备往旁边那个铺了石子的小径上去。

    谁知那两个小孩子听说她们要去玩,非要也跟了去。而且,还是拉了四姑娘的手,不住的磨她。

    “四表姨就带我们一同去吧。”

    “我们也想要过去玩。”

    四姑娘心软。见沈太太没反对,她听闻后就也点了头。

    孩子们顿时欢呼起来。

    沈太太这时说道:“实在太麻烦竹姐儿了。我家这两个闹腾得很,根本闲不住。”

    四姑娘笑道:“您太客气了。我觉得他们很是乖巧。”

    她性子温和,说话的声音亦是温和轻柔,让人听了便心生暖意。

    沈太太赞许的点了点头,又和四姑娘说了几句话就与庄氏她们一同往前行去。

    孩子们不愿去到前头,拉着四姑娘往后头清净处跑。

    山明寺树木很多。到了夏日,绿树成荫清凉无比。到了冬日,依然可见片片绿色。这是寻常地方见不到的景象。小家伙们觉得新奇,就一路往深处跑去。

    四姑娘没料到他们跑起来这样快,生怕他们有个三长两短的,一路跑着跟了上去。郦南溪怕姐姐一个人应付不来,赶忙也紧紧追着。

    谁知孩子们半路上居然玩起了捉迷藏。两人兵分两路,在大大小小的院落里钻个不停。

    刚开始的时候地势空旷,姐妹俩和丫鬟婆子们还能追得上他们。可是中途到了香客们居住的院子时,他们利用身高优势在低矮的地方钻来钻去,结果就给跟丢了。

    四姑娘和郦南溪从没有碰到过这样能闹腾的小孩子。无奈之下,只得带了自家的丫鬟还有沈家的丫鬟婆子一起寻她们。

    那个小一点的女孩子倒还好,从假山后面寻到了。大一些的男孩儿却是找了半晌也没寻到人。

    “怎么办?”已经有沈家的小丫鬟急得哭了起来,“小少爷若是不见了,这可怎么好。”

    四姑娘脸色有些发白,“不碍事。寺里丢不了人的。多找找也就寻到了。”这时候她有些懊悔,当初就不该应承下来。

    她也没想到沈家的孩子竟是这个脾气的。

    郦南溪半晌没言语。

    她仔细聆听了会儿后,低声与四姑娘道:“你听,是不是有人在哭?好似是个孩子?”

    四姑娘刚才心神慌乱只顾着眼前去看了没有留意周围的动静。这个时候静下心去听,果不其然,隐隐约约听到了孩子的哭声。

    沈家小姑娘说道:“哥哥!哥哥!”

    众人大喜,赶忙循着声音去找。结果没等找到人,就硬生生在半路被挡住了。

    原因无他。

    男孩的声音,便是从那有四个僧人把守、院内有侍卫的清幽院子里传出的。

    她们根本还没走进院门,就被人给拦了下来。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