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武将宠妻手簿 > 第八章

第八章

作者:子醉今迷
    郦南溪这一次的运气倒是不错,慌不择路的跑了一会儿后,居然让她绕回了之前那间书房。只是进屋坐下后她才发现,自己竟是把伞忘在了那竹林院落中。

    她左思右想到底要不要回去拿。毕竟那伞的伞面是她亲手所画,弃之不要实在可惜。若是去拿再碰上屋中那人的话,可就尴尬了。

    郦南溪正斟酌着这事儿该怎么办,便见万全从屋旁的拱门处绕了回来。

    之前两人是一同往后面行的,而后她也答应了会在那里等会儿,结果她抛下万全自顾自的先跑了。再怎么样,答应了的事情没有做到也是着实不该。故而郦南溪暂时未提起伞的事情,而是起身歉然的解释了一番。

    “当时有些突发状况,我离开的仓促了些,未曾在原处等万管事,着实抱歉。”

    她本以为万全当时在那屋里许是会提起当时的事情,谁知万全就仿佛全然不晓得一般,只微笑道:“姑娘不必如此客气。”

    郦南溪忽地明白过来,那凭窗而立的男子,应当是身份极不简单。即便万全带了她去那个院子,但是,其中的人、其中的事,出了那院子,便不能再提起。

    郦南溪拿定了主意,自己绝不可再往那处去了,遂打算拜托万全来帮她取回那把伞。

    恰好这个时候庄明誉来了。他不能进到宅子里来,万全就陪了郦南溪,送她出门。

    两人同行之时,郦南溪说起了伞的事情。

    万全笑道:“我倒是未曾看到。不过,我等下若是见了,一定会帮姑娘收起。往后必然将它好生送回。”

    郦南溪也知道对方好心让自己避雪,若是刻意说起个伞有些不太恰当,便道:“因伞面是我亲手所画,那伞我也用过好几次,所以需要麻烦万管事了。”

    既是女孩儿用过的东西又是女孩儿家亲手做的东西,若是落在了男子手中,会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万全笑道:“郦姑娘大可放心。万某定然保姑娘的物品无碍。”

    郦南溪朝他福身道谢,万全侧身避开了。

    “你家车夫可真是个宝,”庄明誉捏着折扇,一看到郦南溪就喜滋滋的说道:“我瞧着那车轱辘都出了那么大的问题,他竟也能独自顺利解决,着实厉害。”

    扭头一瞧万全就在旁边,庄明誉登时收敛了许多,将扇子收好,颔首笑道:“万管事也在。”

    待到两人十分客套的寒暄了几句,郦南溪再次向万全道谢后就和万全道了别,上马随庄明誉往马车处行去。

    在庄明誉絮絮叨叨的声音里,郦南溪却在想着之前的事情。如今既是不在那宅子里了,她说话也就放松了些。

    叫了声“表哥”后,郦南溪抱了万分之一的希望,期盼的问道:“这家的主人如今不在这里吗”

    “不在。”庄明誉答的十分肯定,“万管事说他不在,他应当就是不在了。”

    郦南溪暗暗松了口气。

    只是还没等她完全放下心来,便听庄明誉又道:“说起来,万全可是一直都跟着他主子的,真是难得见到他丢下主子一个人过来。”

    郦南溪还没完全落下去的心瞬间就提了起来。

    那个男人太过耀目,这天底下也没几个人能给人那般强烈的冲击感。

    偏偏这处的主人又不请人进这宅邸

    郦南溪忍不住向庄明誉求证:“那人有多高”

    “谁”庄明誉愣了下后方才反应过来郦南溪说的是那宅邸的主人,当即想也不想就说道:“很高。”说着他就比量了个长度:“比我高了那么多。”

    庄明誉已经算是高的了。比他还要高上那么一截

    郦南溪心里已经有了答案,顿时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煞是精彩。

    庄明誉在那边就身高问题絮叨了半晌后,没听到郦南溪接话,就朝她望了过来。发现她怔愣愣的不知道在想什么,神情半是痛苦半是纠结,忍不住问道:“西西你怎么了”

    “没什么。”郦南溪扶着额低吟一声,“就是做了一件不太好的事情后有些心虚。”

    庄明誉再三追问是怎么回事。郦南溪就是口闭的死紧,怎么也不肯说。

    回到马车边后,郦南溪已经拿定了主意。

    她从车上拿下了一些自己做的干花和一个白玉碗,随即矮下身子,将旁边的雪堆拨开,用随车带着的小花锄从地上挖了一些的泥,放到玉碗中。又将那些带着枝子的干花仔细插到碗中泥土里。干花有些发平,不似鲜花那般凹凸有致。郦南溪就将它们高低正侧的交错插下。

    而后她又从自己的荷包里拿出了一方丝帕。打开丝帕,是她刚刚在院中摘下的青草。她将青草小心的点缀在了干花旁,再四顾看了看,用指尖捏了些碎雪过来,轻轻洒在了泥土和枝丫间。

    庄明誉怔怔的看着这一幕,再次望向郦南溪的时候,眸中就多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我倒是没听说你插花这样好。”

    用花做插花的他看得多了,单单使了这样的干花来插、还用野草做装饰的,当真是头一次见。

    不过是简简单单的几个干枝罢了,她竟是能从这高低错落间构造出这般的清丽景色,着实难得。如果换上生机盎然的鲜花,怕是要更为惊艳。

    若他没记错的话,家中时常谈及的花艺极高的几个女孩儿里,并未出现过这个小表妹的名字。如今显而易见的是,她的水平,明明比他知道的那些人还要更强一些。

    郦南溪不甚在意的笑了笑,“大家都很厉害,我就不献丑了。”

    世人以插花为甚雅之事,名门贵女无不以插花技艺高超为荣。她不愿搀和到那些争斗之中,但凡此种比赛从未参加过。平日里兴致来了,也不过是做好后送给爹爹娘亲还有兄长们。外人看不到,自然是没甚名声出来的。

    郦南溪将白玉碗拿到庄明誉跟前,“还得麻烦表兄将此物交给万管家,就说”

    她斟酌了下,“就说是我先前多有打扰,送上此物聊表谢意。”

    庄明誉神色复杂的低叹了声,接过郦南溪手里的东西,十分小心慎重的捧在掌心里。

    他刚要迈步而去,忽地想起一事,狐疑的问道:“你是不是在那里做错了什么”

    竟是要动用她平日里不肯轻易展现的花艺来表示谢意

    郦南溪本就心虚,听了庄明誉的话后顿时心里一颤。她哪里想得到看起来大大咧咧的庄明誉会这样心细。

    郦南溪努力让自己的目光丝毫都不闪烁,语气平静的说道:“没什么。只是想表达一下感谢罢了。”

    庄明誉想想,她一个姑娘家,又是在万全的“看管”下,能捞着做什么定然是他多虑了。

    庄明誉哈哈一笑,走了几步,还是有些不放心,回头望向雪中的女孩儿再指指手中之物,“那这碗”

    郦南溪明白他的顾虑,莞尔道:“前些日子回京路上遇到,看着喜欢,顺手买的。并不是我平日所用。”

    庄明誉这才彻底放心下来,轻轻颔首,大跨着步子朝里行去。

    万全回到竹林后的屋子时,拍去了身上的雪花,这才迈步而入。

    一进屋内,便见靠墙的梨花木矮几上搁着一把伞。伞面儿不同于寻常店里卖的那些,而是绘了秋兰和绿梅,很是别致。

    万全将伞拿起,走到花架旁的桌边。

    桌案前的男子正执笔写字。他身材很是高大,小小的笔杆捏在他修长有力的手中,显得异常细小。

    万全瞅了一眼纸上的字,是行书并非草书,可见这位爷此刻心情还算不错,便将伞搁到了桌子上,“这是郦七姑娘遗下的。”

    重廷川扫了一眼那漂亮的小伞,笔下不停,“之前你已将它捡起。”

    万全明白重廷川的意思。刚才他过去寻郦南溪的时候,本就可以带了伞过去。但他并未这样做。

    “爷。太太说了,一定是郦家。必然是郦家。”万全低声道。

    啪的一声重响打断了他的话。

    重廷川将笔拍在了桌上,直起身子,居高临下的看着万全,冷冷说道:“还回去。即刻。”

    万全的身子躬了躬,“爷,之前在庄子里帮了九爷的,也是郦七姑娘。”

    “竟是她”这倒是出乎重廷川的意料了。

    万全跟了他十几年,他虽未开口,万全已然知晓他的意思,“七姑娘一直跟着郦四老爷在江南,哪里认得九爷想必帮九爷也是出于善心。”

    “嗯。”重廷川应了一句后,只一瞬,复又沉沉说道:“还回去。”

    语气很重,声调很冷。

    不容置疑。

    万全这便知晓,事情不容转圜了。只得叹一口气,拿了那伞交给壮汉,让壮汉出门看看还能赶上郦家马车不。

    谁料壮汉去的快回的也快。而且,手里还拿了个插了花的白玉碗。

    这上面插着的小花着实惹人喜爱。不是什么名贵的品种,而且还是干花。但是交错的在这泥土里立着,很有些生动的意趣。

    土上有着星星点点的水渍。想必之前应当是雪吧。只是不知是天上落下的,还是用手轻轻洒下的

    不过,最打动人的,却是那一株小草。

    万全看着这白玉碗,左右拿不定主意。最终还是叹了口气,谨慎的捧着走回了屋子里,将事情禀与重廷川。

    重廷川凝视着纸笔,左手随意的抬了抬,指向旁边的纸篓。

    那纸篓是装废品用的。

    他的意思,显而易见。

    万全有心想劝,刚开了个头,就被重廷川抬手止了。万全只得一步步挪向纸篓,走到篓旁将其抛下。

    谁知白玉碗在空中直直落下后并未进到篓中,反倒在将要入内的刹那被截了去。

    万全抬头望向忽然探手而来的重廷川。

    重廷川并不理会。

    他自顾自直起身来,将白玉碗搁在掌心。又抬起修长有力的手指,拨弄着那一株小草。

    因着是在不合时宜的季节长大,小草很细嫩,很脆弱。但,正是因为太细、太嫩,反而呈现出不同寻常的青嫩葱绿。娇小而又可爱。

    “这是什么草”重廷川淡淡问道。

    万全躬身回道:“爷,这是最常见的野草。”

    “野草。”重廷川微不可闻的嗤了声,“这样的鬼天气,名花活不成,它反而好好的。倒是有趣。”

    语毕,他扬起手来,将白玉碗随手一抛。

    空中划过一道白光。玉碗在他的桌案边只晃了一晃便稳稳的立住了。

    “就先留着罢。”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