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武将宠妻手簿 > 第六章

第六章

作者:子醉今迷
    郦南溪本以为庄明誉会带了她去看什么了不得的东西,没想到是郊野里的几丛野果。

    红色的果子不过小拇指指甲那么大,成串的挂在有些发暗发枯的枝丫上,甚是娇艳可爱。

    “你别看它小小的,吃到嘴里甜甜的,十分可口。”庄明誉小心翼翼的摘了几串给郦南溪,“你尝尝看。”

    郦南溪有些迟疑,“若真好吃,哪里能留得到现在”早就被周围的人给摘光了。

    说到这个,庄明誉有些得意,顺势抽出了扇子。在郦南溪凉凉的扫了一眼折扇后,他又讪讪然的将扇子收了起来,“我先前瞅着它不错,和人打听了说能吃,就跟他们说了你回来的大概时间,让他们提早留着。”

    旁边的张娘子也附和道:“表少爷一早就跟我们说了的。这已经是结的第二茬果子了,待到下雪,这些果子怕是都要冻落。姑娘不如全摘下来拿着吧。”

    她是张庄头之妻,在这里生活了许多年,庄子上的事情都是她们夫妻俩在负责打点。听她这样说,郦南溪点了头,金盏就跑上前去要摘果子。

    庄明誉探手将金盏挡了,让郦南溪摊开手帕,他亲手将那一串串的红果轻轻拿下来搁在郦南溪的帕子上。

    秋英给郦南溪洗果子的时候,之前送少年从后门出去的洪管事已经折了回来。郦南溪看庄明誉凑到井边盯着秋英去洗果子了,便把管事还有和他一前一后进了院子的张庄头都叫进了屋,问道:“已经知晓他是怎么进来的了”

    “那位公子说了,”见了郦南溪对少年的态度后,洪管事也不再一口一个蟊贼的叫着了,已经改了称呼,“他是看着四周无人的时候进来,走了半晌后看到有吃食,便拿了一些来用。”

    因着郦南溪并未对他太过苛责,少年愧疚下,就将自己先前的做法一五一十的道来。如今郦南溪问起,洪管事便如实的详细讲给她听。就连当时是哪一处的门进来的、走了哪条路到了厨房,都详详细细清清楚楚。

    郦南溪思量了下,问张庄头,“洪管事说的这处门,是谁负责守着的”

    庄子里占地广,很多路上都没有人,那少年避着人走倒是一时半会儿的不容易被人发现。

    最关键的便是守门之人。

    那少年温文尔雅,虽然饿极了寻食物,但他显然并无任何这类的经验。这样的都能混到庄子里面偷拿到东西,只能说守卫之人太过不用心了。

    张庄头道:“李把式。原先是庄子里的护卫,后来伤了左胳膊,就调了他去守偏门。”

    “当时是何事伤了左臂”郦南溪问道。母亲将庄子里的人事与她梳理了一遍,并未提过类似的事情。

    提起这事儿,张庄头的眉头拧得死紧,平日里十分洪亮的声音此刻却很是低沉,说话也是有点含糊不清:“醉酒后与人打架。”

    郦南溪刚才与那少年周旋完就跟着庄明誉去摘果子,这时候才刚能歇息会儿,就捧了茶盏来喝。抿了一口后道:“具体说说看。”

    张庄头看瞒她不过,就将那李把式怎么与人起了争执然后借着酒意把人给打说了出来。

    其实这事儿若是主家留了意,他就算想遮掩也是不能。只因那李把式把事情闹得颇大,是他先挑起了事端不说,还把对方打了个昏迷不醒。

    郦南溪端着的茶盏慢慢放回了桌上,问洪管事:“这个李把式后来做的如何。”

    洪管事看着地面说道:“不佳。后来也时常有酗酒闹事之举。”

    郦南溪便笑了。

    她望向张庄头,“我若没记错的话,这里的人事任命,母亲是交给了张庄头你的。母亲还说,你跟了她多年,最是可信不过。”

    张庄头垂首不语,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你这是何意”郦南溪身子稍稍前倾,紧盯着他,“不过,我倒是想知道,李把式那样的人,张庄头竟然还放心让他去帮我们守门”

    “他上有老下有小,就靠他一个人挣钱吃饭,他若是丢了差事,就、就”

    在郦南溪洞若观火的注视下,张庄头自己说着说着,就也接不下去了。

    “很好。为了不让他丢差事,你就能将庄子的安全抛诸脑后。”郦南溪吩咐洪管事:“罚张庄头一个月银钱。让那李把式往后都莫要来了,即刻就走。”

    张庄头改了姿势,跪坐在自己双腿上,双手抠紧了衣裳的边角。

    郦南溪看了他一眼,淡淡问道:“可是不服气后悔将那位公子偷来之事告诉我了”又问:“你是否认为,若此事你不说,便没了今日李把式被赶走、你被责问的这一遭了”

    张庄头没料到被她猜中了心思,飞快的看了她一眼,又赶紧垂下头。

    郦南溪心中了然,将手搭在了椅子扶手上,沉声道:“因着你将这事儿如实禀与我,所以我只遣走了李把式一人。若我来了这里你却将这事儿瞒下来不报,那么走的就不仅仅是他自己了。”

    还有你。

    洪管事在旁接道:“幸好将事情告诉了姑娘。那位公子若在你我手上出了事,恐怕赔上一家子的性命都不够。”

    张庄头忽地心头一跳,调整了下跪着的姿势,稍稍恭敬了些。

    郦南溪沉吟片刻,“我且问你,你与他有何关系”复又道:“莫要糊弄了去。若我想查,必然能够查出。”

    张庄头没想到她会这么说。想想郦家,想想庄家,确实是能够查的容易。

    他本想着不过是庄子上的一个小小职务罢了,主家哪里会注意的到谁料到就到了如今的田地。

    事已至此,他只得硬着头皮道:“他妻舅与我妻舅曾在一个师父手下学手艺。”

    许久,都没听到姑娘的只言片语。

    他脊背泛起了一层冷汗,沉吟片刻后,叩头说道:“小的再也不敢了。请姑娘开恩。”

    回答他的依然是沉默与静寂。

    张庄头把心一横,重重叩了三个响头,“下次再也不会出现这种事情了。若再犯,姑娘只管把小的丢出去不,把小的一家都丢出去”

    看他这次说的诚恳,郦南溪的脸色这才稍微和缓了些。

    她示意洪管事把张庄头扶起来,“往后行事的时候警醒着点。想清楚了你来是做什么的,一定要记住,你究竟是因了什么能够待在这里。”

    说罢,她又一字字清晰地道:“这里不缺人。尤其不缺可靠之人。”你若做不好,再另寻了旁人来做就是。

    张庄头讷讷的连声应下。

    他出屋的时候,和守在门边的张娘子擦肩而过。

    张娘子之前与秋英一道去帮忙洗果子了。洗好之后发现屋里有事,庄明誉就拦了秋英和张娘子,一起等在外头。

    刚才张娘子隐隐约约听见说起有什么“偷儿”,见张庄头出屋,就问:“什么被偷了”

    张庄头瞪了她一眼,“两斤猪肉。”扭头就走。再也没和她多说一句。

    张娘子看庄明誉和秋英都进屋了,就也跟了进去。

    郦南溪刚才经了那一场,嗓子有些发干,吃些果子刚好润润喉咙。见这果子甜甜润润的确实可口,就问是什么名字。

    张娘子先前看到郦南溪对张庄头发怒那一幕,对她已经生出了些敬畏心。再想方才张庄头出来后的模样,张娘子之前挺直的脊背就躬了下来,说道:“这些不过是野果子,没有正儿八经的名字,我们都叫红果”

    郦南溪微微颔首,让秋英将剩下的果子都装了起来,再饮了一盏茶,这便往外头去查看了。

    庄明誉不时的抬眼看看她,缀在后头不紧不慢的跟着。

    两人在这里稍作停留后,便去往了下一处的庄子。

    他们紧赶慢赶,待到这几处都逛完也足足花费了三日的时间。第四日清晨才坐车赶回京城。

    回去的路上,郦南溪静静想着这三天里遇到的各种各样的事情,唇角紧抿。

    这几个庄子里,或多或少的都有些问题存在。但是最大的问题在于,管事和庄头的权利过大。

    比如第一处到的那个庄子。

    洪管事倒是个不错的。但张庄头就不同了。张庄头已经习惯于将权力握在手里,他觉得仆从的调派就该是他来做主。那时郦南溪不过是遣走了个不认真做事的人罢了,有理有据之下,张庄头竟然会质疑郦南溪这样做不对,甚至帮那个做错了事的人来说话。

    至于其他庄子,有的这种情况还要更严重点。管事与庄头沆瀣一气对主家进行欺瞒,在仆从的任命还有银钱上都动了手脚。

    这些人敢这样肆意妄为,不过是因为她们四房人远在江南管不了京城这边。多年来,庄氏都将这些事情交给他们全权处置,时日久了,他们便觉得那本就是属于他们特有的权利。

    郦南溪将这些事情一桩桩一件件思量清楚,打算回去后将这些事儿告诉母亲,由母亲来敲打敲打他们,看看哪个得用哪个不得用,再做定夺。

    正兀自想的出神,忽然马车壁上响起了轻叩声。

    郦南溪撩开车帘往外看,不待庄明誉开口,她已然发现了端倪。

    “咦下雪了”

    郦南溪探手出去,伸指接住几个细小的雪花。

    “嗯。”庄明誉也用折扇接了一些,看着那些雪花慢慢融化,他惊奇道:“早上你和我说要赶紧走,说天已经开始阴了,我还想着不急。没料到这还没多久,就已经”

    咣当一声巨响,唬的庄明誉手一抖,折扇差点脱手。

    他赶忙将折扇收起放好,扭头一看,先前和他的骏马并排而行的郦南溪的马车,此刻已经落后了许多。再仔细瞧瞧,呵,马车歪了一个角。那右后边的轮子,凹进去了

    庄明誉翻身下马,急急走过去,“怎么回事出什么事了”

    郦南溪也抱着手炉走了下来。

    “车轮坏了。”车夫下车查看过后说道:“先前一直无事。不知是不是在庄子里出了什么岔子。”

    他说的比较含蓄,但郦南溪和庄明誉都明白他的意思。

    他们离开京城前可是仔细查看过的,车子从上到下从里到外都很妥帖。那么现在突然出了状况,或许就是在最后查看的那个庄子上有人动了手脚。

    庄明誉狠踹了地,恼道:“那些人”说着就翻身上马,“我回去找他们去”

    郦南溪赶紧叫住他,“表哥即便找了回去,又能如何天气这样差,倒不如先回京再说。而且,说不定动手之人就是想多拖住我们几日。若真折返回去,雪再下大回不了京,可就真的如了他们的愿了。”

    庄明誉认真听着郦南溪说的每一个字,最后甩开马鞭下了马,重叹口气问车夫:“还能修好么”

    “能是能。”车夫抬头看了看天,“就是得花上一两个时辰。”

    这个时候雪已经下的大了起来,雪花三四个粘成一团,落在掌心要稍滞一滞方才会化为水珠。这样至冷的天气下,一两个时辰可是很难熬的。更何况他们还要赶回京城去,加起来可是不短的一段时间。

    旁人也就罢了。郦南溪这个从小娇养着长大的小姑娘,必然会冻坏。

    庄明誉朝某处遥遥的望了一眼。

    透过树林的间隙,隐约可见不远处有青砖红瓦。

    那里有一处宅子。方圆几里地内,仅仅只有这一个宅院。不过那里长年空置,没多少人知道它归谁所有。

    可巧的是,因着父亲的关系,庄明誉刚好知道那宅邸的主人是谁。认真算起来,他和那人也称得上是有点交情了。但他不知道凭着这点儿交情,能不能说动对方守宅的老仆,同意暂借那里来避雪。

    毕竟此人的脾气是出了名的坏。连带着他手底下的人,也都极其难说话。

    庄明誉拿不定主意,前后左右的来回踱了几圈。最后他看着郦南溪冻得通红的脸颊,终是下定决心,复又翻身上马,与郦南溪道:“你稍等我会儿,我很快就会回来。”

    语毕,不待她回答,他已策马扬鞭而去。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