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重生之不嫁英雄 > 第二百七十二章、事后

第二百七十二章、事后

作者:西林葳蕤
    历天明脸微微往上仰,好像这样就能把心里的悲伤和无奈给抑制住。& {}.{}{}.{}

    “每个月的赡养费和四年一次的探亲假回去看看她,我,暂时也只能做到这些了。”能做到这样就很不错了,张司令也不再多话。

    这近乎一场闹剧在司令部,军区订定历天明是英雄,并没有不孝顺的观点中落幕了。

    而郭秀丽提出的让儿子离婚,参谋长亲自出面,向她证实了,盛瑶不仅精神有问题,她还是个犯人的事实。

    郭秀丽觉得,好像别人都在笑话她一样,她就是一个笑柄,迫不及待的跟着二儿子回了老家,连刚出生的孙子都没提出去看。

    历天晨抽出点时间去跟大嫂陪了礼,看望了几个孩子,也陪着母亲一起回去了。

    留下的只有小妹历翠霞。

    几年单独的生活让她变的坚强而又独立,再不是之前跟着她身旁的那个安静的小姑娘了。

    “嫂子,你别生气,跟他们生气不值得。”她抱着孩子,面对大姐和表姐的两张冷脸,有些不自在的说:“我妈就是糊涂,再加上唐玉芬的兴风作浪,没个好。你就看吧,将来还不知道咋样呢”

    “我不生气,她是啥样人,这些年我都不稀得品了。反正,只要是我,那就准是不好。我就是不明白,我的孩子,可是她亲生的孙子孙女,她就这么看不得他们的好非得戳股你哥和我离了婚,对她又有啥好处”

    说是不生气,可说着说着,声音还是不由自主的提高了,她自嘲的笑了笑,“算了,小霞,我也不是冲你,我就是心里不好受。人家说,人心换人心,我没换来,以前、现在,估计以后也是白扯。亏得这次给了我一个公正的评价,还我一份清白,要不然,我还哪有脸面对这些流言蜚语啊,连自己的婆婆都吵着让我下堂,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做了啥十恶不赦的坏事了呢”

    “算了,别说她了,她就是个糊涂人,你啊,以后就带着孩子,就当没这头老人就是了。”张雅兰快言快语,好像没看到历翠霞那尴尬劲,“你的事解决了,我和你大姐也得回去了,这出来这老些天,家里事多着呢。”

    正好历天明进来,问:“要回去再呆两天呗,正好和小霞出去转转,来一趟怪不容易的。”

    “不用了,家里一大摊子事儿呢,等以后的,等以后我领着孩子专门来一趟玩玩。”

    郑慧君也表示要走,历天明只好去火车站帮她们买票。当天的票没有了,买了第二天的。郑慧雅不舍得二人,可也知道,家里的事,单位的事挺多的,这年代不像几十年后,大家想开了,条件她好,内退了到处去走到处去看。

    现在她们在家里都要伺候老的小的,哪有时间出来玩啊

    她让历天明去买了好酒,给大姨夫带回去,又买了吃的用的,给孩子们的,给大姨和郑慧君婆婆的布料。总之,二人拿来了多少,就又带回去了多少。

    郑慧雅拿了五百块钱,让她给爹娘捎回去,“小娴要结婚了,这钱,给她买件新衣服。”

    “这钱都快能买个大衣柜了,啥衣服这么值钱”郑慧君不肯要,“你四个孩子呢,不过日子了就这么大手大脚的,给她拿一百块就不少了。”

    “姐,拿着吧,我现在不是过的还行嘛,要是没有,我也不能让你拿这些。”她心里觉得,人一辈子就结一次婚,当然,几十年后当婚姻当儿戏的时代她也经历过,但是很不是赞同。女人就应该在结婚这天,打扮的漂漂亮亮的。

    郑慧君想了想,给她退回去二百,“这三百块钱就不少了,咱们那,很多人家三百块钱能操办一场婚礼了,真用不了这么多,将来还有四个呢,你跟国庆关系又好,他将来也指定不能回家里那头了,还不都得你来操持,那花的钱不能少了。”

    说到这儿,她停了一下,小心的看着外面和孩子们玩的小霞,“还有这个,也是跟着你的,你能掏少了这些钱不少了,你啊,得学着点过日子,这将来你的负担重着呢”

    “我知道了大姐,你放心吧,我可会挣钱了,要不然,我能得这些荣誉嘛”

    郑慧君已经知道了她这些年做的这些大事,都为她高兴,“我妹妹长大了出息了。”

    她翻了个白眼,“姐,我都四个孩子的娘了,能不大吗”

    张雅兰说:“也就你姐还把你当个孩子看,你啊,听着点吧”

    郑慧雅同样给她拿了五百块钱,说是给大姨的,她推辞不要,她还不乐意了,说是给大姨的你不要个什么劲

    这些年,郑慧雅每到年前都会邮钱给大姨,三百五百不定,张雅兰也就收下了,反正这人情也说不准谁欠谁了,用郑慧雅的话:“我现在有,一家人分这么清干什么等我没有了,你们还能不管我,饿着我不成”

    郑慧雅又想起一事,“是不是又快到了承包到户的时候了姐,你跟咱爹说说,到时候,承包几座山,种种果树,养养鸡,猪啥的,一年不少挣,我们还能吃到些没有化肥的菜。”

    张雅兰笑她,“人家都说上了化肥的菜长的好,鲜灵,你可倒好,正好跟人家反着来。”

    是啊,这年代不就这样,等到全国人民再也吃不着没有污染的米粮菜肉,又开始想方设法的无污染无公害了。

    “姐,你让大姨也承包吧,到时候给你和我哥一人分一座,树苗也可以卖钱,当给孩子存钱了。”不过刚开始每年种树苗的钱也不少。

    张雅兰才不上她当,“那山不得打理啊,你大姨他们年纪大了,我和你哥他们哪有那心思和时间。再说了,那山上不种树,那些破榛柴棵子能值多少钱啊”

    “是啊,就是没有人管,要是有人管,这将来可值大钱。”她喃喃说着,摆了摆手,不去想那些。

    大姐和张雅兰走了,历翠霞也没呆几天就回去了,倒是老姨那些人,在历天明战友的带领下,来了一次全免费的旅游。

    老姨跟郑慧雅说:“这回我算把你妈给得罪透了,不过我不后悔,回去我还得说她,这么大岁数了不好好的过日子,瞎得瑟啥啊以后,她的事你们不用管了,老二两口子不是能吗,让他们管去”

    其实,郭秀丽和老二一起住,老二两口子一分钱不用掏,儿女们给的钱存了一半不让动,可另一半加上她自己的工资,这可是不少的数目,都添到老二一家身上了。

    老姨是怕她生气,先骂了她姐一顿,话音又一转,“不过,她老了,将来动不了的那天,老二两口子要是不孝,老大媳妇,你是个好的,别跟她一般见识,看到她生了天明的份上也别不管她,给她口吃的,让她有个避雨的地方就行啊”

    说的这么可怜,不过是知道唐玉芬夫妻二人靠不住,想让她给老人养老罢了。

    她没说话,她觉得,要真有那一天,老人无依无靠,她不可能看着不管。可那种可能性几乎为零,只要跟老人在一起一天,就有钱可拿,老二两口子是傻的才会把老人赶出去。

    老姨看她不说话,叹了口气,站起来哮呶,“我们这些老不死的,都是些惹人烦的,算了算了,也不是我的事,我管那么多干啥呢”

    郑慧雅听着哭笑不得,不过老姨这些年对她还不错,每年多和都会给她邮些家里山上的特产,不管多少是个心意,她也没忘了老人,每年邮些吃的用的,过年邮点钱回去,倒比自己的亲婆婆处的还要好些。

    “老姨,我知道了,这事,到那时候再说,总不能让老人在大街上流浪就是了。”她很不能理解老姨的想法,老二两口子真猪油蒙了心不管老人,那她还有好几个儿女呢,哪个也不可能看着不管啊

    老姨这是担心什么呢。

    老家来人都走了,家里又恢复了宁静,没几天她出了月子,指挥着历天明把家里好好的清理了一遍。

    “一进屋一股味,我觉得自己都要馊了,这回可得好好的洗一洗。”她嘀咕着,把孩子们都打发到楼下去玩,自己给老小喂奶,“哎,你发没发现,小四可乐意笑了,一点都不爱哭。”

    历天明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那白皙的胸前,心不在焉的嗯了一声,喉结上下不住的滚动,“媳妇,你出了月子,咱们是不是就能那啥了”

    郑慧雅没发现他那眼神,正看着儿子心里美呢,“不过,这小子可不能把他惯坏了,要是惯成纨绔可就后悔不迭了。”她刚说完就听到历天明说的“那啥了”,愣了愣抬头问:“啥啥那啥了我没听清你再说一遍”

    她其实是很认真的,真没听清,这边说着话,那边男人说着话,同时说能听清见鬼了。

    不过,这问话在历天明听来,就有些责问的意味了,“你这脾气可越来越大了。”他嘟呶一句,接着凑过去,把吃一会正眯着眼睛睡觉的小四往外推了推,含糊的说:“那啥你说那啥就那啥呗”

    郑慧雅被他这一刺激,忍不住嗯哼了一声,小四嘴里含着的没了,哇的哭起来,闭着眼睛到处寻摸,郑慧雅忙把男人推开,嗔道:“干啥呀,这么大的人了还和我儿子抢口粮,丢不丢人”

    那声音,软绵绵的,一点力度都没有,反倒像是撒娇。

    历天明摸了把鼻子,“完了,流鼻血了,可丢大发人了。”说着转身去找纸擦。

    郑慧雅忍不住哈哈笑起来,这男人,真能搞事,哪有一点鼻血,不过她心里还是有些美滋滋的。

    她生了四个孩子了,虽然不到三十岁,可是跟外面的小姑娘比,不再鲜亮,她心里偶尔也是有些介意的。

    最起码这身材是再也恢复不了啦。

    她却不知道,她那前突后撅的身材可让不少女人羡慕呢

    就是历天明,摸着也觉得手感更好,心里可是很得意呢年轻有为,妻子漂亮,儿女成群,这些都可以让别人羡慕嫉妒恨的他都有了。

    他知道,张司令这次不遗余力的帮他正名,就代表着,他其实还要更进一步。

    晚上,郑慧雅和他商量,“你想好名字了没有,总不能小四小四的,连个大名都没有吧”

    历天明摸着下巴,一脸深沉状,“我想好了,就怕你不同意,这个孩子,得的不容易,就叫以全吧”得以保全,怎么样,他想的好名字吧

    郑慧雅皱着眉头,不乐意了,“那三个名字多好听,这个怎么这个难听以全,土死了,不要。”

    历天明直嘶嘶,“你这个女人,哪土了,哪土了这名字多好就知道你不同意,我不管了,还是你起吧”

    郑慧雅想了想,嘟着嘴说:“我不管,反正你得给孩子起个好听的名字。”

    历天明皱着眉,“我觉得以全多好啊,又好听又顺口,你不乐意那我就没办法了。”

    郑慧雅怒了,一脚朝他踢去,“想不出来上那屋睡去,不准爬我的床。”

    历天明捉着她的脚,握着到自己鼻子边,使劲的闻了闻,“挺香不臭”

    她脸腾地一下子红了。

    结婚快十年了,四个孩子的母亲,可真是老夫老妻了,可是男人耍起流氓来不是让人吃不消。

    她忙往回缩,雪白脚丫子都变的粉嘟嘟,圆润小巧的脚趾头,那美好无一不在邀请着他一亲芳泽。

    而他,就真的亲了上去。

    郑慧雅羞的脸都能滴下血来,不住的往回缩脚趾,“别,别,臭”

    “不臭,香着呢”他头微低,眼睛却往上瞅,那眼神深情,又带着点欲望,让她看的微怔。

    “慧雅”他趁她发愣的时候扑了上去,“又大了,一只手都快握不住了。”

    听着他嘀咕声,感受着他手下不停的动作,郑慧雅只觉自己飘上了天空,四处不着地,空落落的,想要抓紧,抓紧

    <dt>西林葳蕤说<dt>

    感谢所有支持西林的亲们,谢谢大家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