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重生之不嫁英雄 > 第七十八章、醉酒

第七十八章、醉酒

作者:西林葳蕤
    历天明有些心虚,他过完元宵节回去正好假期结束,之前想回去,也是惦记着部队。不过这话可不能再说了,之前说了,二人的亲事差一点黄了。要不是当时的情形,逼着媳妇不得不嫁,他还真未必能娶得到佳人!

    “没事,我假期没结束呢。”怕她盘问,忙转了话题,“晚上我叫几个朋友来家吃饭,你看着弄几个菜。”

    “知道了,没看那鸡我昨天晚上就拿回来了嘛!”郑慧雅琢磨起菜式来,也没空理他,他跟她商量,“要不你陪我走一趟?反正你在家也没事干。”

    去姚家?她才不去呢,没看那姚桂珍都不拿正眼瞅她,那一双眼睛,光盯着他看了。也不知道这男人是真迟钝没看出来啊还是故作不知,好享受这种爱慕的眼神。

    这么一想,心底的那种酸意又冒了出来,“你快些去问了赶紧办完利索,大过年的成天让人家跟前哭哭蹄蹄的闹不闹心啊……”

    历天明道:“我这就去。”想了想又没忍住,以自觉很温和的语气道:“这大过年的是挺不让人消停的,不过,她也是怪可怜的,估计也实在是没人求了,要不然也不能找到我这儿来……”

    郑慧雅的心里不好受,这是啥意思,嫌我没同情心?可怪谁呢,那么明显显的柔弱女人往自家男人面前一站,谁看了都得闹心。“我知道,我就是这么说说。你快去吧,我还要准备晚上的菜呢。”

    历天明看她神色淡淡的,猜不出来她是不是生气了,忙陪笑,“晚上的不着急,不着急。那我先去了。”

    等他离开,郑慧雅才长出一口闷气,算了,看在他平日表现尚可的份上,就不跟他计较了。她觉得,得给自己打点事做,人忙起来,哪那么多的乱七八糟的心思啊!

    从结婚到现在,吃了几顿小鸡炖蘑菇了,虽然好吃,可架不住天天吃啊!这时候的老百姓,也不会别的做法啊,大多数的菜都是炖菜,她就想做点花样出来。

    干脆做烧鸡得了。

    前世大家都不太喜欢吃烧鸡了,可她记得,在二千年前,烧鸡可还是挺受欢迎的。还有烤鸡,现在条件不允许,不过烧鸡还是能做的。年前她可在江城买了不少的调料呢。

    说干就干。

    她脑子里想着烧鸡的做法,把调料都准备齐全,刚把鸡腌上,历天明的朋友,那个帮他们租房子的李国庆来了。同行的还有两个人。

    不是说晚上才来的吗?怎么上午就过来了?这么想着,还是热情的把人往屋里让,“快进来,天明出去了,你们先坐,一会他就能回来。”

    三人一看郑慧雅的诧异样,就知道这人误会了。“不了,我们是来送东西的。正好有条水库的大鱼,先拿来,晚上咱们炖了吃。”

    他们知道,历天明这才结婚,手里没啥钱,两口子家里的东西不能多了,这才先过来,拿些食材给他们。

    郑慧雅有些感动,也有些尴尬,扎着手有些不知道该不该接。“看你们,家里有鱼,这鱼你们快拿回去吧,不用的,我们都准备好了。”虽然家里的鱼比较小。

    三人忙摆手,撂下东西就走,“家里还有,这哥几个好容易凑到一起,正好一块喝一盅,就麻烦弟妹给做了。”

    等人走了,郑慧雅翻了翻那装鱼的麻袋,好家伙,足有五六斤重的大胖头鱼。除了鱼,竟然还有一只兔子。不用想,肯定是谁上山套的。兔子没啥肉,不如和小鸡一起做烧兔肉得了。

    中午历天明没回来,她一个人也没啥胃口,就着咸菜把早上的剩粥喝了。直到下午四点多钟,历天明才晃晃悠悠的进了家门。“媳妇——我回来了。”他晃着身子,满身的酒气,瞅着她傻笑,一看就是喝多了。

    郑慧雅正在做菜,这人一天没回来,她本来心里就焦躁,现在还喝多了回来的,她心里的火气再也控制不住,噌噌的窜了上来,朝他吼道:“历天明,你知不知道你今天要请客?你喝成这样,让你朋友们怎么想,啊——”

    她累死累活的这一天是为了什么?

    历天明笑嘻嘻的过来抓她的手,“媳妇,媳妇,别急,别急啊。我没事,没醉,我照样能喝,别担心啊——”

    他越是这副笑嘻嘻不当回事的样子,郑慧雅的火气越大,这人怎么能这样,能不能心里有点数啊!她用力的甩开他的手,也不瞅他,拿了一个碗,里面放上缓好的冻梨给他,“先吃一个解解酒吧!”

    历天明接过,笑嘻嘻的“还是媳妇心疼我。”

    她感到很无力,本不想搭理他,可又不甘心,“你在哪喝了这么多的酒?”

    “噢,在姚桂珍家。”历天明吃着冻梨,老老实实的回答。

    郑慧雅的怒火又上来了,提高了声音,“你在她家呆了一天?”要是敢说是,她就把他撵出去,既然这么喜欢姚家,跟她家过去吧!

    此时的她说不出内心是什么滋味,只知道她要疯了,要她被气了。她的男人跑到别的女人家里,一呆一天还喝的酩酊大醉,怕是早忘了家里还有媳妇,晚上还要请朋友吃饭的事了。

    历天明摆手,“哪能呀,我不是,去找那个姓王的嘛,中午才过去的。”又凑过来,把咬了一半的冻梨往她嘴里送,“媳妇,这个好吃,你也吃点。”

    中午开始喝的,喝到现在,喝成这样子回来了。郑慧雅怔怔的看着他,已经气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历天明还笑呵呵的一个劲的把冻梨往她嘴里塞,“吃啊媳妇,怎么不吃呢?要不我喂你?”好像想出了什么好主意,大口咬了一口,然后充然酒气的嘴凑过来,她这才霍然惊醒,厌恶的把他推到一边,“滚,谁要你喂!”谁知道你那嘴干不干净。

    最后这句她忍了半天才强行憋了回去。

    历天明本就喝多了,摇晃着身体也没站稳,又没提防,被她这狠劲一推一下子往后面倒去。正好,门被人从外面推开,只听“砰”的一声,他的头和木门亲密接触上了。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