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重生之不嫁英雄 > 第七十四章、同学

第七十四章、同学

作者:西林葳蕤
    历天明的朋友很够意思,当即拍板说老二的工作包在他身上,没问题。

    虽然只是去工厂当工人,但这年代也是很不容易的,历天亮很兴奋,差点没抱着他大哥在脸上亲一口了。

    历天明办成这件事,也松了口气,老二也是快结婚的人了,这么成天的吊儿郎当的哪行啊,这回有了工作,他也能认认真真的工作,准备结婚了。

    自从那天和妻子谈过,慧雅说了希望他能在部队上有个好前途,他晚上也认真思索了,决定挣一挣,不为别的,就为了儿女,能有个好的,好的环境,好的将来。所以,他若留在部队,将来,母亲很可能是跟着老二一块生活了。那他就得把老二的工作解决,让他有这个能力来养家。

    跟老二分开,他回去接了妻子,二人去了大姨家。

    郑慧雅这回把桔子分成了两份,这桔子酸,大姨不太喜欢吃,但是来个人待客啥的,这可是个好东西,她就给装了十个,剩下的也就十几个,她还怕不够吃呢!

    她还不忘了告诉历天明,“我拿了十个,大姨留着待个客啥的。”就比拿到你家的多四个,真没多拿。

    历天明无语,点点头,“你姐给的,你做主就行。”算的这个细啊,之前怎么没见她这样?难道,就因为这桔子是她大姐给的?

    二人刚过河南,就听到有人喊历天明,声音很凄苦,带着哭声。这谁啊,大过年的,二人不约而同的回头。

    一个穿着藏蓝色外套,套着土黄色头巾的女人,手里还牵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朝着二人就扑过来了。

    郑慧雅吓一跳,往后一退,站稳才发现历天明站在那不动,那女人扑到他面前,还好控制住了自己,只差一步,就恨不得面对面的贴上了。哭的那个凄惨啊,好像死了人似的,让人听着心里慎得慌。“天,天明,呜呜呜,天明……”只是哭,却不说什么事。

    历天明往后退了一步,和她稍微离开点距离,才皱着眉头看向对方。郑慧雅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有那么一捏捏不舒服,她仔细打量着对方,才发现对方眉目清秀,大约三十岁左右,只是看样子吃了不和苦,脸上带着难以掩藏的沧桑和疲惫。

    那女人不停的哭,拉着的小女孩脸上冻的红通通的,也跟着哭,还不时偷眼瞅一眼二人。她一看也不是个事儿啊,虽然过年的时候,大街上人不太多,可也不是没有啊,那些人看见他们这样,不说围过来,也都是站着看热闹,指指点点的。

    她不悦的拉了拉历天明,“这谁啊?你认识?”不是他以前的女朋友之类的吧!这么想着,心里更不舒服了。

    历天明皱了皱眉,看着她摇头,“不是,是我同学。”不过二人也算一起长大的,关系以前也算不错。当然,是在她结婚前不错。

    怕她多心,又加了一句,“我们很多年没见过了。”从她结婚时就没见过。看这孩子的大小就知道得有七八年的样子了。

    “姚桂珍,别哭了,你这是怎么了?这是你家孩子?挺漂亮的小姑娘。”历天明也觉出这样不妥,赶紧问道。

    姚桂珍止住哭声,抬起头看他,像看一个稀世珍宝,这赤裸裸的目光把郑慧雅恶心够呛,她板着脸大声道:“你这个人怎么回事啊?有什么事就说呗,你这样上来就对着我男人哭,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男人把你怎么地了呢!”

    历天明愣了下,不过他没想那么多,“是啊,出了什么事了?”

    姚桂珍好像这才看到她似的,眼里有惊愕,有不可置信,也有那么一抹快的,若不是郑慧雅一直盯着她根本不会发现的嫉妒和厌恶。她抽噎着,把女儿推上前,“英子,这是你历舅舅,快,叫舅舅。”

    小女孩上前抬头,怯生生的叫了声舅舅。

    历天明点点头,“你女儿很像你。”都是小时候这么怯生生的,胆小的样。

    姚桂珍脸上露出点笑,随即又是愁容满面,“你,你还好吗?”好像她哭了半天就为了问人家一句好不好。

    郑慧雅心里厌烦,冷眼看这男人怎么答复。

    历天明笑了笑,“我很好,这是我妻子。慧雅,这是我同学,姚桂珍,我们已经很多年没见了,真没想到在这能见到你。”磨蹭了这半天,这女人也没说出了什么事,他看着妻子满脸不耐,接着说道:“我们还有事,就先走了。”也没客气说什么去家玩啊之类的话。

    谁知道二人刚转身,姚桂珍又哭上了,一边哭一边打着嗝,“可怜我的英子啊,咱们娘俩这就死了得了,反正也没人可怜咱们……”这声音一点都不像装的,真的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孩子也跟着哭起来,让人听了就伤心。

    二人停下,历天明转身,眉头紧紧的皱着,“姚桂珍,你到底有什么事,痛快点说,我能帮上的一定会帮。你不说话光哭,谁知道怎么回事?”

    姚桂珍听到他话里的不耐烦,打了个嗝,呐呐的低声嘟囔了一句,历天明听的心急,心想这人怎么一点没有上学时的爽利劲,这吞吞吐吐磨磨叽叽的真让人着急。

    姚桂珍连说了两遍,发现他不耐烦才声音放大,羞愧的说道:“孩子他爸,要打死我们娘俩。天明啊,看在咱们一起长大的份上,求你救救我们吧!”

    小女孩很会看眼色,立刻上前抱住他的大腿,哭道:“历舅舅,你救救我们吧,我爸要打死我们呢——”

    原来是家庭暴力,可家庭暴力她不去求工会,求妇连,求街道办事处,求她自己的娘家,干嘛跑来求历天明呢!

    再说,她追来,到底是无意中遇到的,还是……

    无怪她想的多,若只是无意中遇到,也不能大街上就哭喊着让人救命吧,她就不怕丢了面子?

    果然,历天明很为难。

    家暴这事吧,对男人他也很不耻,对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同学,他也很同情,可他还真是没有立场管这事。他既不是她的家人,又多年没来往了。怎么说,这事,也不该由他管。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