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重生之不嫁英雄 > 第七十章、拜年(二)

第七十章、拜年(二)

作者:西林葳蕤
    “一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郭秀丽知道自己妹妹的脾气,叹了口气,想想又忍不住埋怨,“你大嫂也是,这脾气也不咋地,你老姨那么大岁数,说几句就说几句呗,又不能掉块肉下来,至于的嘛!你们几个,平常哪个她少说了?怎么就到了她那,就不行了呢!”

    这话明显偏心,埋怨大嫂不懂事。

    历天晨想说并不是这么回事,想想没吱声。他虽然觉得大嫂人不错,但跟大嫂才认识几天啊,这话就没说出口。倒是历翠霞撇撇嘴,“妈,你也不能这么说。我老姨是没少说我们,那是因为,她是我老姨,我们从出生就认识她,都了解她那个脾气,谁也不能拿她的话当真。要不然,就凭我老姨那火爆脾气,谁能受得了啊!”她脱了鞋上了炕头,“我大嫂,才嫁进来几天啊,人家好心好意的去拜年,她说的那话那么难听,要搁谁,谁也受不了哇!我觉得,大嫂脾气够好的了,要我啊,她算老几啊这么说我,我非得骂一顿不可呢!”

    郭秀丽骂道:“要死啊你,敢这么说你老姨。”

    “看看,大过年的说的啥话啊!”历翠霞马上抓着母亲的话把,“妈,你气糊迷了吧,因为我老姨一个外人,说我大嫂,这可不是好老婆婆。”

    郭秀丽心中一凛。

    她从嫁进历家,没少受老婆婆的气。因为那老太太的偏心,至今她和小叔子一家都不来往。女儿说的对,难道,她受了一辈子的气,也要让自己的儿媳妇跟她似的,也受一辈子气?

    “算了算了,不说那个了。”她决定大度些,把儿媳妇当作女儿看,她看不上老太太,自然不能学她那样。

    却说郑慧雅,前世前半辈子没少受气,为了生存,为了不被人欺负,她才变的厉害。现在,被个所谓的姨婆婆这样说,她心里的火腾地冒了出来:你算哪根葱啊,我又没吃的喝你的,又没嫁你儿子,我不欠你的,凭什么让你这么作践?

    她本来是想回大姨家的,可她不想把自己的坏情绪带给大姨,让大姨跟着操心上火的,想了想决定回自己家。她现在心情不好,脾气比较暴燥,还是回去冷静冷静吧!

    他们腊月三十早上走的时候,炉子里压了一桶煤,晚上,房东又过去帮着添了几块粗木头绊子。所以屋子里并没有冷的呆不了人,她把锅灶点上,炉子点上,不一会,屋子里就暖和过来。

    她越想越气,心里对历天明的怨念又升一级,要不是他非得娶自己,自己又何必受这个气呢!因此,心里给他又记上了一笔。

    她干脆铺上被褥,脱了棉袄棉裤,钻进被窝里睡大觉。前一天晚上,在婆家干活加上没睡好,她还真是又累又困呢!

    没一会,她就睡着了,就连历天明回来,她都没听见。

    这年代,住在平房,大多白天都不插门,有时候出去串门都不锁门。她也一样,睡觉时,只是关上门,并没有在里面插上。其实,就连她自己都没认识到,她心里是觉得如果门在里面插上,历天明回来就进不来了。

    至于人家可以砸门,她给了个影响自己睡觉的理由。

    她优哉游哉的睡着大觉。历天明却满宁县的跑着去找媳妇。这也是因为二人认识时间短,对对方并不是很了解的原因。

    很多夫妻,生活了十几二十年都没了解全部呢,何况连认识到结婚也就半个月的两个人。

    历天明原本就跟妻子说了,要带她去大姨家。所以她一走,他的第一感觉就是她回了大姨家。他走了半个多小时,到了大姨家才发现妻子不在。

    张玉杏看到他很高兴,笑呵呵的问:“你自己?雅啊呢?”想也知道,肯定留在婆家不好出来,不过还是抱着希望问了一句。

    历天明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幸好过年张家人很多,来串门的坐了一屋子,张玉杏也没顾上仔细看。“她没来,我先来给大姨大姨夫拜个年,等初四我再领她来看大姨。”

    “行,那你们初四来,我让你姐夫他们也那天回来,陪你喝点。”张玉杏笑道,“进屋坐会儿,上炕,炕上暖和。”

    历天明忙道:“不了大姨,我还得去亲戚家拜年呢,您也知道,我这好几年没回来,这在家再不去,人家该挑理了。”

    张玉杏很理解的点头,“那我不留你了,你去吧,初四来家,大姨给你炖小鸡。”

    当地有句话:“姑爷进门,小鸡断魂。”就是说姑爷进家门,老丈人家要杀鸡招待。

    张玉杏是真心把郑慧雅当女儿疼的。

    历天明告辞出来,就有些着急了,慧雅没来大姨家能去哪里?她跟她表姐张雅兰关系很好,难道,是去找表姐诉苦去了?他的步伐迈的很大,朝着程志家走去。

    去程志家,经过他租住的那个房子那一片,他脚步顿了顿,想了想还是先回去看一眼,万一,慧雅回家了呢!

    他回去一看,果然,大锁头没在门上,他开门进屋,一股热气扑面而来,这屋子这么暖和,说明她回来很久了。他的心放下一半来,朝屋里喊道:“慧雅?我回来了。”

    他推开里屋门,以为会看到一个气鼓鼓,或是以泪洗面的女人,哪知道,烧的热热的炕上,妻子正蜷缩着,睡的正香呢!

    他的一颗心,彻底放下来了。又有些哭笑不得,他着急上火的在外面找她,生怕她气的哭鼻子,没想到,这人倒是心大,睡起觉来了。

    他想了想,把门插上,也脱了大衣和棉裤,钻进她的被窝里,舒服的搂着她睡起来。

    郑慧雅一觉睡醒,发现自己被人搂的紧紧的。

    她蹙眉,把他推开,哼,我原谅你了吗?你就上来搂我。

    这一动,历天明醒了,看到她气鼓鼓的腮帮子,低头在她额头上印上一吻,轻喃着,“慧雅,你吓坏我了,以后,可别发这么大的脾气了.”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