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重生之不嫁英雄 > 第五十章、家有难念的经

第五十章、家有难念的经

作者:西林葳蕤
    郑慧雅睁开朦胧的双眼,朝外面看了看,然后猛的捂住嘴,推开他第一个窜下车,在路边哇哇的吐起来。

    “小伙子,你媳妇不是有了吧”一个四五十岁的女人道。

    历天明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含糊的道:“她晕车。”说着就紧跟着下了车,也不怕她吐的脏东西溅的到处都是,蹲在她身侧,轻轻拍着她的后背。

    她直觉连胆汁都吐出来了,实在吐无可吐的时候才掏出手绢,连眼泪带鼻涕的擦干净。

    吐出来身体顿觉轻快多了,也不逞强,任由他拉着自己的手往表姐家走。他们得到周一才能去民政局办理结婚登记手续,这会儿自然要去表姐家住着。

    到表姐家门口时,她已经好的跟没事人似的了。人一好,精神了,顿时觉得肚子空空的,这个点才四点,她眼巴巴的看着历天明,“天明,我饿了。”

    她就要嫁给他了,他管她一顿饭不为过吧

    历天明看看暗下来的天,和程家黑黢黢的院子,拉了她往回走,“刚才把肚子里的那点食都吐出去了,能不饿吗走吧,咱们去吃碗馄饨,热呼呼的胃里还舒服些。”

    郑慧雅也有些可惜,中午她可没少吃,老太太饭菜做的实惠又好吃,她在亲姐家可没亏着自己个肚子。可惜,都吐了。

    二人去了国营饭店,宁县是大县,有好几家饭店,这家并不大,里面只有包子、饺子、面条和馄饨,并不供应炒菜。

    历天明点了两碗馄饨,热气腾腾的,里面还放了几个小虾米和一小片紫菜。郑慧雅饿的胃疼,迫不及待的就夹了一筷子先咬了一口,烫的嘶嘶呵呵的,出溜着道:“嗯,挺好吃的,就是馅少了点,要是馅再多点就好了。”

    “快点吃,别烫着。”他只吃了两个就不吃了,把碗推到她跟前,“我中午吃的多,还不饿,你吃吧”刚狼吞虎咽把自己那一碗吃完,连汤都没剩下,喝了个溜干净的郑慧雅抿抿唇,“我吃饱了,你吃吧。”中午吃的再多,现在也下午四点多了,一个身强力壮的大男人,一碗馄饨实在不够吃。

    “听话,吃了。我晚上饿了回家再吃。”她去表姐家也可以吃晚饭的,不过对上他关切的目光,她什么也没说,默默的把那碗也都吃了。

    啊,真暖啊

    也不知道是胃里吃了热呼的东西暖还是心里暖。

    吃完饭送她回表姐家,历天明就直奔帮他做柜子的朋友那里。朋友看到他,招了招手,“回来了,晚上在我这吃吧,咱哥俩喝点。”

    “不用了,我刚下车,还没回家呢。那柜子做的怎么样了我想明天就把屋子收拾好。”

    “还差一点,今晚上我就给你弄出来。明天你过来,我找辆板车,咱俩推过去就是了。”

    历天明听了放心的走了。

    回家,郭秀丽问他,“他们家人怎么样你第一次上门,给你做啥好吃的了”又问:“咱家买这些东西,他们家就没说陪送点啥”

    历天明不想让母亲觉得郑家不好,就仔细的回答了母亲的话,当然,是往好的说。郭秀丽听说郑家很热情,炖了鸡,炖了肉,饭菜准备的很丰盛,满意了。

    不过,“那她出嫁,她家啥表示也没有”

    “不是说好的事了吗。”他不耐烦了,“媳妇都要娶进来了,算计那点东西干什么”说着甩手进屋上炕躺着去了。郭秀丽看他有些累了,也不好再追问,只好跟刚进来的二儿子嘀咕,“你大哥这些年在外面当兵,那脾气是越来越大,我也没问啥呀,他就不愿意听了。”看着二儿子认真倾听状,脸上笑容绽开,回头瞅了眼屋里,低声道:“还是我二儿子好,知道心疼妈。”

    历天亮笑,也压低了声音,“那妈,心疼你的二儿子手里没钱了,给我拿点呗”

    郭秀丽的笑容僵在脸上,看着二儿子那满不在乎的笑容,心里叹了口气,从裤兜里掏出几张毛票,也就能有一块多钱递给他,劝道:“亮子,你这成天的啥也不干也不行啊你哥就要结婚了,结婚以后给咱们家用的钱就少了,你这马上也得结婚了,手里不攒几个,那哪成啊”

    历天亮脸上还是笑,“妈,我连个正式工作都没有,能干啥呀去水泥厂卸水泥还是去砖厂搬砖妈,你不心疼心疼你儿子啊就我这小身板,几天不得压垮了啊”

    郭秀丽看他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抬起胳膊拭了拭眼角,“亮子,我知道你怨妈把那个工作机会给了你大姐。妈这不是没办法了吗你大姐,当临时工才能挣几个钱,老朱家看不起她,她又顾着你们几个,那挣的工资也没花到别人身上”

    “行了妈,别说这些了,我不想听。”历天亮不悦的道,“当初是怎么回事,我也不是傻子,这套嗑糊弄糊开老三他们还行,就别拿来跟我说了。”

    郭秀丽眼圈更红了,看儿子一脸不耐,急着解释道:“我是想等我退了以后让你接班的,没想到,兰子这么几年都不肯等,一点不顾这么多年你们的感情,说分手就分手了”

    历天明冷笑,打断她的话,“妈,你也说了,谁愿意找个没有工作的拖累,有好的干吗不找啊”说着也觉得没趣,转身往外走,“反正我也没工作,娶什么媳妇啊娶了拿什么养我还是打光棍得了。”

    郭秀丽的眼泪终于掉下来了,哽咽着道:“你说这话不是戳妈的心窝子吗”

    历天明在屋里炕上并没睡着,他耳朵灵,外屋的话听的一清二楚。

    听到母亲说只有二儿子疼他时,心里有些苦涩,再往下听,心里的怒气上涌。他就说,说好给老二的工作怎么变成了大姐,当时母亲和大姐还说是老二让出来的,看大姐不容易心疼大姐。

    原来,根本不是自愿的,而且因为这个对象还黄了,怪不得他这么多的怨气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