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重生之不嫁英雄 > 第四十五章、惦记

第四十五章、惦记

作者:西林葳蕤
    历天明前脚出去,后脚张秀花把她叫回东屋,又把闭眼睡觉的丈夫叫起来,“快起来,就知道睡”

    郑连庆不耐烦的挥了挥手,睁开眼看到屋里只有他们仨,这才骨碌坐起来,指了炕沿,满脸高兴的道:“二子,坐,你这回不错,找的这男人一看就比你大姐找的强。不愧是我姑娘”

    郑慧雅听的一头黑线,又对父亲这么说大姐夫有些不悦。

    大姐夫那个人相当不错,有能力,又会为人处事,前世大姐帮助她,大姐夫从来都是支持。大姐工作繁忙,他也从来没有拖过后腿,二人一辈子恩恩爱爱的,让很多对年轻夫妻羡慕。

    “爹,我大姐夫那个人挺好的,对我大姐又好。”她忍不住为大姐夫辩解了一句。

    张秀花在旁边哼道,“好什么好,抠抠索索的。”

    她一听闭了嘴不吱声了。

    大姐因为和她以前一样,对后娘有意见,结婚以后,只是在年节例行性的拿些东西,算不上丰厚,倒是私下里把钱攒了下来,大姐偷着跟她说,等她结婚了,能当家作主的时候把钱给她留着过日子用。

    大姐和大姐夫的出手,对于别人家也算不错了,可对于要求较多的后娘来说,那些东西就显的“抠索”了。

    “老二,你跟你爹说说,他们家条件怎么样,真的只能拿出这些钱来没再给你买啥”张秀花坐到她对面,殷切的问道。

    “问这干啥,介绍信都开了,有钱没钱能咋地那些钱不老少了,这村子里怕是头一份了吧你别不知足了啊别忘了,当初孩子她大姨可是怎么说的”郑连庆不爱听了,警告她道。

    张秀花翻了个白眼,不高兴了,那脸拉的老长,拿起炕梢做的鞋底子,一边纳一边叨叨,“我问问咋了那不是我姑娘啊我白把她养那么大了,问问都不行了我就知道,你们爷们把我当外人,防着呢我为了啥,还不是为了这个家,那钱我拿了能干啥,还不是给你,给你儿子攒着,你儿子也快到娶媳妇的年纪了,你啥啥没有,搁啥娶媳妇让媳妇进来跟你喝西北风啊”

    一说起儿子,郑连庆态度就软化了。

    “行了,我知道你是为了这个家,不过老二出门子这事,你就别管了。咱当爹娘的,没给孩子置办啥东西,人家男方给啥,你也别惦记了。”

    张秀花把手里的鞋底子啪的往炕上一摔,站起来怒道:“我惦记啥了啊郑连庆你说,我跟着你些年,我有啥对不起这两个孩子的让你这么编排我”

    郑慧雅前世看多了二人老了以后跟小孩似的吵嘴架,一点也没意识到自己应该去劝劝。这二人过日子,这一辈子都是这么过来的,他硬气她就柔软,他态度一软她就硬气。一辈子吵吵闹闹的。

    她忘了这是二人年轻的时候了,这时候,二人还不只是叽咯。

    郑连庆平时不管家里的事,但他也有大男子主义。一旦决定的事被置疑,他的暴脾气一上来,就会动手。那可是真打啊

    “你这老娘们瞎吵吵啥怎么就听不懂好赖话呢四六不懂的玩意。”他知道轻重,新姑爷还在呢,可不能当着面给妻子难看,骂了几句就熄了火。

    张秀花了解他,又重新拿起鞋底子,不理他,只是问郑慧雅,“你们结婚后怎么住跟他家里一起住他妈那人好不好相处你可别傻了吧唧的,光知道干活。会来点事,别闷不出的不吱个声,不讨喜”

    这话却是为她好了,只是说出的话不好听。

    郑慧雅也习惯了,把租房的事说了,倒让张秀花对她刮目相看,这个闷不出声的二女儿,啥时候这么有主意了

    她想当然的以为,这是孩子的大姨给出的主意。

    听到那件棉侯和毛线时,她又忍不住眼馋。“那毛线,给你大弟留着吧眼瞅着他初中就要毕业了,到时候让你大姐帮忙,去城里招个工,有个毛衣穿着也好看。他穿的太不好,也能你们姐俩丢脸不是”

    郑慧雅却不上当,“那毛线,在我表姐那呢,我哪有时间织啊,表姐就帮我织了。”她无视了后娘拉着的长脸,继续慢悠悠的说,“再说,人家都说了是给我织衣服的,到结婚时,我没有穿的,难道穿着这件旧棉袄不成那时候,岂不是丢了你和我爹的脸”

    张秀花被她噎了一下,又自知没理,骂道,“你个死丫头,如今翅膀硬了,找了个厉害男人,就不把你爹娘放在眼里了。我为了谁我还不是为了你弟弟为了这个家”

    她一理屈,就把为了这个家为了这个家里的男丁拿出来说嘴。

    郑慧雅也不生气,跟她后娘生气,能把自己气死。

    “我大弟毕业还早着呢,他刚上初中,你就想着他招工的事了,也太早了吧”既想靠着大姐招工,又看不上大姐,挑三挑四的,她觉得,自己真是不明白她的想法。

    “那日子还不快一晃就过去了。”张秀花嘟囔了一句不吱声了,纳了一会鞋底子,看她坐在炕沿边,不禁心烦气躁起来,“你大姐夫晚上不是要上门,你坐这儿干啥,还不赶紧把那鸡杀了收拾出来”

    郑慧雅前世也曾杀过鸡,后来市场丰富了,想吃卖家就会杀了收拾好,根本不用自己动手。现在让她杀鸡秃噜毛,她根本不愿动手。“爹,我不会杀鸡。”前世这时候,家里活她虽然干很多,可这种活是不用她的。

    “你支使孩子干什么我去杀。真是的,想睡个觉都睡不消停。”郑连庆说着坐起身子,往炕下蹭。“我先去大队部打个电话,让老大和她家的一块过来吃饭。”

    从市里,这大风天骑车子过来要一个多小时,郑慧雅心疼大姐,忙拦住他,“爹,这大冷的天,一会儿就黑了,我姐和姐夫晚上来了还得回去,明早还得上班,就别叫他们了。等明天,我和天明去趟市里,领他认识认识就行了。等过年,我们初二初三回来,再全家人一起吃个饭。”

    郑连庆一听是这个理,“也行,就这么办吧老大的孩子太小,这大晚上来来回回的折腾不起。以后再说吧我先杀鸡去。”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