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重生之不嫁英雄 > 第四十章、张秀花

第四十章、张秀花

作者:西林葳蕤
    从东屋炕上传来一个中气十足的咒骂声:“你个死丫头,回来就回来呗,嚎什么嚎,一走就是多少天,你咋不死外边呢”

    郑慧雅听到这骂声,才恍然,这不是前世生活条件好的那几十年,这时候的她,就是个受气包,在家里从来都阴着脸干活干活,除了大姐,跟几个弟弟妹妹也并不亲近。

    她有些尴尬的看了眼历天明,却发现他脸上一闪而逝的不悦。她怔了怔,低声解释道:“是我娘,她脾气不太好,不过人不坏。从来没有冷着饿着我和我姐姐。”

    这话是有感而发,前世这时候恨后娘,认为她是最坏的女人。可经历的多了,才知道,好和坏不是那么容易界定的。

    历天明越发心疼她,没冷着饿着就算好人了,慧雅对于好人的标准介定也太低了些。听到这骂人的声音,他心中先就不悦,这就是后娘,要是亲娘,几天没回来,不得问问好不好之类的,可现在面都没朝着,就先骂上了。

    可他再心里不高兴,也不能表现出来,只是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还不赶紧进来拿了什么好的不知道先给我和你爹尝尝,白养你了。”这么一耽搁,屋里的骂声又响起来了。

    “娘,别骂了,让二姐赶紧进来吧”一个正在变声期的男孩子说了句,又喊道:“二姐,快进屋啊,屋里暖和。”

    郑慧雅朝历天明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朝着屋里大声喊,“爹,娘,来客人了。”

    她走的时候,家里人都知道她是去相亲了。这样一说,就都明白了,是相亲成了,对象来家了。

    “这死丫头,来人也不早说。”这声音比刚才小多了,可是房子小,房门半开着,还是传到了二人的耳朵里。

    接着是踢了扑拉的穿鞋声,先是跑出来两个少年,一个十五六岁,一个岁的模样,长的都很精神,穿着打着补丁的肥大棉袄,正好奇的看着这个客人。

    紧接着是一个个子不高的女人,穿着藏蓝色棉袄,一头齐耳的短发梳的顺顺溜溜的,服贴在耳朵边上。女人也不过四十多岁的样子,长的也不丑,但那双眼睛却很犀利,先是看了眼郑慧雅,接着朝历天明上下打量着,眼里审视和挑剔的意味很浓。

    这是个厉害的女人,难怪能这样骂慧雅。慧雅在这个后娘手底下讨生活,这些年肯定很辛苦这是历天明在见到老太太第一眼的印象。

    这个男人长的挺好的,比老大掌柜的还好,老二这丫头也是个有福的,就是这眼神有些厉害,不讨喜老太太此时不懂什么叫犀利,但她看人是同一种眼神,因此本能的不喜有这种眼神的人。

    “娘,这是我对象,叫历天明,在部队上当兵,是个连长。”郑慧雅介绍道,“天明,这是我娘。”

    “婶子好。我叫历天明。”

    “来了,进屋吧”张秀花语气很淡,又低头骂儿子,“看什么看不知道把那鸡和鱼接过来啊,一点眼力见儿都没有。”扔下这么一句,转身回了屋,上炕推了推倚在炕梢被垛的男人,“别睡了,老二领着她男人回来了。”

    “二姐,领二姐夫进屋吧”大些的男孩走过来接过历天明手里的鸡和鱼,说道,“我去烧水。”

    这孩子挺懂事,特别是那句二姐夫叫的他心花怒放。

    至于张秀花那句老二她男人,他觉得说的特不负责任。当娘的,这女人还没嫁呢就这样说,也不怕万一亲事不成对女儿的名声有损。

    “这是我弟弟叫国庆,我们姊妹中排行老三,男孩中是老大。刚才那个小的是老小,叫国建。”郑慧雅给他介绍,又对老三郑国庆道:“别瞎叫,叫天明哥就行了。”

    郑国庆嘻嘻笑了一声,“天明哥。”那眼神不住的往他身上的挎包上打量。

    别误会,他可不是好奇包里鼓鼓囊囊的都装了些啥,而是眼馋那个军绿色的挎包。历天明拍了拍包问:“喜欢”

    “嗯”他猛点头。

    “喜欢等以后我给你弄一个。”

    “真的”郑国庆脸上满是惊喜,兴历的直点头,“谢谢天明哥。天明哥,我这就去烧水给你沏茶。”家里还有大姐夫拿来的茶叶呢家里没有喝茶的习惯,茶叶都是用来招待客人的。

    二人进了屋,郑家一家之主,郑连庆已经睁开了眼睛,“二丫头回来了你对象小伙子长的挺精神,坐吧”

    历天明不知道为什么,面对张秀花的时候,第一感觉就是不喜,但面对一动没动的郑连庆,竟没来由的生出几分紧张来。

    “郑叔好,我是慧雅的对象,历天明。”他象对待部队首长一样,站的笔挺,大声道。

    炕上除了郑连庆,张秀花,还有她的小弟弟郑国建。

    “好好,这小伙子好,不愧是军人,就是有气势,听这说话,中气足。”老爷子突然赞了起来,一改刚才懒散的样子,坐直了身子,指了炕头道:“脱了鞋上炕坐。”又指挥张秀花,“上回老大拿来的蛋糕不是还有,拿出来,给老二对象吃。”

    张秀花一听就知道,男人这是对老二对象很满意。

    郑慧雅想到前世也是这样,父亲当过兵,因此对于军人有着特殊的感情,对历天明也特别满意。

    历天明也不客气,脱了鞋上炕,农村冬天屋子里冷,请客人脱鞋上炕,这说明没把你当外人。“郑叔,这是我的一点心意,听说你老愿意喝老口,这两瓶玉米香,你老先喝着,等我回了部队上,请人帮忙给你老买两瓶好酒喝。”

    郑连庆更高兴了,“不用不用,我这出大力的老农民,喝这个就行,那好酒,咱享受不了。”

    历天明把包里的糖、蛋糕和罐头往外掏。“这些给婶子和几个弟弟妹妹们吃。”

    郑连庆道:“来就来呗,客气啥,还带啥东西啊”话虽然这样说,还是让张秀花把东西收起来,“拿出一些来给孩子们吃。”

    郑慧雅也往外掏东西,一边掏一边问:“娘,小娴和小静呢怎么没在家”

    “上她姨家了。不光你有姨,她们也有姨”语气很不好,让她听着直发愣。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