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重生之不嫁英雄 > 第三十一章、定下

第三十一章、定下

作者:西林葳蕤
    “大姨”她说着,声音不争气的哽咽起来,“大姨,你怎么才来啊”这绝对不是抱怨,而是跟大姨在撒娇。

    看到老太太,就想起前世她对自己的疼爱,老太太身体健康,她回来时,老太太九十多岁了,除了有些糊涂,身体还是很好的。

    郑慧雅的大姨张玉杏五十五岁了,在农村常年务农,让她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大一些。张玉杏是个健谈的人,为人处事很是周详,生了一儿一女,因为年轻时帮过不少人,有那感恩的,混的比较好的,为了报答她,主动帮她安排了两个孩子的工作。

    这也是为什么张雅兰一个农村姑娘能到县档案馆工作,还嫁给了武装部工作的程志的原因。

    张玉杏只有一个妹妹,就是郑慧雅的母亲张玉莲,姐妹二人的感情很好。妹妹去世后,留下了两个女儿,她每年都要接她们去家里住几天,也是变相的给孩子撑腰,免得孩子受后娘欺负。

    郑慧雅的亲事,就是她催着女儿帮着介绍的。

    “不哭啊不哭啊,大姨这不来了吗雅啊,还难受不咋这么不小心呢,还能掉水里去。幸好命大,没啥事,要不这寒冬腊月的,你要出了事,大姨怎么对得你妈啊”张玉杏说着抹了把泪。

    “大姨,我没事,你看,我好好的,精神着呢”郑慧雅一看把大姨惹哭了,忙安慰她。

    “哎,管咋的没出大事就是万幸。”老太太迟疑着,回头看了眼历天明,小声的趴在她耳边道:“你姐都跟我说了,这小伙我看不错,这事啊,听大姨的,大姨就给你定下了。”

    郑慧雅咬了咬唇,眼角瞟到他关切的眼神落在自己身上,也小声的道:“大姨,这事不急,等他走了咱再唠呗”

    “对对对,看大姨,糊涂了。”她说着就回头,“小历是吧,你看,我们雅啊没事了,这多亏了你,雅兰和我说了这事,你们家是啥态度要是行,找个时间,咱们双方老人坐下来,把事情定了吧”

    历天明眼睛一亮,连连点头,“大姨,我叫历天明。这事啊,我刚回去跟我妈说了,我妈很高兴,一个劲的说好。你老要是同意,我们过几天就上家去行不”

    郑慧雅急的在这边去拉大姨,不是说了不急吗,怎么这就定下了。

    张玉杏拍了拍她的手,笑眯眯的道:“雅啊不急,啊,不急”又对历天明接着说:“那行,那我们就在家等着了。”接着赞道:“雅兰说给我们雅介绍个大十岁的,我还不乐意来着。看到你这人啊,这么有责任心,有担当,是个好小伙子,我啊,就放心了。”夸完历天明就夸自家闺女,“不是我夸口,你眼光好,一眼就看中了我们慧雅,我们雅啊,可是个好姑娘,家里外头,就没有她不能干的活。那种地伐树,赶的上一个壮劳力。家里收拾的利利索索,做饭的也好吃,针线活也好,那鞋,都是她自己做的你娶了她啊,可真是不亏。”又笑眯眯的总结:“我们雅的好处啊,一时半会儿的说不清,等你们结了婚,过日子时间长了,就知道了。”

    张雅兰直想捂脸,老太太这真是下了大力气了,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外甥女是天仙呢

    郑慧雅听着老太太的话,心里也在疑惑:这说的是我原来,我有这么多的优点呢

    只剩自家人了,郑慧雅嘟着嘴埋怨,“大姨,不是说了等他走了咱们再唠吗怎么你这么着急就要把我定给他。”

    张玉杏叹了口气,拍拍她的手,语重心长的劝说,“雅啊,你姐跟我说了,他看好你了,这才约你出去的。不说他还救了你,就这长相,这人品,这么好的人打着灯笼也难找啊”

    “别看大姨把你夸的天花乱坠的,可农村的姑娘,有几个不是这样能干的大姨再觉得你好,可你这农村户口,只是小学毕业,又没个工作,想找个好的就不容易。你不想嫁他,难道你还想再找个农村的受苦受累一辈子”

    “退一步讲,他都亲了你,抱了你了,就算为了救人没办法,可大姨可听说了,他上医院来,跟大夫护士说的,可是你是他对象,而且就要结婚了。”

    “这事,这么多人知道了,马上就会更多人知道,人言可畏啊你要不嫁给他,你这辈子就毁了”

    “听大姨的,这小伙子是你姐夫的战友,都当连长了,他要不好,那组织上能让他当连长吗”老太太把利弊分析给她听,苦口婆心的劝着。

    郑慧雅心里什么都明白。

    可她就是心里咽不下这口气。

    看大姨和表姐的意思,这个人她是嫁定了。不然,这流言蜚语的就能要了她的命。除非,她像有些人一样,什么脸面都不要,豁出去什么都不在乎。

    可她说的狠,真要那么做,只怕做不到。

    她不死心,听她们把他说的这么好,她忍不住反驳,“他说了,我在他心里比不上部队和他的战友呢”

    张玉杏看她一脸不甘,抚了抚她的头,“傻丫头,他这话没毛病啊你和他刚认识几天啊,他在部队上呆了那么多年,和他的战友在一起多长时间啊,你这能比吗”

    “那部队上培养他那么多年,他要是认识几天的人就把组织上的教导给忘了,那这个人才不能要咧我看他这样挺好,不装假。”

    “再说了,这两个人刚开始不熟悉,自然比不得家人亲近的人有感情。就好比大姨和你大姨夫刚成亲那会儿,你大姨夫那时可听他娘的话了,他娘看我不顺眼,就因为我多吃了个窝头,就挑拔着你大姨夫揍我。我那时候也伤心啊,可人心都是肉长的,我老老实实和他过日子,好好伺候他们一大家子,时间长了,有眼睛的就能看着。他老娘再挑拔,他就不信了。这人和人之间相处啊,日子久了才能看到对方的好,他看到你的好,他心里的那杆秤自然就偏向你了”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