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重生之不嫁英雄 > 第二十八章、双方

第二十八章、双方

作者:西林葳蕤
    郑慧雅抓起枕着的枕头朝他扔去,“滚,你给我滚,我不用你负责,你爱娶谁娶谁去”

    历天明看她的表情好像马上就要崩溃似的,没敢再惹她,“我马上就出去,你别生气,气大伤身”郑慧雅心里堵的难受,见他还在唠叨,左右看了看,他忙开门出去,“我这就走,这就走”

    张雅兰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二人,觉得不过几个小时没见,表妹和历天明的发展也够快的了。

    今天是周日,历天明约了表妹出去,他偷偷跟程志说中午二人在外面吃饭。郑慧雅走了以后,夫妇二人就去了大姑姐家。报信的人找到程家,铁将军锁门,就把口信带给了邻居,中午他们夫妻二人在大姑姐家吃完饭回来,才听邻居说起有人捎信来,忙回家取了衣服过来,这来的就有些晚了。

    她虽然心疼表妹,可看到历天明依然是湿棉衣,人又是他救起的,还表态说会负责娶她。这脸上的笑容就止不住了,“看看,天明,这事巧的。听我家老程家你相中慧雅时,我就寻思,你们二人还真是有缘。行了,她脸薄,你别在意,我帮她穿上衣服,你先出去等着。对了,让老程回家取件衣服给你穿,这要结婚了,感冒也不好。”

    又跟郑慧雅念叨,“看看天明对你多好,他自己还穿着湿的呢。这大冷的天,冻个好歹出来。”又小声的劝:“别任性”

    “谁要跟他结婚。”她恨恨的说了一句,看历天明风轻云淡的往外走,不由又有些沮丧,又有些失望。历天明走到门口开了门,一只脚迈出去,一只脚在门口,回头很认真的道:“慧雅,刚才我说的话可能有些不妥当,你别往心里去。不过,希望你能理解我。在我心里,你,和他们同样重要。”

    哼,郑慧雅冷笑,现在说这些好听的,晚了。

    眼泪在门关上的那一刹那流了下来。

    她没大声哭,但那无声的哭泣让张雅兰心里难受得很。她不明白表妹为什么哭这么伤心,只好按自己心里想的劝她:“不管咋样,他这个人不错,之前就认识了,还说了想娶你你就别伤心了,哭的表姐心里这个难受”

    郑慧雅哭了一会儿,心里觉得发泄出来不少,恨恨的想:什么狗屁名声,我还不要了呢,反正不管什么时代,都有名声不好的人,人家活的照样很潇洒。

    还有,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把我的位置往前提了提,不就是看到我的裸体了吗哼,一个色胚表面看着挺正人君子的,实际上就是一个流氓

    她在心里把他骂了个狗血喷头,这心里的压抑和苦楚才稍减了些。

    “慧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们俩,这事,这可真够快的了。”张雅兰看她不哭了,表神也和缓多了,看向她的眼神暧昧起来。在她心里认知,总觉得二人这样是很亲近的表现。要不亲近,你能和个不熟悉的男人那样发脾气吗她从包袱里拿出一件小褂,郑慧雅没接茬,她接过衣服小声道,“我自己穿吧”默默的套上小褂,又接过来一件表姐的旧棉袄穿上,套上一条旧棉裤,虽然不太合身,棉裤里面也空荡荡的,但好歹不再裸着了。

    她默默听表姐絮叨着“这可真是件大喜事,你大姨知道了保证得乐坏了,还有你姐,我明天上班就给她发电报,让她也高兴高兴”

    郑慧雅沉默了片刻,打断她的话:“姐,这事,是个意外。人家救了我,总不能就因为人家好心,咱就赖上人家吧这什么结婚的事啊,就别提了。”

    张雅兰一听跳脚了,“你傻啊你又不是不认识的人,说什么赖上人家。那不是你俩正在处对象呢吗那不是他约的你吗昨天他找你姐夫的时候,都跟你姐夫说了,看你挺好的,约你出来,就是为了商量结婚的事呢”接着又警告她,“我跟你说啊慧雅,你别犯傻啊,这事,就这么定了。天明那个人,责任人还是挺重的,你啊,能找到这么个男人,就烧高香吧,别不知足了”

    她心里苦笑,是不是在所有人的心里,她能攀上这门亲事都该偷着乐啊“姐,这事不成。要没有我落水的事,嫁他倒也没啥。也是那么多双眼睛看着呢,人言可畏,大家伙都该以为,我是赖上人家的。到时候反倒连累姐和姐夫。”反正当时具体的发生了什么表姐也不知道,历天明那个人也不会说那么详细的。

    张雅兰听了最后一句话有些犹豫,她们夫妻都有工作,而在单位,最重要的就是名声。她低头思虑了下,一抬头看到郑慧雅那茫然的眼神,心里不由的沉了沉,“慧雅,这事啊,先不忙着说,你精神不好,先睡一会吧。”

    郑慧雅点了点头,她发完怒火之后,这心里空空的,精神和身体都疲惫的很。“姐,那我先睡了。”想了想不放心又叮嘱道:“这事,就按我说的办吧反正我家也不在宁县,等我好了就回家了,谁也不认识我,时间长了,谁还记得这事啊”

    张雅兰怜惜的把被子给她盖好,看她昏昏沉沉的睡着了,才叹了口气出去了。

    走廊里,程志正依着墙抽烟。她左右看了看道:“你咋还在这医院抽上烟了呢,呛死了快掐了它。”又问:“历天明呢”

    程志把烟掐灭,抬了抬下巴,“搁那屋换衣服去了。慧雅怎么样了怎么还落水了我听护士来,来的时候身上的衣服都冻硬了,是天明抱着来的。”

    张雅兰没回答他的那些问题,先是问:“他家也来人了”这才把历天明的话都说了一遍。

    程志听了赞道:“天明这小子就是有责任心,这下你放心了吧”

    张雅兰嗔道:“就是没出这落水的事,他不也说了要娶慧雅吗这算什么责任心啊我看啊,慧雅才是懂事呢”就又把郑慧雅说的话学了一遍。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