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重生之不嫁英雄 > 第二十七章、争执

第二十七章、争执

作者:西林葳蕤
    第二章到。

    室内陷入沉寂。

    郑慧雅自嘲的笑了笑,什么喜欢,什么爱慕,不过是她自欺欺人罢了。

    她重生当夜,就发了誓,这一世决不嫁给历天明。

    可是,兜兜转转,事情朝着她不可控制的方向进行。事到如今,不管她是情愿,还是不情愿,她只能嫁给他了。她为了给自己找个借口,也为自己找回面子,告诉自己,他是喜欢、爱慕自己的。

    可是,他拒绝了她的条件。还用怀疑的目光审视他,用怀疑的语气质问他。这些,都让她的心底隐约作痛。

    在这一片寂静之下,她冷嘲的声音那样明显,她的脸上带着些冷笑,心底却一片茫然。

    他如此干脆的拒绝了自己,嫁,还是不嫁,就成了问题。

    要搁落水之前,他说的再天花乱坠,她也可以无视。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他的所作所为,有眼睛的都能看出来,不仅仅是救人的问题。

    这不是几十年后,流言蜚语是会死人的。她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将来的孩子们考虑。

    可是这么点条件他都不接受,她心里就有些不甘心。

    历天明一气之下,说话的语气就有些不好,说完他还是有些后悔的。

    可看着郑慧雅自嘲的笑意,他就以为是她不以为意的冷笑,是她对自己的嘲笑。一股心火不受控制的就爆发了出来,“我不会转业的,我虽然喜欢你,可是,我更热爱部队,喜欢我的战友”

    郑慧雅看着他冰冷的泪光,心里一阵阵绝望:你喜欢部队,喜欢战友胜过我,那我呢我就活该年纪轻轻就守寡我就活该过一辈子苦日子然后再苦这一辈子你既然是这样的想法,又何必结婚生孩子,毁了一个女人的一生呢

    落水之前他的话还在耳边回响,几分钟以前他的兴奋与激动刚刚发生,可现在,他的话毫不留情的戳到她的心底隐秘。

    前一世她受的苦在他说的这个话下,就好像一场笑话一样。

    可笑的是,她还在考虑怎么挽回脸面而答应他。

    郑慧雅脸色涨得通红,她拼命忍住,不想在他面前落泪。可眼圈不由自主的红了,她只能拼命再拼命的不让眼泪落下去。她忘了自己之前已经想通,既然这样了,那就不管将来他怎么样都得嫁给他了,当寡妇也比坏了名声强。她忘了之前她让他转业的话,只是为了自己以后幸福生活的一种努力。她忘了自己如今什么都没穿,只有一床被子严严实实的盖在身上

    她蹭的坐起来,身上的被子滑落下来,露出上半身白嫩细腻的肌肤,和前胸发育饱满的两个大桃子。她却浑然不觉,指着门口怒道:“你滚,你给你滚出去。你喜欢部队,你喜欢战友,那你还结什么婚啊有本事你跟你的部队,跟你的战友过一辈子去啊”

    这话,不仅仅是对他刚刚求婚的话的回应,更是对她上一世所受的苦的恼怒。

    历天明怔怔的看着眼前那丰硕的桃子,桃子上那两点樱红,因为愤怒而一起一伏的,他困难的吞咽了下口水,早把之前的争执忘到了脑后。此刻他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赶紧和她结婚,不然,会死人的

    “慧雅”他听到自己的声音有些暗哑,他的喉结不住的滚动,因为眼前那大片白腻而有些手足无措,“你,你别生气,我不是那个意思。”

    不是那个意思是什么意思郑慧雅看到他飘忽的目光以为他心虚了,冷哼一声刚要说话,就见他那灼热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胸前定住了,郑慧雅后知后觉的低下头,“啊”的一声低叫出来,忙把被子往上一拉,身体往下一滑,怒视着他,“滚出去,看什么看有能耐看你的战友去”把他说的不是那个意思就给忘了。

    她的话音刚落,病房的门开了,张雅兰在门外露出脑袋和半个身子,“慧雅哎呀真的是你在这屋啊,这是咋的了”

    没说完就看到郑慧雅露出的半个白皙的肩头,她忙走进来关上门,还不忘叮嘱门外的程志,“你在外面等着”。门关了,她一回头,就看到历天明站在床的另一侧,呆呆的看着郑慧雅,而更让她气愤的是,他竟然流鼻血了。

    作为一个成熟的女人,她当然明白,这场面代表着什么。只是,现在虽然男女平等了,可在某些方面,对女人还是很不公平的。如果让旁人看了,肯定不会想这场面有什么前因后果,而是对郑慧雅指指点点,讲究她不要脸,勾引男人云云。

    现在这种场面,即使只听了个大概,表妹是落水住院了,张雅兰也知道,表妹是嫁定历天明了。这还是她,并不知道历天明当着许多人的面做了人工呼吸;也不知道他当着医生护士的面说她是他快要结婚的未婚妻。

    在她心里,是为表妹高兴的。

    可是又怕外人知道了瞧不起表妹,以为她是靠某种手段才让历天明娶她的。

    “天明,这是怎么回事慧雅怎么了”作为娘家人,不管她心里怎么想的,首先要表明一种态度。接着又好心的指着他的鼻子,“你流鼻血了。”

    历天明被张雅兰严厉的声音惊醒,看到她的目光带着些好奇,又带着了然落在自己身上,他的脸腾地红了。不过,他毕竟久经沙场,也是个老油子了,从裤兜里掏出湿呼呼的手绢,胡乱的擦了擦,轻描淡写的解释道:“她落了水,身上都湿透了,大夫和护士帮她换了衣服刚才又发烧,我不放心,过来守着。”几句话解释清楚,又一本正经的道:“虽然给她做人工呼吸是为了救她,刚才那种情况也是因为她烧的太厉害了,我不放心。”他顿了顿,眼光描向正运气生气的郑慧雅,“但你们放心,不管怎么样,我会对她负责的。等她好了,我们就去登记结婚。”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