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重生之不嫁英雄 > 第十五章、杜腾

第十五章、杜腾

作者:西林葳蕤
    历天明也没客气,接过来几口塞进嘴里,饼干吃多了嘴里干巴的难受,他拉了拉她的袖子,指了指自己满是饼干渣的嘴,示意她跟着自己,二人一前一后去饭店问人要了两碗水,历天明喝了以后嘴里舒服了些,“你少喝些,这水太凉,喝了容易肚子疼。”

    郑慧雅想到之前肚子痛,没敢喝,放下碗,二人去了汽车站。如果没车,还要考虑晚上住的问题。

    这么一想,郑慧雅只觉头也疼,肚子也疼。

    镇上不大,饭店,汽车站,供销社、卫生院等都在一条街上,路上也没什么行人。

    没几步路就到了汽车站,这汽车站可不像后世,只是在供销社旁边一间不大的小偏厦子,屋里坐着一中年男人,正坐在火炉前烤火。一问,人家告诉他们,因为大岭镇有煤矿,比别的镇子多一班公共汽车,一趟是早上七点,一趟是下午一点。

    郑慧雅听的脸都黑了,早知道一天两班车,她来的时候完全可以坐下午的车过来。她白白走了那么远的路,想想就把那个爱搭不稀理的售票员骂了个狗血喷头。现在要想回去,要么两条腿量,要么就得等明天。

    这大冬天的,走了几个小时到这儿,而且当地冬天黑天早,下午四点多钟就开始黑了,让郑慧雅当天返回去根本不现实。

    “那,咱镇上有旅馆吗”历天明拿出一根烟递给对方问道。

    “旅馆倒是有,喏,就在那紧头上。”那人接过烟,掏出火柴给自己和对方点上。“不过,现在可是运煤的高峰期,够呛能有空房间。”

    不只没有空房间,住宿还得要介绍信。二人早把这茬给忘了,大眼瞪小眼,过了一会郑慧雅才气馁的低头小声道:“真是对不起。”要不是我,你也不能晚上没住的地方。

    历天明却笑道:“这算什么大事,我们野外拉练的时候还经常在深山老林里住呢。”他亲昵的弹了弹她的头发,“走吧,这里住不成,难不成真住大道上”

    郑慧雅跟在他后面忍不住问:“去哪”

    “我有个战友家在这儿,原本不打算麻烦他的,可现在看来,不麻烦不行了。”历天明说着感觉身后的人脚步慢了下来,停下转身问:“怎么不走了”

    “那个,我跟你去不好吧”到时候怎么介绍啊,这年代,一个年轻姑娘跟一个男人一块出门意味着什么傻瓜都知道。

    郑慧雅咬了咬牙,“我再去找找别的住的地方。”大不了上卫生院走廊里对付一宿。

    “没事,你姐夫也认识”没等他说完,郑慧雅已经头也不回的跑了。

    “哎,慧雅”历天明没拦住,不放心的追上去了。

    郑慧雅心里打算好了,离了历天明的视线,先去打听杜腾的事,晚上买碗面条吃,再去医院对付一宿。

    至于欠历天明的,脸皮厚些就当没这回事吧,谁让他前世让自己过的那么苦呢,就当他的补偿吧

    她依稀记得,前世杜腾曾说过,他在煤窑里下过井,而且他父亲也是一辈子的矿工。她在道边问了行人。煤矿在哪,听说还有大半个小时的路程,看看天已经不早,她犹豫了下就往那跑。

    她准备先去见杜腾,要是他已经结婚或是有对象了,那她明天早上就坐车回去。要是没有,那她晚上再想想以后的路该怎么走。

    历天明追上她,刚要喊她,就听到她问煤矿在哪,心里有些生气,觉得这丫头太不知好歹,他都那么说了,她还想去煤矿做工。

    知道劝不动她,他没再喊,干脆阴着脸远远的跟着。

    郑慧雅一路打听着,走了将近一个小时才走到矿上。

    天已经彻底黑下来了,矿上的工人也都下班了,一大群人往外涌,借着大门口矿工的照亮,看到一个年轻小姑娘立在那东张西望,就有人开始逗壳子了,“哎,这谁家的小姑娘,是来找哥哥我的吗”

    其他人听了哄然大笑,有人接道:“去你的吧,也不看看你啥熊色样,要找也是找我啊”

    历天明听的真亮,原本阴沉的脸更阴了,他刚想快走几步把人带走,免得这些人的污言乱语污了她的耳朵,就听郑慧雅拦了一位年纪大些的工人问:“这位大爷,请问这里是有位叫杜腾的同志吗”

    历天明的脚步顿住了,第一反应就是这丫头骗了他,她根本不是来找活干的,而是来找人的。

    那工人听说找杜腾的愣了,一双犀利的眼睛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她。她的围巾不像当地人那样在前面系着,而是又绕到后面系上,把脸围了小半,只看到一双眼睛黑漆漆的,倒是她身上那件肥大的旧棉袄看着不像坏人,问:“姑娘,你是什么人啊,找杜腾什么事啊”

    郑慧雅见到对方那审视的眼光,再仔细一看那跟杜腾五六分的相像,就知道自己问到正主身上了。“是这样的大爷,我有个亲戚,是杜腾的同学,让我来找杜腾,让他帮着看看能不能给介绍个活干。”她撒了个谎。

    总不能说我来认识你儿子了吧,那还不得被大爷当成不正经的女人给打出去。

    历天明在后面听糊涂了,难道自己误会了,还真是来找活干的

    杜大爷也不知道是信了没有,反正回头就喊:“腾子,有人找”

    杜腾穿着老旧的蓝棉袄工服,脸上蹭的煤灰黑呼呼的,他跑过来问,“谁啊爹,谁找我”

    老头指了指郑慧雅,“这姑娘,说是你同学介绍来的,想在咱矿上找个临时工干。”说完把儿子往旁边一拉,低声嘱咐道:“这姑娘这么晚来找你我看不大妥当,你小子别忘了你是定了亲的人,可别给我扯那个里格楞。”

    杜腾瞥了一眼郑慧雅,眉头皱起,不悦的道:“爹你瞎说啥呢,我是那样的人吗这姑娘我都不认识,行了,我过去问问到底咋回事,你先回去吧”

    郑慧雅听着爷俩在一旁嘀嘀咕咕,心里尴尬的要死,老头自认为小声,可他们并没走远,老头的声音又实在说不上小,她听的真真亮亮的。不光她听得清楚,就边已经悄悄走到她身后的历天明都听得清清楚楚的。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