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重生之不嫁英雄 > 第十三章、二遇

第十三章、二遇

作者:西林葳蕤
    郑慧雅走累了,站在路边歇了几分钟,又抓了把雪塞嘴里,缓了口气看看头着自然的蹲下,伸出手要给她脱鞋,“我看看。”

    看到这男人瞬间她就傻了,“历,历天明”她的头皮一下子炸了起来,“你怎么在这儿”她往身后看了一眼,证实确实是这个男人一直跟着自己没错,声音立马尖刻起来,“你跟踪我”

    历天明眉头皱了起来,他在这个丫头眼里就是这个形象亏得他不放心她跟着下车,真是热脸贴了人家的冷屁股。

    他的声音不由的冷了下来,“我去大维镇,看你好像不舒服,这半道下车了有些不放心。”

    郑慧雅听的愣怔怔的,有些不敢相信,心里有些感动,有些心酸,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历天明却有些误会,见她不说话,已经伸到她脚踝的手打了个转收了回来,既然她这么讨厌自己,肯定不愿意让自己帮她正骨。

    这么一想,脸上就带了些黯然出来,“我扶着你,你站起来试试还能不能动”

    郑慧雅眼神复杂的看了他半晌,才伸出手,他架着她,将她扶起。她试着动了动脚踝,可一动,就疼的厉害,她额头上冷汗直冒,“唉,呀,不行,疼,疼”

    最后一个疼带了些撒娇的意味,她自己都没注意到。也许,在她的潜意识中,历天明使终是她的丈夫,她女儿宁宁的爸爸。

    历天明却敏感的听出了她语气的不同,眼里不由的一亮。他语气柔和的让人直起鸡皮疙瘩,“我会点正骨,给你摸摸,你忍着点。”

    郑慧雅咬了咬唇,点了点头,“行,麻烦你了。”

    这附近也没有地方能坐,郑慧雅干脆又坐到了地上,历天明有些心疼,却知道这时候动作快些才是对她最好的。看她呲着牙疼的直咧嘴,他帮她脱了鞋,摸着冰冷的脚,心里更觉得疼惜。“你上大岭镇干什么去一个姑娘家走这么远的路,多危险啊”

    郑慧雅刚要回答,“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原来他问那些话是想转移她的注意力。

    “好了。”他拿了鞋想要帮她穿上,郑慧雅脸红了,忙抢过来,刚才光想着疼了,人家给脱了鞋才反应过来,现在哪还能让他再帮自己穿,“不用了,我来就行了。”

    穿好鞋,她试着站起来,果然不那么疼了,慢些走路还是没问题的。“谢谢,没想到你还会正骨啊”

    她都不知道他还有这本事。

    前世他们之间的了解太少了,想到这,她心里又有些苦。不过,眼下不是伤感的时候,她很快收拾了心情,正色对他道谢,“谢谢你了历天明。”

    “不用谢,”他摆摆手,“能走吗要不”他迟疑的说道:“要不,我背你吧这路可不近,你脚刚好,走远了怕是脚脖子得肿了。”

    “不用不用,我能走,能走。”郑慧雅忙摆手,开玩笑,她躲他都来不及呢,哪还能让他背啊,这要让别人看了她可真说不清了。

    历天明沉默了,把伸出的手又收了回去,心里想着不能急不能急,退后一步道:“那你慢点,别着急。”

    郑慧雅答应着,慢慢的往前走。可这一大片都是冰,有几次她都差点要滑倒,被手疾眼快的历天明扶住了。到后来,历天明不耐烦了,背对着她往她前面一站,弯了腰,声音带了压迫性的气势袭来,“这样不行,你这样,走到天黑也到不了。我背你”想了想又接了一句:“你放心,这时候没人看见,不会对你名声有啥影响。”

    郑慧雅的脸腾地红了,不是为了他要背她,而是他后面的那句话。

    “那,麻烦你了。”她咬了咬牙,他说的对,自己走的这样慢,怕是要走到下午去了。她趴到他背上,他把她背起来,两只手揽着她的大腿,尽量不碰到她的屁股,让些细节,让她的眼圈不由自主的又红了。

    这个男人,是个好男人

    这个认知不是因为前世他是她丈夫,而是今天他的作为留给她的感受。

    可惜

    空旷的山路上,飘起了雪花,一个男人背着一个女人,小心的行走在这崎岖不平的山路上。

    郑慧雅趴在历天明的背上,心里有些不安,又有些心安,这复杂的,截然不同的两种心思在她的心里天人交战,让她一会儿觉得自己很幸福,贪恋这温暖;一会儿觉得自己好像又要坠入前世的深渊,让她警醒着提醒自己要远离他。

    二人都沉默着,过了好一会,历天明才打破这种沉默。

    他觉得,自己是个男人,应该大度些,主动些,“慧雅,我可以这么叫你吧”不等她回答,他就自顾自的说起来,“我今天是去大维镇上看一个退伍的战友的,没想到碰到了你,咱们这也算有缘吧”

    郑慧雅想反驳他,这算什么有缘,大街上人来人往的,有些人几乎每天都能碰上好几次呢可她没说,刚才历天明为她所做的一切让她这些话说不出口。

    “你别怕,你没看中我我知道,我不会缠着你的。”言外之意,你不用因为我背过你,你就非得嫁给我。

    郑慧雅听了心里不是滋味,怎么,这是不想负责任的前奏

    她完全没发现,自己是多少的矫情。

    想远离他,不想他缠着自己,可当他说出不会缠着自己时,她心里又很不舒服。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