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重生之不嫁英雄 > 第七章、粒粒皆辛苦

第七章、粒粒皆辛苦

作者:西林葳蕤
    历天明眼睛眯起来,犀利的眼神射向她,“嗯,你认识我”无论是她晕倒前还是现在的反应,都表明她是认识自己的,甚至还很熟悉。

    郑慧雅被他压迫性的眼神看的有些心虚,她本就是不擅掩饰之人,因此神色上就带了些惊慌出来,她知道自己的弱点,干脆转了头不去看他,小声的回道:“嗯,你不是,是我姐夫的战友嘛”

    历天明挑了挑眉,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她只觉在他灼热的目光下,浑身都不自在起来,只好打话题转开他的注意力,“那个,我姐他们呢”

    历天明干脆在炕沿上坐了,淡淡的道:“都上班去了,他们不放心你,让我帮着照看一会。”

    郑慧雅头大起来,这么说,这人是专门在这照顾她的。

    她心里不由暗暗埋怨,表姐也真是的,把个大男人留下来,这要是传出什么是非可怎么好

    这事如果搁在她没重生前,她可能求之不得,可如今,她只想远离这个男人。“那个,谢谢你了啊,我已经好了,就不麻烦你了,你回去吧”

    要说郑慧雅上一辈子,除了被逼变的强悍以外,并不太懂和外人交往,朋友也没几个。熟悉的人都知道她说话的不温柔,也都不在意,可碰到不熟悉的,就很不喜欢她这个性格。

    历天明愕然,他虽然不算长的多少帅,可也不难看吧,想要嫁给他的人也有几个,怎么到了这丫头这里,好像唯恐对他避之不及。

    这醒来时和晕着时的差别也太大了。

    这么想着,他不禁对她有了点兴趣。

    这是他摒弃内心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思之外的兴趣。

    “不麻烦,我答应了老程要照顾你,人怎么能言而无信呢。”他说着站起来往外走,“你既然醒了,就吃点饭吧,我去给你端过来,你就在这炕上吃得了。”

    郑慧雅呆了半晌,绞尽脑汁的想前世她们之间有限的相处里,他是不是这样热心的人可那些记忆太遥远,她只有一个糊模的印象,硬是没想出来。

    历天明的手脚很麻利,他很快端了个炕桌过来,把锅里热的汤和菜,还有一碗二米饭端上来,看着郑慧雅坐着不语,嘴角扯了丝笑,不怀好意的问:“我看你好像还挺难受,要不要我喂你。”

    嘎她愕然的抬头看他,见他脸上挂着的那一丝浅笑一时有些呆了。

    历天明嘴角的笑容越来越大,看来,自己的那点魅力还没消失嘛,他就说嘛,怎么这么个丫头能这么无视他呢

    只能说,郑慧雅前世根本不了解这个男人,要是他知道这个男人这么自恋,前世她还会,哎,那她也会义无反顾的嫁给他的。

    郑慧雅看着这个男人戏谑的眼神和笑容,才恍然过来,脸色不由涨得通红。

    她自己都能感到自己脸上在发烧,心中有些意外,按理说,她都那么大岁数了,这点小事怎么可能会让她脸红。可事实就是这样,她脸烧的厉害。她心里有些纳闷,难道她人重生到十七岁,不仅是身体上,连心理年纪也变小了。

    心态,不仅年轻了,而且活泼了。

    历天明却好像逗她上瘾了,端起面前的饭碗,一本正经的问:“来,张嘴,我喂你。”

    郑慧雅大囧,一把夺过他手里的碗,拿了小炕桌上的筷子闷头吃起来。她早上就没吃饭,这回身体好受多了,肚子里就觉得空,不大一会儿,一碗饭就吃进去了,还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

    可她并不敢吃太多,胃里空了两顿,吃多了怕是不舒服。她忘了这不是在几十年后,现在再给她两大碗饭,她也能一气吃完,觉得肚子里有食的感觉真好。

    历天明坐在她旁边,低头认真的看着她。这姑娘身上的大棉袄一看就很旧了,但掩不住她秀丽的容貌。她肤色很白,吃饭虽然快,但一点不觉粗俗,她低着头,长长的睫毛扑扇着,好像两把小刷子刷啊刷,刷的他的心里痒痒。

    想到这,他心里一惊,为什么他会对一个说话很不讲究的农村姑娘有这么奇怪的念头,好像上辈子,他们就是夫妻一般,好像他们就是最亲密的人一样。

    他抿了抿唇,沉吟着先开了口,打破这沉寂,“我今年二十七岁,周岁,比你实大十岁。家里有一个母亲在街道办事处工作,父亲去世好多年了。我们家五个孩子,我是老二,男的中排老大,上面一个姐姐,已经结婚了,下面还有两个弟弟和一个妹妹”

    郑慧雅呆呆的抬头看着他,这是啥意思给他交待家底可他们之间现在好像还没人给介绍吧

    只听历天明看着她,眼神有些灼热,又带了些审视,语气却温和的接着说,“我现在是连长,每个月”连每个月要开多少钱都说了,下一步是不是要说他们结婚后,每月的工资怎么分配

    郑慧雅忙竖起手掌,尖声道:“停,不要说了。”

    历天明眼里飞快的闪过一丝笑意。她很生气,很愤怒,又没人介绍他们认识,他这是干什么就是表姐和表姐夫提了相亲的事,也得双方都同意不是

    “你不用跟我说这些,咱们不认识。”她觉得肺要气炸了,指着门口送客,“大门在那边,好走不送”

    历天明呵呵笑起来,这姑娘,嗯,越来越有趣了,这么直接,胆子这么大的姑娘着实不多。他心里更想逗逗她了,“嗯,你来这,不是跟我相亲来的吗”看郑慧雅脸又要黑了,飞快的接道:“做人要坦诚,撒谎可不是好姑娘。”

    郑慧雅想要否认的话被他噎在喉咙里,上上不来,下下不去,一只手指着他气的点了几下,怎么会有这么脸皮厚的男人她前世时怎么就没发现

    历天明却无事人似的,指了指盘底的菜,“剩菜不好,要知道粒粒皆辛苦的道理。”

    郑慧雅顺着他的手指看向盘底的那几根白菜丝,欲哭无泪。以她的条件哪里能剩饭剩菜,后来年纪大了,条件好些了这毛病也没改,家里吃剩的盘子底必要打扫干净,往往把自己撑的肚子溜圆。身材就这么走了样,而且得了三高。后来女儿宁宁控制她,把她这捡盘子底的坏习惯改了过来。

    可现在,这剩菜可不是好习惯。

    尤其是对于刚刚能解决温饱的农村姑娘来说。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