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重生之不嫁英雄 > 第六章、心太软

第六章、心太软

作者:西林葳蕤
    终于到家了,这一章是补周一的。刚刚看到收藏涨了一些,虽然很慢可还是很高兴,只是推荐票太少了,希望姑娘们能多多支持一下。另外看到奇迹一生123和一姑奶奶赠送的币,非常感谢二位的支持。特别是奇迹一生123,感谢亲几部文对西林的支持

    历天明在心里骂着自己发神经,只能把自己心疼的原因归为心太软:这个丫头太可怜了

    可事实怎么样,他这个一贯冷静自持的侦察连长也有些茫然。

    张雅兰终于回过神来,表妹生病了,现在不是想这二人能不能成的时候。她上了炕,半跪在炕上,伸手试了试表妹额头上的温度,还好,没有早上那么烫了。

    她长吁一口气,真是让她气死了,那么大的人,进出不知道戴帽子,一气折腾病了吧

    “老程,给我投条湿毛巾,我给她降降温。”张雅兰拿了被子给她盖上,又接过湿毛巾放在她额头上。做好这一切才下地,“行了,不用担心。不太烧,睡一觉就好了。我去做饭,你们也去东屋唠会嗑。”

    不能不说张雅兰不关心表妹,这年代,发个烧感个冒吃上两片扑热息痛再睡一觉是最好的治疗方法,连医院都不用去。

    张雅兰快速的又整了炒了个花生米,把历天明带来的猪肉切了加了几个鸡蛋炒了。程志和历天明就着花生米,喝着玉米香白酒说着二人当兵时的趣事。

    话题渐渐的转到了历天明身上,程志借着酒劲劝道:“天明啊,不是我说你,你看看,咱们一般大,我儿子都能打酱油了,你这还老哥一个呢。你呀,也得抓紧了。”

    历天明脸上淡淡的笑,“不着急,一个人挺好,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其实他的工资现在有一大半要邮到家里养家,哪来的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程志嘿嘿笑的委琐,“你这光棍哪知道成家的好,老婆儿子热炕头。我跟你说,就拿座金山来我都不换,嘿嘿”

    历天明看着老战友笑的一脸委琐,不禁失笑。

    程志又一脸神秘的跟他嘀咕,“结婚好啊,晚上有媳妇暖被窝,还有儿子接户口本,我跟你说,不结婚啊,你永远也想不到结婚的好。”

    很快到了下午要上班的时间了,程志打着饱嗝,拉着历天明上班去,妻子张雅兰也把菜热到了锅里,急匆匆的往外走,“不行,我下午还有个会,要迟到了,我先走了。”说完拉开门推着自行车往外走,还不忘叮嘱程志,“你上那屋跟咱妈说一声,让她下午过来瞅一眼慧雅。”又叮嘱,“别忘了最去接儿子。”

    程志不耐的挥了挥手,“知道了知道了,真是磨叽。”

    程志家和他父亲家里住一栋房子,分东西两个门头。两家院子之间有木板隔着,中间有个小木头门,也不上锁,谁走的时候把那挂钩拿下来就行。

    历天明眼看着程志要把大门锁上,有些迟疑,“嫂子不是说让你告诉你家婶一声吗那丫头,这么躺一下午没事吧”

    “没事,她忙的忘了,我爸我妈一早上就上我姐家去了,我姐那孩子感冒了,他们去看孩子去了。”

    “我记得,你姐家孩子挺大了吧”历天明问。

    “嗯,都十五了,我姐结婚早。”程志不在意的答道。

    历天明心里想着屋里炕上躺着的丫头,吃饭的时候他曾问了一嘴,才知道那丫头才十七,比他小十岁。一样是孩子,一个感冒了姥爷姥爷去看,一个在屋里没人管没人问。

    他的心里渐渐的有些不舒服,他停下脚步出了会儿神,他做事直觉一向很准,这撩起他心里的涟漪的丫头,他认为,他得留下来弄明白,自己这有些翻滚的思绪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是,这家里没有人,他一个大男人,留下照顾这么个小丫头,会不会不太好,让别人知道了对那丫头的名声不好想到这儿,他又有些踌躇起来。

    程志走了一会儿,一回头人没跟上来,还在他家大门外呢

    他喝了酒有些迟钝的脑子转啊转,终于转明白了,这小子,怕是对表妹有几分意思吧

    他决定把这个媒人当下去,他往回走了几步,没等历天明想好该怎么办,大着舌头说道:“天明啊,我下午单位还有点事,我看你也没啥事,要不,你帮我照顾着点那丫头她一个人,我也不放心。”

    历天明听着他胡诌心里很是鄙视,刚才锁门要走的时候,可没说啥不放心。

    不过,他也明白他在这犹豫的心思让程志发现了,既如此,他也不用纠结了,点了点头,爽快的道:“那行,我留下照看着点。别人姑娘大老远来了,再病厉害了。”

    程志张大了嘴巴,心想果然没错,这小子看中了,哎呀,这可真是太意外了。

    本来人病了,又说了那样跳脱的话,他就没打算提了,可没想到,这可真王八爱绿豆,看对眼了。

    “好好好,你快进去,外面冷。别客气,当自己家就行。”程志把门打开,摆了摆手留了句话背着手走了。

    历天明站在厨房,迟迟疑疑的进了西屋。

    炕上的小人睡的并不安稳,脸色已经好看多了,带了些红润,只是眉毛紧紧皱着,嘴里不停的嘟嘟些什么。他抿了抿唇,靠近仔细听去,发现她说着的是“天明”“宁宁”。

    他的眉疑惑的拧了起来,想到之前她晕倒之前也是叫自己“天明”,心里不由的疑窦重重。

    他可以确定,自己此前并没有见过她,可为什么她叫“天明”和“宁宁”的时候,自己的心里是这么难过这么酸楚呢

    他向来遵循自己的内心行事,既然有感觉,就她吧反正自己是要找一个人结婚的。

    只是想到在大门口听到她的话,心里还是有些不甘心,哎,一个没娘的农村娃,能指望她嘴里说出多少文雅的话以后,自己慢慢教吧

    郑慧雅做了个好长的梦,梦中把自己前世的经历又都过了一遍。她觉得自己好像要死了,她看到她的死鬼丈夫来接她了,由里的委屈爆发出来,嘤嘤的哭的伤心。

    历天明倒了碗热水,小声的在她耳边叫道:“郑,郑慧雅同志,醒醒,起来喝口水吧。”他强忍着别扭,把人扶了起来。

    一碗水灌进去,郑慧雅清醒了许多,看到照顾自己的是历天明,不禁皱眉脱口问道,“你怎么在这儿我表姐姐夫呢”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