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重生之不嫁英雄 > 第二章、前尘往事

第二章、前尘往事

作者:西林葳蕤
    郑慧雅在炕上躺了好久,想前世她经历的一切苦难,想她相依为命的女儿,眼泪一直不停的流,心绪不住的翻滚。想到再也见不到女儿了,她的心里针扎似的疼痛。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哭累了,实在是没有一丝睡意,干脆坐起来摸着黑往炕沿下摸去,她记得过去住平房,灯绳一般都在炕沿下或是门边。

    果然她一摸就摸到了,“啪”的一声,电灯亮了。虽然很暗,可比自家强多了。她家里住在农村,到现在都没接电,一到晚上点个煤油灯,为了省钱,晚上早早的就上炕睡觉了。

    借着昏黄的灯光,她看了眼自己身上,穿着件蓝色的厚实秋衣和一条黑色的大肥棉裤。这是姐姐知道她要来相亲,特意把自己的秋衣给了她。她没有秋裤,棉裤里面只有一条红花的洗的有些发白的四角大短裤,就是过去扯布自己做的那种大裤衩。这个时候的她还很年轻,脸皮也薄,住在表姐家,哪好意思只穿一条大短裤,干脆就穿着棉裤睡了。

    炕梢,整齐的叠着撂衣服,自己的那件蓝黑色的棉袄穿了两年了,已经有些小了,底边有明显放大的折痕,上下明显新旧两种颜色。

    她的眼底黯了黯。

    上一世,她两岁时亲娘就死了,留下两岁的她和八岁的大姐郑慧君。第二年,她爹另娶,后娘进了家门,一口气生了三个弟弟一个妹妹。她和大姐是大的,在农村就回来,这个年代的人,哪有不能干活的,何况她家里是后娘,家里弟弟妹妹一大帮,她这个大些的孩子不干谁干

    其实,她也明白,是当时的自己过于挑剔了,别说是后娘,不可能做到一视同仁。就是亲娘,这么多孩子,她是大的,家里的活她也得干的最多,吃的最不好,穿的最破的那个。

    都是穷闹的。

    九十年代中期以后,她的几个弟妹都发展的不错,家里有钱了自然不会斤斤计较,对她帮助也很多,这时候,她和娘家的关系才慢慢的缓和了。

    记得当时,她和厉天明只见了一面,彼此感觉印象还可以。结果第二天厉天明就到了回了部队,之后二人通了几次信,她是小学毕业,当时认得字不是很多,为了写信可是下了一番功夫学习。只是家在农村住,通信不方便,还要花钱买信封和邮票。家里穷,哪有钱给她买这些,她就认为后娘跟她做对,不想让她嫁的好,还在家里大闹了一场。

    第二年春节前,厉天明请假回家,二人扯了结婚证成了夫妻。结婚三天不到,厉天明就接到归队通知,没成想,这一走,就是永别。

    他走后不到两月,她就发现自己怀孕了,欣喜之下,忙写信告诉厉天明。可等了好几个月,没想到,她没接到丈夫写来的要当父亲激动的回信,却收到了他受伤的电报。她挺着大肚子在小叔子厉天亮的陪同下,辗转转车去了南方,没等她到地方,厉天明就因伤重去世

    她受不了这个刺激,当时就晕倒在医院里后来,回到家,因为受了过度的刺激,加上千里迢迢的奔波劳累,孩子在七个半月的时候早产了。

    想到前世,她眼里一片茫然,只觉身上心里又冷又痛,她蜷缩着抱着膝盖默默的流泪女儿活下来了,可她的儿子生下来就是个死胎。

    婆婆对她很好,无微不至的照顾着她,只有大姑姐不时的在旁边冷言冷语的。当时,她的心被婆婆捂热了,觉得自己不幸又幸运,丈夫没了,可婆婆对她像亲闺女一样好,让她恨不得把自己的心都掏给婆婆。

    她那时得有多傻啊

    她的一颗真心被人耍弄,被人卖了自己还傻傻的帮人数钱。

    那段日子不管多么艰难自己都一点点的熬过来了,可后来,婆婆非劝着自己再步一步,还说即使自己再嫁了也是她的闺女。而那个男人,也是婆婆给介绍的,说的天花乱坠的,人怎么负责任,怎么老实能干,一定会对她好,会对她的女儿宁宁好。

    可谁知道,她嫁过去没多久,那个男人就露出了他的本来面目,酗酒,赌博,喝多了就往死里打她,一分钱不往家里拿。她一个人带着孩子艰难度日的时候,她就知道她得厉害起来,得撑起这个家。所以,这男人打她,她就拿起菜刀跟他拼命,一来二去的那男人就怂了。她想过离婚,可一个寡妇带着孩子再嫁没几个月就闹离婚,她们母女俩在这县城里就别想再抬起头了。正犹豫的时候,她又发现自己怀孕了。那时候,她可恨自己那容易受孕的体质了,二人也就刚结婚的时候在一起几回,还能又有了,这也真是让她无奈。

    这回她生了个儿子,那男人欣喜若狂,对她们娘俩的态度也好了许多。可几个月后,就发现不对,孩子的脖子是软的,挺不起来,该翻身时不能翻身,为了这个孩子,她辛苦攒着那点钱都送了医院,得到一个晴天霹雳的消息:孩子是个脑瘫儿。

    男人卷了家里仅有一点钱,卖了房子跑了。

    她和女儿抱着儿子无处可去,回了婆婆那里。可一向对她和蔼的婆婆却只偷偷摸摸塞给她五十块钱,说是儿子闺女发话了:她已经再嫁,跟他们罗家没有关系了,不准她再上门。

    当时她站在大街上,茫然不知所措,那种天大地大却没有她安身之处的感觉让她恨不能死了才好。要不是女儿那时候已经十一岁,懂事了,紧紧的拉着她不放。要不是表姐很快找了过来,把她带回了家。要不是大姐听说后立刻坐着长途车赶过来,把她们带回老家,她都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勇气活下去。

    可那时候,儿子到底是受了风,一场大病没有了,他才不过一周岁啊。

    想到两个与自己无缘的儿子,她不禁泪如雨下,掩在被子里哭的伤心欲绝。

    当时,她没有怨怪婆婆,老太太也不容易,跟着儿子住,不听儿子媳妇的难道听她这个外人的要知道,这时代的人都信奉着儿子养老呢只是,理解归理解,但从那以后,她跟婆家人不再来往。

    直到五六年后,女儿那时已经大了,她很出色,学习很好,考上了省城的一所大学,在她临去省城上学前,婆婆病重,捎话想见大孙女一面。她带着女儿去看望,等办完丧事,女儿宁宁才跟她说了一直以来她不知道的秘密。

    她结婚时年纪小,很多事都不懂,家里的钱厉天明并没有交给她,而是由婆婆把着。厉天明牺牲后,发的抚恤金也在婆婆手里,除了用于她生孩子的费用外,其余的都被她那个大姑姐借走了,说是要盖房子。

    后来县里给烈属安排工作,可她那时候因为心痛厉天明的去世和另一个孩子的夭折,整日只知道伤心,自怜自艾,忽略了刚出生的女儿。而大姑姐这时候劝婆婆,说她这么年轻,将来肯定再走一步,到时候再嫁又会有孩子,只怕不会对宁宁好。不如把这个工作机会让给她,她是孩子的亲大姑,她怎么也不会亏了孩子等等。而表姐夫恰巧当时去省里进修,等表姐知道这事以后,木已成舟,为此表姐还和她婆家大吵了一架。

    当时她听信了婆婆的话,以为这是县里因为她只有小学毕业,才特意安排是初生毕业生的大姑姐去当小学老师。为此还劝表姐,都是一家人,没必要为了这点小事翻脸。她不知道好歹的做法把表姐气的点着她的额头骂她说:你个傻子,那是小事吗那可关系到你一辈子呀

    至于那个男人,也是女儿宁宁的二叔历天亮,想要独占那个房子,怕被人戳脊梁骨,联合了他大姐,找了人选,哄骗了老太太。老太太当时倒是真心为她着想,觉得她那么年轻,一个人带着孩子过也不是个事,听儿子和闺女说的心动,这才点了头答应劝她。

    儿子和大闺女对她翻脸,老太太心里愧疚,日夜不安,又因年轻时出力过多,身体累垮了,没几年就病重,临死前向她的孙女忏悔,说了实情,祈求她们母女的原谅。

    知道了真相的她,哭了整整一晚,从那以后,她的心更加坚硬了起来,再没流过一滴泪。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