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虫星记事 > WwW.lwxs520.Com第140章 笃定的心(二)乐文小说网

WwW.lwxs520.Com第140章 笃定的心(二)乐文小说网

作者:初夏的雪
    同样是技术交流项目,军用技术类的项目审批流程要比医疗科学类繁琐许多。; .l.并且在医疗生命科学一块,人类尚有传统医学与高新技术医学可供结合探讨,但在军用科技区域里,人类却是彻底的落后,在该领域内的项目,名称上写的是“技术交流”,实际上却是单方面的学习与单方面指导。

    于虫星而言,最核心的技术当然不会轻易公示于众。

    但鉴于以最新演算出的文明进化速度计算,地球与虫星的发展水平至少相差了两个世纪,高等虫族不吝于给予还处在进阶初级阶段的新兴种族一些提升引导。

    齐斐的地球好友四人组中,除司泽是涉医疗生命科学领域外,其余三人均是在“军用技术”这一大模块区间的项目组内。

    陆北主攻机甲设计,展坤与齐斐一样,是前线作战的机甲操作师,白皓则是机甲修理维护师。

    地球上的军用机甲还远达不到一机多变的水准,因而依据操作师的特性及机甲用途不同,地球军方将机甲划分为多个种类。展坤身形高大,撇开爱看情感剧这一点不提,为人称得上一声“踏实沉稳”,他专职重型重火机体。白皓虽然性格有些跳脱,但他神经反应速度极快,应急响应迅速,他在战时修理维护一域取得了远超同届维护师的成绩。

    在司泽随医疗项目组抵达虫星741天后,军事交流学习项目组终于通过终审。

    审批文件到达双方军部高层的隔日,隶属地球方的星舰再次出发,朝虫星飞来。

    这两年多的日子里发生了不少事件。

    以齐昱为首的幼虫们已经集体经过第二阶段进化,从幼年期脱离,进入到少年期,原本是圆滚滚的虫团子都一个个长开,婴儿肥消退下去,有了小少年英气勃勃的模样。

    进入到少年期后的齐羿身高依然不输自家哥哥,穿着中级制服与齐昱并肩走在学院内,远远从背后看去,能让他者误以为前方是两只雌虫。

    而本就身高方面占据优势的贝余,在完成第二阶段进化后更是又拔高一截。

    “小叔叔。”

    贝余忍耐住自己想要伸手比划一下他和他的小叔叔间现存身高差还剩多少的冲动。他明白这样做将会是非常的失礼,但他在和贝奎说话时,已经能够完全平视对方的眼睛,再也不需要微微仰起脑袋。原来便知道虽同为雌性,亚雌比起雌虫来说体型要小上不少,可真正发现自己基本已追上贝奎的身高时,贝余仍是忍不住悄悄在心底感叹原来他的小叔叔这么矮,不,娇小。

    “你刚才是不是在心底说我矮了”

    亚雌的声音充满怀疑,问。

    贝余霎时整只虫一惊。

    “没有。”僵住的少年雌虫飞快摇头,“我是在心底说您娇小”

    虽然之前确实说了矮,但之后很快便更正为了娇小。

    贝余心中暗暗想着,竭力让自己的表情再稳重一些。

    “真的”

    他的小叔叔看上去仍有些将信将疑。

    “真的。”

    本以放松姿态站在贝奎面前的贝余,已经不自觉站成了军姿,这让亚雌“噗嗤”一笑,“好了好了。”

    贝奎拍拍面前的僵虫,让贝余放松,“不用这么紧张。我的确有点介意身高,但这是基因天赋决定的事,再介意也没办法。”他说着主动比划一下自己和贝余之间的高度差,“作为雌虫的你能够长得高大些是好事。”

    那只手型优美,瑰丽纹路一直延伸到手背的右手,在半空中划出的是一道几乎平直的水平线。

    亚雌看着这条无形的“身高线”叹气,“不过,这发育速度对比起来也确实有点打击虫就是了。”

    “”

    贝余沉默两秒,在他的小叔叔面前蹲了下来。

    “”

    “您看。”

    他在贝奎疑惑的眼神里,把亚雌刚才抬起来比身高的右手拉到自己头我傻。”

    贝余的声音里带着显而易见的沮丧。

    这让齐昱把分神的思绪全都收回,专心放到好友身上来。

    “说你傻”

    这个造成贝余沮丧的理由让齐昱一愣。

    “是的,他怀疑我是不是第二阶段进化时只进化了身高。”

    自觉自己遭到了小叔叔的嫌弃,贝余的心情非常沉重,他耷拉着脑袋道,“他直接这么说了。”

    眼见着比自己高上一截的好友脑袋耷拉得快和坐直的自己平齐,齐昱急忙安慰对方,“往好处想,这或许并不是在嫌弃你,只是”他搜肠刮肚斟酌着安慰对方的句子,忽的想起了自己的雄父雌父,“这或许只是喜爱的另一种表现”

    “喜爱的另一种表现”

    贝余十分的怀疑,“昱,你确定吗”

    “我的雄父也经常说雌父傻。”

    齐昱回忆着自家双亲的相处状态,他确定自己听雄父说雌父傻听过不低于两只虫爪数的过来的回数。

    “我敢肯定,雄父每次说雌父傻的时候一定没有任何是在嫌弃雌父的意思。”

    贝余跟着回忆了一番他所见过的对方双亲间的相处状态。

    明眼虫都能看出,黑发大雄虫对于自己的伴侣是十分宠爱。

    察觉到好友逐渐接受了自己的这个说法,齐昱再接再厉。

    他指导着贝余转换思维,道,“傻也不一定就是一个贬义词,这需要分虫来看,从说话的对象,到对方说话时的语气神态,结合以上要素综合来判断,就可以知道对方是在真的嫌弃你,还是只是略带无奈的表达喜爱。”

    “原来如此”

    贝余恍然大悟,仔细回想一遍小叔叔昨晚说自己傻时的模样,他安下心许多。

    然而这个问题的解决,只是让他的脑袋稍微抬起来了些,他整只虫依然处于虫眼可见的忧虑中。

    “还有什么事吗”

    齐昱奇怪于好友今日的忧心忡忡。

    贝余翻出了电子日历,将做了鲜艳红色标记的日期展示给齐昱看。

    日历上自今日起,往后的连续七个日期都被做了红色标记,最后一个标记甚至将日期数字整个涂红,还做了荧光闪烁提醒。

    齐昱不禁眨眨眼,他觉得最后那个标记有些辣眼睛。

    “这是什么的倒计时”

    “地球星舰的抵达日倒计时。”

    从今日开始,地球方的星舰还有一整个循环周的时间,就会抵达虫星。

    贝余忧虑的道,“小叔叔等到的那个人类就要来了。”

    “这难道不是好事他们终于要见面了。”齐昱不解。

    “要是对方的心意依旧没有改变,那当然是好事,可万一”

    按糟糕等级排列,初级糟糕到终极糟糕都在脑内转了一圈,贝余被自己的联想猜测惊住,他感到自己话都已说不下去,只把眉头皱的死紧,仿佛即将面临一场重大危机。

    他已经从最糟糕的场面将是如何发展,转而忧虑起假使最糟糕的情况发生,他该如何安慰自家小叔叔。

    “你想的太远了。”

    “可是”

    在一旁安静充当了半天背景板,接收到齐昱求助眼神没法继续“沉稳安静”下去的齐羿终于开口。

    “即使你不相信那个与你素未谋面的人类,你也该相信我的雄父。”

    对方是齐斐的好友之一,能与齐斐做上朋友的对象,不会是什么糟糕的家伙。

    这个说法成功安抚了贝余75的忧虑,剩下那25实在无法完全消除,但也比他之前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好了许多。

    无论他是否情愿,标注在电子日历上的红圈仍是虽然日子过去一个个消失,直至日历上只留下最后一个被全框涂红还加上荧光闪烁效果的标记。

    地球方的星舰,在一周后应期抵达虫星。

    由于抵达日并非休息日,这一天贝奎特意请了一整天的假期,好早早去星舰降落点等候。

    因为心情激动,他起的格外的早,却也不因早起而觉得困倦,反而精神奕奕的在家里忙活起来,先把为早餐准备的食材放入仪器内,再开始收拾一会准备带走的东西。

    “小叔叔。”

    本该继续在自己的房间里睡觉的贝余走了出来,身上已经换下了居家的便装,穿上了制服。

    “抱歉,我吵醒你了吗”

    贝奎有些歉疚。

    “没。”

    贝余忍住了一个哈欠,镇定自若地走过去,想给贝奎帮忙,“我来帮您。”

    “不用。”

    他被贝奎按到椅子上坐下,对方一眼看出了他是在强忍困意。

    “再稍微趴一会吧,我自己收拾就好,等早餐好了我叫你。”

    “唔”

    想说自己并不困,可以继续给对方帮忙,然而却又的确是在犯困,靠背椅上还铺着舒适的软垫,贝余坐上去后,整只虫便不由自主的往椅子内窝去。

    他迅速的投回了睡眠的怀抱,等嗅到刚烹制好的食物馨暖的香气时,才被贝奎唤醒。

    进餐期间,他犹豫再三,还是把自己跟着一同早起的原因说了出来。

    “小叔叔,我今天也想请假。”

    “啊”

    “我想陪您一起去。”

    闻言,正在往他的餐盘里添加食物的亚雌手顿了顿,贝奎认真打量了一番桌对面贝余的神色,叹口气,调侃道,“我只是去接一下舰,你这表情严肃的让我恍然间,以为我是要去炸舰。”

    “我只是担心您,万一”

    “哎不准说。”

    贝奎用自己的汤匙敲敲碟子,器皿碰撞发出两声脆响,盖住了贝余后面的话音。

    “地球上有个词叫乌鸦嘴,形容人说话时好的不灵坏的灵,这句俗语套用到虫子身上也一样可以使用。”

    另一只手里拿着的长勺不再往贝余的餐盘里放,亚雌将一勺食物直接填到了贝余的嘴里。

    “吃饭,然后乖乖上学去。”

    “噢”

    总不能违背小叔叔的希望,自己偷偷再跟着去星舰着陆点。

    贝余吃完早餐后又帮着收拾了一会,然后与贝奎一同出门,看对方乘上前往另一方向的公共飞行器,朝指定着陆点飞去。

    今天对于贝余来说,直到再次见到他的小叔叔为止,都将是他心神不宁的一天。

    而坐在前往着陆点的飞行器上的贝奎,却也并非真的就百分百笃定。

    如果真的百分百笃定对方一定心意不曾改变半分,那么就不会在意“乌鸦嘴”是否真的会产生效力。

    作者有话要说:  晚呃,早上好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